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生如蝼蚁,命似纸薄

第一百零六章 生如蝼蚁,命似纸薄

        当今最受宠的太平公主都这么说了,武三思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别说卢照邻压根就没有犯罪,就算是犯了罪,只要不是谋反之类的大罪,她只要一句话便能将其赦免。

        说到底,他跟卢照邻之间也并没有仇怨,只不过就是看他写的那两句诗感到不爽而已。

        你不是讽刺权贵吗?那就让你真正见识一下权贵的力量!武三思无非也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而已。

        事情解决了,李月辰也没打算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便起身打算告辞了。

        武三思一路相送来到兵部大门之外,李月辰微微一笑,两个酒窝在脸上若隐若现:“表兄留步吧,不必送了,我自己回去便好。”

        “是!”武三思答应一声,沉默一秒之后,很快继续道:“殿下若是日后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也尽管吩咐!”

        这话一出,让李月辰和福来都忍不住扭头撇了他一眼。

        这小子倒是挺会奉承,不过想想似乎也正常,谁都知道太平公主受宠,若是能抱上她的大腿,基本只要自己不作死,关键时刻就能保住一条命。

        李月辰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笑:“表兄回去吧。”

        说完,便直接带着福来转身离开。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武三思抬起身体,咬着下嘴唇,思考着公主这到底算是答应了没有?

        回安福殿的路上,李月辰心中思考着,历史上真实的武三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电视剧里面,他一般都是一副阴险狡诈的蠢货形象。但李月辰可不会以那个人设为模板来猜测。

        不过算了,自己根本没必要去考虑其他人的形象,只要保证好自己的人设不崩,那就足以高枕无忧了。

        想到这里,李月辰点点头,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了安福殿。

        刚刚踏进大门,上官婉儿已经拿着一张纸跑了出来:“殿下快看,今日婉儿做了一首诗,阿娘说很不错呢!”

        “是嘛,我看看……”

        李月辰结果她手里的纸,上面写着八句诗,其中意思大概是说洛阳景色不错,跟公主玩的很开心。

        但是要说到鉴赏的话……李月辰表示抱歉,看不懂!只不过确实挺押韵的。

        “好!”李月辰重重一点头,一脸严肃,“尤其是写咱们当初蹲在田边观察稻谷的这一句,真可谓是神来之笔!既显示出你不俗的文学功底,还表达出了内心之中对作物茂盛,那坚韧不屈的思想感情!好!”

        说着,李月辰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嗯,我先去给阿姊讲些算学题,你自己玩哈!”

        说完便加快脚步离开了。

        留在院子里的上官婉儿一脸懵逼,低声喃喃自语道:“是吗?那一句明明是写跟殿下待在一起很开心啊……”

        ……

        第二天一大早,卢照邻走出了阴暗潮湿的天牢,迈出大门的一瞬间,甚至都感觉有些不适应了。

        他脸色有些苍白,手脚有些无力。

        轻轻咳嗽两声之后,步履阑珊的迈出天牢大门。

        几名狱卒送他来到大理寺门口,其中一名狱卒拿着一串铜钱递给他:“殿下说,这几日吃些好的,好好修养一阵,过几日便会找你。”

        “多谢。”卢照邻行了个礼,接过铜钱抬腿迈出大门。

        大理寺门外,收到消息的友人已经等待在此处,看到他出来,马上过来扶着他:“升之,怎么样?在里面可受到委屈?”

        “无碍……”卢照邻微微笑了笑,“幸得殿下营救,总算是完好的出来了。”

        “殿下?哪位殿下?”

        卢照邻低声回答道:“太平公主殿下。”

        友人大惊:“写《悯农》的那位?”

        看到他点头回应,瞬间又换成了一副八卦的表情:“莫非升之你……”

        “万不可胡言乱语!”卢照邻一脸惊恐,“某与殿下并无任何瓜葛,之前也素不相识!”

        “我知晓,不过就是好奇而已,殿下为何会……”

        “慎言!殿下想法我等岂能妄议!”

