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轻松时光(为盟主【 oO莉姆露Oo】加更)

第一百零七章 轻松时光(为盟主【 oO莉姆露Oo】加更)

        繁星铺就的银河之下,仁寿殿依旧灯火通明。

        李治和武则天并肩站在殿门口,抬头仰望着头顶闪烁的星空,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手里的保健球轻轻转动,良久之后,才如同喃喃自语一般,轻声道:“哪怕生如蝼蚁,也当立鸿鹄之志!就算命似纸薄,更应有不屈之心!说的好啊!”

        旁边的武则天脸上也带着笑,甚至眼神里面也隐含着一股骄傲。

        但嘴上却道:“要我说,这丫头就是无病呻吟。身为皇室公主,还生如蝼蚁,命似纸薄……若是如此,那其他人该如何算?”

        “哈哈哈……”李治突然开怀大笑,“此乃辰儿自知身为公主之重任,媚娘也该感到欣慰才是。”

        武则天撇了他一眼:“若不是稚奴如此宠她,妾也不必时时保持威严之态了。”

        “媚娘担心我自然知晓,但辰儿既然是神仙转世,不必以常理度之。”李治牵起她的手,语气温柔,“我等自不必大加干涉,只要细心观察,在关键时刻引导便好!”

        武则天笑着点点头,“嗯,妾晓得。”

        随后,夫妻俩便躺在摇椅上,一边喝茶,一边观察起星空来。

        不远处,张成鑫一边观察着两人,一边来到稍微远一些的,对一路小跑过来的福来皱起了眉头:“如此深夜,不去照顾殿下,跑来此处作甚?”

        “爷爷放心,殿下已睡下了。”福来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包香皂,估摸着大约十来块。

        “一半是殿下所赐,另一半,是儿子孝敬爷爷的。”福来笑着将手里的小布袋递了过来。

        张成鑫接过来点点头:“你有心了,代咱谢过殿下!”

        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洗澡的时候再身上一擦,浑身都带着一股香味。

        他们这些高级太监虽然也能用得起一些药草,但毕竟不可能天天用。

        所以香皂这玩意儿还是非常受欢迎的。

        张成鑫有了这些,平日不管是办事还是赏赐,也都能用得到。

        “爷爷,那儿子便先告退了。”

        “等会儿。”张成鑫左右看了看,低声问道,“近日殿下身体可有异常?”

        福来摇摇头:“未见异常。”

        “勤观察着些,”张成鑫低声道,“圣人怀疑殿下是白虎星下凡,有战神之姿,你小子能伺候殿下,算是有福了!”

        “多亏爷爷提拔。”福来连忙笑着回应一句,“但还别说,近日殿下功夫确有长进,每日将那枪棒舞的虎虎生风,便是在旁看着,也能感受到其中强大力道……”

        张成鑫点点头:“好了,回去吧,千万记得要把殿下伺候好了!”

        “喏!”

        ……

        一转眼来到了十月十五,下元节。

        这一天,李月辰早早起来练完瑜伽,吃过早餐,就披上道袍去了皇城道观念经。

        今天不能跟平时一样随意,需要庄重严肃,因为不光是她,皇室所有成员都要过来,祭祀祖先。

        而这一天,也是禁屠日,不准屠杀任何动物或者执行死刑。

        皇室的人都要进入道观之中,而工匠们也要在道观之外,祭祀炉神,也就是太上老君。

        比其他活动好一些的地方就在于今天虽然说国家节日,但又不算大型祭祀活动,所以并没有大臣们来参加。

        工匠们在道观之外上了香,摆上贡品之后便离开了,而李月辰则是在快到午时才离开。

        一家人在仁寿殿跟皇帝一起用了午膳,随后又开始打闹玩游戏。

        现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皇室的家庭也跟外面的普通家庭没什么区别了,李月辰甚至都能把李治压在地上玩闹。

        玩闹了一阵之后,李月辰又拿出一张纸:“来,我等给大兄写信。”

        一家人都觉得挺有意思,李治也表示赞同。

        随后李治戴上单片眼镜,提笔写起来,武则天也跟着写了几句。

        大概意思就是鼓励他在长安好好干活云云,跟平时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到了李月辰这里画风就开始歪了。

