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裴行俭的计策

第二百五十六章 裴行俭的计策

        裴行俭也不卖关子,端起茶杯开口说道:“突厥喜欢劫粮车,那就送他们劫一次!下官的意思是准备粮车三百辆,用瘦弱士兵拉车。每辆车上藏匿五名军中高手,来一次反劫杀……”

        听着他的解释,李月辰和程务挺对视一眼。

        程务挺眼中显示出的是佩服,而李月辰则是有点疑惑。

        主要是因为她的思维模式跟这个时代的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收到未来电视剧熏陶,各种诡异的战术层出不穷,所以这种简单的办法让她感觉有点不真实。

        但她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并没有马上反驳,而是反问道:“那如此也就一千五百人,若是对方人多势众又该如何?”

        “殿下放心,我自然会派人在后面跟着。况且,凭借殿下手中那神雷,定然能让对方吓的肝胆俱裂,士气一旦溃散,人数再多也就成了摆设……”裴行俭缓缓道来。

        听着他的解释,李月辰的脑海里面逐渐浮现出了画面。

        对面浩浩荡荡的向自己这边冲过来,而自己拿出手榴弹,一边念叨着咒语一边扔出去。

        在敌军之中引发爆炸之后,对方纷纷念叨着天神下凡,然后落荒而逃……

        仔细想想,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还是真的有可能出现的,毕竟古代人迷信很重,不管是汉人还是胡人,都有各种各样的信仰。

        在手榴弹的加持下,一千人追着几万人打还真不是什么不可实现的事情。

        于是李月辰点点头:“好,那便按照裴尚书说的办!”

        毕竟这次出征她只是裴行俭的副手,还是要以他的命令为最优先级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程务挺是一脸懵逼,不知道他们说的神雷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心中好奇但又不敢问。

        定下了计划之后,裴行俭便马上派人去准备了,离开之前突然问道:“殿下那军中士兵,可否能担当此任?”

        李月辰摇了摇头:“若是暗杀或者渗透行动,裴尚书就算不说,本宫也会让他们去的。可他们确实不擅长正面搏杀,此次,还是从其他军中挑选高手吧。”

        毕竟这种任务很特殊,不是普通士兵能够胜任的,必须是那种身体素质够好,相对能打的士兵才行。

        而且他们之间也好会互相配合,毕竟万一突厥人多,要能够坚持到后面的裴行俭大军包围过来。

        ……

        人选很快就敲定下来了,总共一千五百人,都是军中高手,个个都是身高体壮之辈。

        这样的人,普通的运粮车里面,最多能塞进去五个人,再多确实也就进不去了。

        李月辰和程务挺再加上耿云强三个人单独坐在最前面的马车上,不用跟其他的士兵一样埋在粮草里面。

        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已经两天之后了,三百运粮车排成一条长队除了云州,沿着长城往东走,做出一副要往幽州运输粮食的错觉。