        ……

        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天,又到了李月辰去皇家农庄教书的日子,今天带着卢照邻一起同行。

        到达地方之后,李月辰走出马车,一个侧空翻直接从车架上跳了下来。

        后面马车里面出来的卢照邻刚好看到,称赞一声:“殿下好身手!”

        以张老大为首的孩子们也纷纷过来行礼:“学生见过殿下!”

        “好,先带我去看看上回留给你们的作业,然后随机抽查!”李月辰大笑一声,跟着孩子们往院中走去。

        卢照邻好奇的跟在后面,当来到院子里面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些泥巴糊成的外墙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虽然说这些小孩子的字迹在他看来还显得非常稚嫩,但要知道,这只是一群世代种地为生的孩子啊,能写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这些看起来丝毫不讲究字体结构,毫无书法美感的字体,每个笔划都透露着一种认真。

        一撇一捺之间,仿佛都能看到他们在烈日暴晒之下,面对着墙壁奋笔疾书的样子。

        旁边,还有两个浑身被晒的黝黑的壮汉,正在将一面写满字的墙壁微微刮掉,随后将新和好的黄泥平稳的扑上去,用木板仔细的将其抹平,争取让这些孩子书写之时不会将木炭条卡断。

        孩子们在公主的命令之下,开始在一面新的墙壁上拿起木炭条,默写着上次留下的作业,每个人都能完整的写出来。

        而且李月辰还随即抽查他们某个字的写法,每个人也都能准确的写出来。

        福来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看着这一幕,对卢照邻招了招手:“过来坐吧,殿下上课时间不短。”

        “谢公公。”卢照邻行礼道谢,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一起观察着公主上课,同时也在听着她的课。

        这位公主,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白嫩修长的手指会被木炭条染黑,她在墙上写下几个字,随后拍拍手拿起教鞭,指着写好的字,一脸笑容的转过头看着这些孩子们。

        “来,跟我念。矫手顿足,悦豫且康。嫡后嗣续,祭祀烝尝。”

        孩子们齐齐跟着念诵几遍之后,李月辰又开始解释:“这其中的意思指的是……”

        看到这里的卢照邻突然坐直了身体,着实感到不可思议。

        想不到公主殿下居然会给他们解释这话中的意思,而且由于她用着标点符号,所以解释起来一下子变明了了许多。

        他小时候读书之时,询问先生书中之意,先生只告诉他,书读百遍,其意自现。不理解是因为没有用心读。

        而现在,李月辰亲自将其掰开揉碎,将其中的意思给他们讲明白,讲透。

        这样一来,这些孩子在学习的同时,就能快速理解其中的意思,加快学习速度……

        但是卢照邻不懂,可是这样做,岂不是失去了让他们自主思考的意义?

        “好,今日你们认识了更多字,接下来便是老规矩,用今日新学之字组词造句!到时候还是大家一起评选,第一名,赏个罐头!”李月辰笑道。

        孩子们欢呼一声,纷纷拿起木炭条跑到墙边开始苦思冥想。

        旁边的卢照邻对这样的教学方法闻所未闻,只是觉得好奇,不知这位殿下为何要用这种方法来教学。

        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李月辰宣布下课,同时让福来将今日的罐头带给第一名的那个小孩子。

        跟往常一样,这个孩子也跟其他小伙伴一起分享,感受着糖水罐头带给味蕾的刺激,一个个笑的喜上眉梢。

        李月辰在河边洗过手之后,接过福来递来的毛巾,擦着手走了过来。

        卢照邻连忙行礼:“殿下大才,我不如也!”

        “莫要说笑。”李月辰摆了摆手。

        “回殿下,我绝无半点玩笑之意,这等教学方式,确实让我自愧不如!”

        李月辰点点头:“哦,你说这教学方法啊?那确实比你们先进!”

        毕竟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这种教学方式当然比你们这个年代的教学要先进多了。

        “咳……”卢照邻也没想到她承认的这么爽快,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不过还是行礼问道:“敢问殿下,我有一事不明,此等教学方式虽然轻松,可殿下难道不怕他们丧失自我思考?”