        虽然表面上说的是因为李弘不在感到难过,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字里行间充满了“你不在所以我们玩的很开心”的炫耀。

        于是后面的三个哥哥画风也跟着歪的越来越厉害,各种凡尔赛,一边说为他不在难过的伤心落泪,一边又说这边跟老爹老妈一起玩实在太开心了。

        多亏最后两个姐姐将画风扭转过来一些,不然恐怕李弘看到要气晕过去。

        写完了信之后,当即派快马给长安的李弘送过去。

        这种类似群聊一样的写信让众人哈哈大笑,开心的停不下来,同时还讨论着李弘看到这封信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一直玩到了半下午,众人才宣布告退,离开了仁寿殿。

        李月辰一边跟两个姐姐聊着天,一边打算回去安福殿。

        这个时候,福来突然一路小跑过来:“殿下,军器监来人说样品做出来了。”

        “走,去看看!”

        李月辰点点头,跟两位姐姐打个招呼,让她们先回去,自己跟着福来去了军器监。

        过来之后,监丞便将李月辰请到里面,让工匠们送来两个已经打造完成的唐刀。

        其实还没有完成,只是刀条已经做好了,剩下的就是装配。

        不过那些都容易,这次是打算先让李月辰看看刀条成品如何。

        看着这两个闪闪发亮的刀条,李月辰忍不住点了点头,至少看起来确实是不错的。

        而且跟网上那种唐刀已经差不多了,刀身狭长而笔直,刀刃上也能看到偶尔闪过的寒芒。

        不过随后就感觉应该能更好一点,以前在网上看过一种唐刀,刀身整个都是黑色的,外壳主要也以黑色为主,配上金色点缀,着实很帅。

        据听说那黑色的刀身好像是用火碱煮出来的,但只是听说,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现在可以让他们试试,先用火碱煮一些其他玩意儿,若是能变成黑色,就把其中一根刀条拿去煮一下,出来之后再比对看看。

        随后又在一帮跟工匠们讨论了一下刀镞和刀镡如何安装的问题,确认都没什么问题之后,李月辰才离开。

        离开之后又去了匠作监,打算看看自己的旱冰鞋制作的怎么样了。

        当初李月辰留下两版设计图,分别是单排和双排,让他们看看哪个简单就做哪个,反正她两种都会玩。

        或许是因为工匠们的惯性思维导致,这次他们选择了双排来制作。

        并且还拿出了一个木制的模型给她看:“这是我等制作的样品,请殿下过目。”

        李月辰拿过来看了看,确实像模像样的,如果装上了轴承,应该就能拿到旱冰鞋的水准了。

        站在最前面的老工匠解释道:“我等打算以木头作为底座,支架与轮轴用钢铁……”

        “那轮胎呢?”李月辰问道。

        “回殿下,我等的想法是,轮胎以木制外层包裹皮革!”旁边的工匠回答道。

        李月辰点点头:“好,时间还够用。先做个样品出来,我试试。若是可行,本宫有赏!”

        “喏!”

        走出匠作监之后,李月辰感到心情不错。

        现在准备的两件礼物基本都已经成功了,看来今年能让老爹老妈好好开心一下了。

        不过想想似乎也正常,毕竟她做的这些东西,都是在未来经过无数实践之后确定可行的,所以省掉了很多研发成本。

        会安福殿的路上,李月辰想着,接下来的大事还是在户部这边。

        除去每个月的账目核算之外,目前应该注意的就是皇家农庄那边的粮食对比试验以及那批派去南方的人最后能带回来的粮食种子了。

        只要能通过不同实验让粮食产量继续提高一些,种植密度达到这个时期的极限,便能快速推广至全国。

        长安和洛阳都可以作为实验基地来用,因为这个时期的气候比未来要略微热那么一些。

        这个结论不是她通过体感温度得来的,而是官员手里的笏板!

        五品以上官员,手中的笏板都是象牙制作的。

        李月辰特意问过,在这个时期,长江下游还是有野生象群生存的。

        而象又是热带动物,所以以此能推断出,这个时期的气候应该是比未来要略微高一些的。

        气候温暖,就意味着可以尝试种植两季稻,甚至岭南那边三季都有可能!