        李月辰和程务挺还有耿云强坐在最前面的马车后面,感到无聊的同时,也向程务挺问了一些丰州的风土人情什么的。

        见到公主主动跟他聊天,程务挺忍不住有些激动,小心翼翼的聊了起来。

        现在这位公主在大唐的名声可谓是无人不知,若是能引起公主的注意,说不定将来有机会调回大唐腹地,就不用继续在这边境风餐露宿的了。

        原本正想着怎么开口给公主留个好印象的程务挺听到公主主动开口找话题,马上小心翼翼的说了起来。

        李月辰在一边静静听着,从他的话语中感受着这个时代和未来的不同之处。

        丰州,一千多年之后叫包头,就在黄河边上,出了门就是阴山。

        或许是看出了这位公主很喜欢询问各种景色的话题,于是程务挺也开始着重介绍景色来。

        比如说遥遥望着阴山了,过了阴山就是大草原什么的……

        聊着聊着,一上午就过去了,到了吃饭的时候,众人掏出随身带着的胡饼吃了起来。

        李月辰掏出自己的熏肉给程务挺分了一些,同时也在想着,将来以后可以考虑将这熏肉做成一种军粮。

        这玩意儿可以长时间保存,部队在外面作战,营养必须有保证才行,这个可以纳入考虑范围。

        同时李月辰也早考虑让他们学学打猎,虽然在野外作战吃生食是避免不了的,打那属于紧急情况。

        完了还是教教炊事班的人怎么挖无烟灶,然后顺便学习一下打猎吧。

        虽然李月辰是个环保主义者,但相比起来,还是人更重要一些。

        ……

        马车里,感到有些无聊的耿云强忍不住问道:“殿下,这都三天了,会不会对方根本没发现?”

        一转眼运粮车已经沿着长城走了三天,期间非常安静,什么动静都没有。

        李月辰靠着车厢,双手抬起垫在脑后,懒洋洋道:“放心吧,快了!”

        这么大的一支运粮队伍,突厥若是发现不了,那趁早回家洗洗睡吧。

        既然发现了,那就不可能不动手,毕竟这诱惑对于突厥来说太大了。

        况且他们先前就是通过劫粮草赢了战争,人总是有习惯性的,一种战术赢了一次,就会下意识的用第二次。

        更别说他们实际上赢了不止一次,凭借着骑兵的高机动性,这种办法对突厥来说总是屡试不爽的。

        正因为已经用这种战术赢了很多次,所以在没有吃亏的情况下,肯定还会继续用。

        这是李月辰在带入这个时代的思考模式之后得出的结论。

        人只有在教训中才能吸取经验,而他们现在还没有受到过教训,所以一定会来的!

        ……

        果不其然,时间刚刚过午时,负责在前面驾车的牛二毛便压低声音道:“殿下,有情况!”

        他手里是配了一个望远镜的,便于观察远处的情况。

        “多少人?”李月辰闭着眼睛问道。

        “估摸着数量在三千左右。”牛二毛回答道,“这里还没有过长城,想来他们也不敢大规模的出动。”

        “三千人……也就是有三千匹马……”李月辰微微笑着,脸上的酒若隐若现,她睁开眼睛看向坐在对面的程务挺:“可有把握将他们全部留下?”

        程务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有些泛黄的牙齿:“殿下放心!”

        说着,便撩开后面的帘子,对后面那些负责拉扯的士兵摆了摆手。

        士兵们收到信号,马上抬手在粮车边缘轻轻敲了几下,听到信号,埋在粮草里面三天的士兵们也都打起了精神,一个个握紧了手中的横刀。

        ……

        时间不长,李月辰等人都已经能听到明显的马蹄声响起,负责驾车的牛二毛更是演技大爆发,下车大喊起来:“敌袭!敌袭!突厥人来了!”

        那些复杂拉车的士兵纷纷将运粮车聚集在一起,然后拿起武器围在运粮车外围,远远对着还没有跑过来的突厥人。

        虽然看着还有不短的距离,少说几百米,但马匹的速度很快,三千多突厥士兵便浩浩荡荡的跑了过来,将粮车全部包围起来。

        士兵们一脸严肃的举着盾牌和武器,略微有些恐惧的看着将他们包围起来的突厥士兵。

        牛二毛双腿发抖,躲在士兵后面,一脸紧张之色的看着那些突厥士兵。

        这些突厥人身上穿甲胄的不多,而且就算穿着,也非常不合身。

        他们自己没有打造铠甲的工艺,这些铠甲都是截杀了唐军之后抢去的。

        大部分突厥人身上都是裹着兽皮,并没有铁甲。

        但每个人身上都有弓箭和弯刀,这是突厥的必备武器。

        将粮车包围起来之后,这些突厥人互相之间用突厥语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还调笑两声。

        士兵们虽然听不懂,但从那轻蔑的表情里面大概也能听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就在这时,突厥人那边突然出来一个人,用半生不熟的大唐雅言喊道:“尔等听着,若是放下武器,卸甲投降,还能留一条命,否则,便当场将尔等斩杀在此!”

