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公主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奇怪的礼物

第十一章 奇怪的礼物

        听到李月辰的问题,刘神威下意识的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刚刚在延英殿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小公主目光灼灼盯着自己,当时还以为是脸上有什么东西没擦干净呢。

        现在居然跑过来问这个,居然是对医术感兴趣。

        要说平时,给小孩子科普医术这种小事儿肯定轮不到他这个太医令亲自解释。

        不过这位毕竟是公主,刘神威想了想反正也没啥事儿,就大概解释起来。

        “公主有所不知,这医道,有望闻问切……”

        李月辰睁着大眼睛听着他的科普,表面上听着极其认真,但实际上根本不在乎这个。

        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给之后的计划找个原因而已。

        大概听刘神威讲了一会儿,老李问道:“照刘太医所说,我若给阿爷按摩双手,能否缓解劳累?”

        “难得公主一片孝心啊!”刘神威抚摸着胡子点头赞扬一声。

        这个时代,孝顺的孩子总是会受到欢迎的。

        “理论上确实如此!双手穴位繁多,然而实践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

        跟刘神威聊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老李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直接起身告辞。

        出了太常寺之后就直奔匠作监,现在已经在刘神威那里留下足够多的印象了,事后李治问起来,也不会怀疑什么。

        听到公主来了,匠作监的监丞连忙出来迎接。

        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一路小跑来到门口,作揖行礼:“不知公主到来,下官……”

        李月辰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打断道:“免礼,王监丞,帮我找几个铁匠打些器物可好?”

        王监丞站直身体:“不知公主所言,是何器物?”

        老李抬起手比划了一下:“如此大小的铁球。”

        “铁球?”王监丞愣了一下,随后摸着胡子轻轻点头,“此事简单,请殿下随我来。”

        进入匠作监之内,王监丞很快就招来了几个铁匠。

        老李把自己的要求告诉了这些浑身肌肉虬结的铁匠:“我所需之物,需纯钢打成球体,表面光滑,重一斤上下……”

        这个时代其实是有钢的,只不过不像铁那么容易得到,成本偏高一些。

        对于这些铁匠来说,这钢球做起来一点都不难,能在这里干活儿的工匠,都是国家级的,手上的专业技能绝对过关。

        没错,老李要做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上辈子从小看爷爷在手里转的保健球。

        这玩意儿到底是在什么年代出现的她不知道,不过至少能确定在这个时代是不存在的。

        跟铁匠们商量了一下大小尺寸之后,老李就先告辞了,约定做好了让福公公过来拿。

        回到承香殿之后,老李继续看书学习,顺便练字。

        李治和武则天都算是书法家不说,关键在于,这个时代,字写好了是可以当名片来使用的。

        为了可以成为让父母更加喜爱的乖宝宝,练出一手好的字体是非常有必要的。

        李月辰上辈子从来没玩过毛笔,来到这个时代才真正开始接触这玩意儿。

        不过没关系,虽然软笔书法不懂,但是硬笔他懂。

        上辈子也临摹过不少硬笔字帖,虽然说不知道硬笔和软笔书法的却别有多大,不过总有想通之处的。

        一般来说,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子弟,在十来岁的时候就可以进入国子监上学。

        虽然说国子监没有女学生,但是作为一国公主,如果她愿意,还是可以拥有一些特权的。

        但是老李对四书五经之类的玩意儿一点兴趣都没有,仅仅是作为开蒙读物的千字文都让她看的昏昏欲睡,更别说去跟一帮古人摇头晃脑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时代好像三字经还没出现?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小荷捧着一碗酸奶进入殿内。

        就看到书案前的李月辰正在喃喃自语的念叨着什么。

        走进之后就听到一阵蚊子叫一般的小奶音:“教之道,贵以专。下一句,啥来着……”

        “殿下,饮些酸奶如何?”