        “想要让他们思考,至少要先教会他们思考的基础不是?”李月辰坐下来,接过福来递过的酸奶灌了两口,“等他们长大一些,学有所成,自然会明白如何思考。”

        “所以殿下才会用这等简单明了的方式教他们?”

        “嗯。”李月辰点点头,看着那边围成一圈分享罐头的孩子们笑了笑,“毕竟他们不似本宫这般聪慧,所以教学的难度应当随着日后学习程度来提升。”

        “咳……”这已经是卢照邻今天第二次听到她如此直白的自夸了,搞得思路都被打断了。

        是,六七岁的年纪就能发明公主犁,写出《悯农》与《百家姓》,而且成功提高了粮食产量,更是年纪轻轻以女子之身让皇帝力排众议官至户部侍郎……

        是,全东都都知道你聪明,将来全大唐都会知道你聪明……但是这么直白的自夸仍然让卢照邻感觉有些不适应。

        李月辰没有搭理他的内心活动,抬起头道:“我在这里给你建造一屋子,日后,你便在这里教导这些孩子学问,如何?”

        卢照邻躬身行礼:“全凭殿下安排!”

        看到他同意,李月辰点点头:“若是你想让那郭氏来到此处,本宫可派人去请……你不必担心其他,照顾一个女子,对本宫而言还是很简单的!”

        听到她的话,卢照邻沉默几秒,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便劳烦殿下,派人代我传个话。我如今已有风疾,恐命不久矣。若仍不悔,照邻愿明媒正娶!日后一切,亦不必担忧!”

        李月辰点点头,转过头看着福来:“听到了?”

        “是,奴婢回宫便派人去办!”福来行礼答应一声。

        这件事情搞定了,李月辰想了想:“对了,这教学方式,最好还是按我的来,每日教学时间不宜过长,要给他们放松玩耍的时间……”

        李月辰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教学方式,卢照邻虽然疑惑,不过在给他做出解释之后,他也点头表示明白了。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将来要给这些孩子加算学课程,但这位公主的聪明才智如今已传遍了东都,她这么做,想必自然有她的道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李月辰拍了拍手,叫孩子们都过来:“都听好了,这位,便是你们日后的先生。日后你们的文学课程,便由他来负责。我将教你们算学,都听懂了吗?”

        随后李月辰安排村长给卢照邻建一间屋子,材料费和工钱她来出。

        村长表示有教书先生愿意教这些孩子们已经是大恩,不好意思收钱。

        互相客套几句之后,最终决定这笔钱就当是束脩了,李月辰不用出钱。

        已经很懂事的张老大更是对李月辰恭敬的行礼:“学生感谢殿下倾力栽培!我等定当努力,不辜负殿下期望!”

        “嗯!”李月辰点头笑了笑,“希望日后你们都能学有所成。”

        张老大眼神之中有些犹豫,不过还是重重一点头:“学生定当竭尽全力!”

        看到他眼中的不自信,李月辰暗中叹了口气,这个时代的人,对出身还是看的很重要的。

        轻笑着问道:“怎么?对自己毫无信心?”

        “并非如此……”张老大摇摇头,“难得殿下栽培,但我等出身低微,唯恐辜负殿下期望……”

        听到这句话,李月辰咧嘴一笑,转身走了几步,随后猛地扭回头,对着一众学生朗声道:“你等记住!就算生如蝼蚁,也当立鸿鹄之志!哪怕命似纸薄,更应有不屈之心!”

        话音一出口,在场所有人纷纷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位公主。

        她全身沐浴在阳光之中,似乎看不清脸,但周身却有一层明亮的光辉在缓缓流动。

        坚定而有力的声音在柔和而不刺眼的光辉中响起。

        “便如同那愚公一般,只要努力拼搏,代代相传,有朝一日,你们皆会是对大唐有用的人才!大唐,也会因为你们的努力,更加强盛,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