        说完,他又看向躲在士兵后面发抖的牛二毛:“你便是运粮官?此次你们运多少粮食,运往何处?”

        牛二毛并没有回答,而是双腿颤抖着后退几步,对周围的士兵喊道:“准备战斗,严防死守!”

        看到他这副样子,对面那人用突厥语将他的话翻译给了对面那个身穿明光甲的大胡子突厥首领。

        随后那些突厥人便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笑过之后,那领头的说了一句话,大部分突厥人便下了马,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士兵们纷纷握紧了武器准备战斗,而对面那负责翻译的人却大喊起来:“你等若是敢反抗,便就地格杀!放下武器,还能留一命,自己想想吧!”

        而那些下马走过来的突厥人,也一脸轻蔑的抽出了腰间的刀,看样子是打算杀人立威。

        不得不说,这些突厥人比起汉人,整体上身材更加高大,也更壮实。看着很有压迫力。

        与此同时,对面那个会说大唐雅言的也下了马,径直向李月辰等人的马车走过来,似乎是想要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人。

        一掀开帘子,他就愣在了原地。

        他幻想过里面可能会有人,但确实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着很年轻,最多十四五岁的样子,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虽然她穿着一身纯黑色的铠甲,铠甲外面穿着只有一只袖子的红袍,但这些他都没有注意,似乎完全陷进了那笑容里面。

        这个时代,就连汉人里面的普通女子都不会好看到哪里去,更别说突厥这种每天风吹日晒的环境了。

        突厥女人的皮肤都是古铜色的,而且不管长相还是性格大多都很粗犷。

        猛然之间看到一个皮肤白皙的女人,让这人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对面的突厥首领看他突然愣住,用突厥语高声喊了一句什么。

        这人扭过头,正准备回答,李月辰却猛地一伸手抓住他的衣领。

        他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看到马车里面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他拖进了马车里面。

        对面的突厥人一惊,纷纷抽出了弯刀,一脸警惕之色。

        李月辰拿着自己的头盔掀开帘子跳了下来,将自己的面容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突厥士兵都扭过头看着她。

        这个时代,内地都很难见到皮肤白皙的女人,更别说草原上了,所以这些突厥人就如同第一次看到外国人一样的陷入了短暂的愣神之中。

        李月辰甚至都听到了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几个突厥人甚至都已经开始向她走过来了。

        不过随后那个马背上的首领便大吼了一句突厥语,一脸警惕的看着李月辰身上的铠甲,以及她手中的头盔。

        去年李月辰在吐蕃的战绩,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基本都已经传到了周边地区。

        虽然传言或许有些夸张,但这黑甲红袍外加鬼脸面具的装扮却很符合传言中的形象。

        看他的眼神李月辰也知道自己被认出来了,于是抢在他说话之前便大吼一声:“动手!”

        “哗啦”一声,运粮车上面的粮草纷纷被扬起到了半空中,里面的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出来,手中横刀丝毫没有犹豫的往面前不远处的突厥士兵身上砍去!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大乱起来,那些下了马的突厥士兵也连忙拿出了弯刀开始反击。

        然而突厥人别看身体素质强,但步兵战阵之术几乎一窍不通,几乎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几面盾牌从周围挤住,然后被乱刀砍死。

        李月辰也戴上了自己的头盔,转过头道:“鸿风!”

        “殿下接着!”

        从马车上跳下来的耿云强费力的将两把锤子扔了过来。

        李月辰接在手里之后,便直接向着面前最近的突厥士兵冲了过去。

        对面的士兵看到李月辰手里那远超普通大小的锤子就知道不好对付,处于本能的转身就跑,想要回去骑马。

        不过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刚刚转过身还没跑出两步就被李月辰追了上来,随后一锤子敲在头上。

        “嘭”的一声闷响,一堆红白混合的粘稠物洒在了地面上,跟泥土混合在了一起。

        随后李月辰脚步不停,继续向对面马背上的突厥首领冲了过去,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亘古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