        “嗯,放下吧。”

        李月辰摇摇头,算了,还是想不起来。

        文科方面的东西,能想起来的真的不多,剩下的基本都还给老师了。

        早知道有穿越到唐朝的一天,肯定提前把唐诗宋词统统背下来。

        算了,还是乖乖抄千字文来练字吧。

        看到李月辰喝完酸奶之后又拿起了笔,小荷连忙在旁边帮着磨墨。

        老李练字已经有几个月了,不过这书法……仍然有点一言难尽的感觉。

        主要是因为以前写硬笔字帖留下来的习惯,总是喜欢顿笔。

        但硬笔的顿笔和软笔的顿笔还是有区别的,软笔用顿笔的方法,就会造成起笔,拐角,勾,捺显得有些粗大,而笔画间的连接点用力轻小,所以如同刀锋一般细长。

        这样写出来的字,带着一股肉眼可见的凌厉感。

        这个时代流行的字体是楷书和草书,不过皇室里面也流行飞白体。

        主要是因为太宗李二喜欢,所以导致便宜老爹李治小时候在他的影响下也比较擅长,而老娘武则天估计是在自己出生之前那段时间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也仔细练过。

        所以夫妻二人都挺擅长。

        至于李月辰……得了吧,普通的草书都写不好,更别提什么飞白了。

        抄完一篇千字文过后,老李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感觉有点像以前网上看过的老赵的瘦金体呢?”

        其实差得远,只不过现在穿越这么久了,老李对于曾经网上看过的图片的记忆已经模糊了。

        但是因为笔法在很多地方相似,所以确实多多少少有点瘦金的影子在里面。

        眼看太阳即将落山,宫殿里面的光线也开始暗下来,小荷已经在招呼着点灯了,老李放下了毛笔。

        为了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光线不好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看书写字的。

        正巧闲来无事,打算去找两个姐姐玩会儿,现在都住在一个宫殿里面,比之前方便了不少。

        宫廷的生活其实也挺无聊的,两个姐姐也是刚刚读完书,打算休息一会儿。

        本来老李是打算出去堆雪人的,不过考虑到现在自己还小,万一着凉感冒了会很麻烦,所以还是作罢了。

        干脆等过两天不下雪了找人做两个毽子玩吧。

        跟两个姐姐打闹到太阳落山,吃过晚饭之后,仍然是小孩子的老李已经开始犯困了。

        打了个哈欠之后,抬起小手擦了擦眼泪,告别两个姐姐,回到自己的寝宫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呢,老李已经醒了。

        起来在宫殿里面做了一套瑜伽之后,又出去快步走了几圈,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就开始练功了。

        刘仁轨教的套路已经全部记住了,今天就不用过去了,直接在皇宫里面练习就好。

        其实这个时代的人都是吃两餐的,一餐在上午十点钟左右,另一餐在差不多下午四五点钟。

        不过皇宫里面差不多都是三餐,毕竟大早上起来是真的饿啊!

        练功练了一上午,中午吃过饭之后,下午继续开始读书写字。

        差不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就去找两个姐姐玩会儿,聊聊天。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晚上快要吃晚饭的时候,福公公拎着一个布袋子回来了。

        “殿下要的器物已经做好了,还请过目。”

        李月辰答应一声,让他打开袋子,随后拿出一个端详起来。

        旁边的福公公忍不住有些惊讶,刚刚他已经掂量过了,这钢球差不多有一斤多重,没想到小公主居然能轻松的拿在手里。

        三岁的小孩子,能拿得动不算啥,但是能单手这么轻松的抓起来,着实让他有点想不到。

        要知道她的手还很小,根本握不住这直径将近六厘米的球。

        现在李月辰就好像普通人单手抓着一个篮球一样,将其拿在眼前端详着。

        当然她本人并没有意识到,唐朝的一斤差不多是一千多年之后的670克,所以现在的动作在福公公看来有点不可思议。

        左手也拿起一个,轻轻一碰,“当啷”一声,还伴随着些许回音响起。

        而且从圆润的程度上来说,至少肉眼看起来已经是非常标准的圆球了。

        老李忍不住点点头,果然是宫廷御用的能工巧匠。

        原本她还有点担心能不能做出想要的效果,现在看来,古人的手工技巧绝对不差。

        “阿爷阿娘现在何处?”老李将手里的两个球放在袋子里。

        “回殿下,都还在延英殿!”