        日后若是能让那边好好发展,那么大唐抵抗饥荒的能力将大大增强。

        不过这不是个简单的事儿,现在的唐朝生产力跟不上,要发展南方,也不是说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

        但考虑到不知多久之后可能会有小冰河期,所以发展南方还是要纳入计划之中才行。

        李月辰一边想着一边问道:“城外生产工厂建设的如何了?”

        “预计年后能完工,到时候所有奴隶都能过去。”福来回答道,“奴婢请宣城殿下帮忙计算过,到时候香皂每日产量应该能有一千块以上。”

        “好!”李月辰点点头,“琉璃呢?”

        “奴婢已经叫人去收那种黑石头了,考虑到保密的问题,还额外收了其他一些石头。”福来想了想,“根据王祥那边的消息,年后能运来不少。”

        听到他的汇报,李月辰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这才是懂事的员工啊。

        不管问起什么事情都已经安排的明明白白,根本不用担心漏掉什么,这种员工用着是真爽!

        那看来年前自己不用操心任何事情了,户部那边的账目核算也能一并交给姐姐去做。

        自己可以全力培养皇家农庄那帮小孩子了,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给他们上一些数学课。

        至少百位数以内加减乘除先给他们培养起来,剩下的以后再慢慢来。

        第二天李月辰又来到了庄子里面,正好赶上卢照邻上课。

        于是打个招呼之后,决定就坐在旁边听听课,看看这纯正的古人是怎么讲课的。

        不过卢照邻现在也是跟着李月辰的方式来教学,对于孩子们的举手提问,都耐心的解答,让他们理解为止。

        要说唯一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并没有李月辰那么和善,上课的时候总是充满了威严。

        或许是因为他毕竟是个大人的原因,孩子们跟他上课也略微有些拘谨。

        不过好在拘谨归拘谨,他们仍然认真听课。

        卢照邻也保持着一副名师的形象,但这形象在写字的时候便会顷刻间崩塌。

        其实他的书法水平也是相当不错的,但无奈这木炭条跟毛笔完全不一样,哪怕他已经很认真了,写出来的字也不失结构,但同样找不到美感可言。

        而李月辰就不一样了,她是学过硬笔书法的,用这玩意儿写字反而更容易一些。

        好不容易讲完一节课,卢照邻宣布下课,随后赶紧跑到河边去清洗被木炭条染黑的双手。

        回来之后,对着李月辰行礼之后苦笑一声:“殿下,这木炭条着实难用啊!”

        “非常时期,忍忍吧。”李月辰笑了笑,让福来给他倒一杯酸奶,“等将来条件好了,再给他们更换。”

        “可是……”卢照邻隐隐有些担忧,“书法一道本就需要时间磨练,若是将来再学……”

        李月辰摇了摇头:“书法什么的先放放吧,本宫需要的是将来能为大唐发展做出贡献的人才,而并非书法大师!书法也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说起来,”卢照邻一脸好奇,“殿下用这木炭条写出来的字却一样凌厉,我曾经听说殿下独创字体,笔锋似刀,字体凌厉,结构清瘦却不失优雅。虽未亲眼见过,但看这木炭条写出来的字迹,大体上也能猜出一二。”

        李月辰笑了笑:“差不多就这样,用毛笔,字体结构依然如此,并不会加粗。”

        趁着让孩子们休息一会儿,李月辰索性跟他聊了一会儿关于书法方面的问题。

        其实李月辰觉得,如果想要在书法上闯出名堂,还是要创造自己的字体才行,因为文无第一,学前人的书法,是不可能超过去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算苦练王羲之的字体,哪怕实际上已经超过,但大多数人仍然是不会承认的。

        因为意境这玩意儿其实很难解释的清,在他们看来,就算结构上没问题了,但意境还是差了些。

        所以这种情况下,判断高低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一切信息遮蔽,将两个人写的相同的字用电脑扫描出来让他们评判。

        等评判过后,再告诉他们哪个是王羲之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