        李月辰抬起小手轻轻一摆:“走!将此物带上!”

        福公公也不知道能用来干嘛,反正总共拿回来六个,四个略大一些,还有两个要小一圈,完全想不明白其作用。

        一路来到延英殿,门外的小太监远远看到公主过来就赶紧进去通报了。

        等李月辰走到门口的时候,张成鑫已经从里面出来了:“见过殿下。”

        “张公公,我来看阿爷和阿娘。”

        “圣人说了,殿下来了直接进去即可!”

        老李点点头,带着福公公往里走:“嗯,谢过张公公。”

        “不敢不敢!”

        老李说谢谢是来自前世的习惯,不过在这个时代,总能让下人们惊讶老半天。

        进入殿内,就看到老娘武则天依然坐在案前拿着笔批阅奏折,李治在旁边坐着。

        估计也是闲得慌,正在自己煮茶。

        看到李月辰进来,脸上马上挂起了笑容:“辰儿来了!快来哥哥身边坐!”

        “见过爷娘。”李月辰憋着笑,简简单单行了个礼。

        主要是老爹自称“哥哥”这件事儿在后世的灵魂看来着实有些搞笑。

        哪怕都这么多年了,依然如此,这个笑点仍然没有消除。

        来到李治身边坐下,伸出一双小手靠近小炉子暖和一下。

        旁边的老娘武则天一边批奏折,一边看似随意的问道:“辰儿,听闻昨日你去了太医署又去了匠作监,是为何事啊?”

        老李眨了眨眼睛:“孩儿看两位大人日日辛劳,去问刘太医可否有缓解疲劳之法,然医术之道深奥,孩儿不懂,但闻刘太医言按摩双手有效。孩儿不能随时陪伴在身侧,便去匠作监打造能代替之器物。”

        “哦?”

        这么一说,李治似乎来了兴趣:“是何器物啊?”

        老李对福公公摆摆手,将袋子拿过来,找出一副大铁球递给李治:“阿爷请过目。”

        李治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接过来掂了掂,一脸疑问:“这如何使用?”

        李月辰伸出手将两个铁球都放在他的左手上,同时解释道:“孩儿觉得,让其在手中这般旋转,或许可有按摩之功效。”

        一边说着,一边控制着他的手让两个铁球缓缓转动起来。

        李治身高大约一米八,手也不小,差不多正好能握的住。

        在她的提醒下,很快就明白了这玩意儿应该怎么玩,虽然不知道是否有效,不过还是露出了笑容:“辰儿有心了。”

        老李又拿出一副小的:“阿娘也有!”

        武则天对这玩意儿似乎也有点好奇,于是也拿起来试了试,不过没有握住,一下砸在了地板上。

        “还有点沉!”

        “孩儿认为,略微有些重量才好。”

        本来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东西,两人很快就上手了,随后就一边在手里把玩着一边跟老李聊了起来。

        转眼间过去了半个时辰,老李就起身告退了,毕竟那桌子上明显还有一大堆奏折没有批完呢。

        女儿回去之后,李治笑了笑:“虽是玩物,但也是辰儿一片孝心啊!”

        “或许此物当真有效。”武则天回答道。

        “哦?”李治抬起头,“何以见得?”

        武则天脸上带着笑:“难道陛下未曾发现?这半个多时辰,手中可一直未停啊!”

        李治低头一看,自己左手那两个铁球正在缓缓旋转着,而刚刚聊天的时候,确实根本没有放下来过。

        “嘶——”后知后觉的李治这次反应过来,“看来此物当真是非同寻常啊!辰儿果然聪慧!”

        武则天却有些疑惑,抬手揉了揉脑袋:“只是不知她如何能想到……过几日那刘神威再来为陛下检查之时,具体问问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