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33章 叛徒

第433章 叛徒

        “大燕国使臣?”祁北知府讶异的看着苏落。

        他倒是知道南淮王和大燕国南国召国都签订了酒水的订单。

        不过签了订单又如何,还不是得逃到他的地盘寻求庇佑,到时候,南淮王赚多少钱不都是他的!

        他从来没有动过一丁点心思想要加入这个生意,他只想直接抢钱。

        可现在大燕国的使臣又来了?

        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苏落笑了一下,没回答,拿了药箱带着玉珠就走。

        祁北知府立刻跟上,“王妃,请问这次来的是哪位大人?谈的是什么生意啊?莫非还要在祁北酿酒?不瞒王妃,咱们祁北的高粱酒也是一绝,若是能和大燕国合作,能让咱们祁北更加富庶。”

        苏落就客气而不失礼貌,“真是好呢~”

        祁北知府:......

        看了苏落一眼,“本官现在也无事,正好同王妃一起去见一下这位使臣大人吧,对方远道而来,本官作为父母官,总不好不露面的。”

        苏落就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呵呵呵呵”,“是吗?但是我们来的时候,大人也没有迎接啊,不是说府中有病人就有晦气所以不迎接我们吗?那还是不要把晦气传给远道而来的客人了,大人留步!”

        苏落越是不让他去,祁北知府就越是觉得自己错亿。

        “安康王妃的毒在您的妙手回春之下不是已经解了嘛,哪还有什么晦气,只有喜气......”

        苏落打断了他的话,“这么说吧,我不太想让你去呢,毕竟是我们和大燕国谈生意,你去了算怎么回事呢!

        你是安康王的岳丈,安康王如何对待我们家王爷你刚刚也见了。

        几千万的银子在他嘴里就成了每个季度一万两,着实令人寒心。”

        祁北知府忙赔笑,“这其中一定是有误会,必定就是那个叫寇聪的做的手脚!”

        苏落冷笑,“你也真想得开,不过也是,反正我们王爷每次派人来送银子,都是专门有一份给你的,你收了自己那一份,自然也不会多管别人死活!”

        (苏落又在胡说八道胡编乱造挑拨离间了,玻璃心的作者又要挨骂了~)

        祁北知府脸上赔笑的笑容猝然就这样僵住。

        过了好一瞬,他才反应过来,震惊又震怒的道:“专门有一份,给我?”

        苏落好笑的看着他,“怎么,大人难道也要说你没有收到?也是寇聪拦下了你的银子?呵!我们王爷这些年,真是喂了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玉珠,走!”

        苏落带着玉珠怒气冲冲离开。

        徒留祁北知府凌乱在西北风里。

        如果苏落直接和他说这句话,他肯定一个字都不信,但是现在眼睁睁看过那些账本......

        过了好一会儿,苏落都上了马车了,祁北知府嗷的一嗓子骂:“刘全福!我操你祖宗!”

        阿嚏!

        安康王刘全福带着苏子慕和小竹子在军营门口下车,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总觉得有人在暗中骂他。

        就是眼前这俩小兔崽子吧。

        “快走!”安康王没好气的推搡苏子慕一把。

        苏子慕踉跄一步,回头看他,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小竹子两步上前,站在苏子慕旁边,愤怒的盯着安康王,小哑巴十分流利的飚出一长串话。

        “你做什么!我们王爷五年一共给了你五千多万两银子,现在就是让你把这些账本给全军上下一个解释,你就要杀人灭口?

        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杀人灭口?你真的就一点良心都没有了?你还记不记得你这条命都是箫济源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背了你几天几夜才救回来的!

        现在你就这么对南淮王?

        欺上瞒下,自己昧下那五千多万两银子,自己昧下无数药品无数粮草,然后在将士面前说南淮王的坏话不说,现在还要杀了南淮王的小舅子!

        我和你拼了!”

        小哑巴不说话则以,一说话......好家伙,声音震耳欲聋!

        声音大的陈勉感觉足有十个小竹子在一起喊!

        军营旁边负责把守的将士立刻疑惑的看过来。

        什么五千万两?什么药品?什么欺上瞒下?怎么回事?

        陈勉看了安康王一眼,抢在安康王开口之前,呵斥小竹子,“喊什么!王爷都说了,一定会将南淮王给我们五千万两军费的事给大家说清楚的,你喊什么!”

        安康王嗖的看向陈勉。

        他从来没打算说!

        但是现在,被陈勉更大声音的一声喊,这附近足有一百个将士听见了!

        “陈勉!”

        安康王怒声一喊。

        陈勉没理他,转头朝军营喊了一嗓子,“南淮王五年来给了我们五千多万两军费,全被人克扣了,今儿王爷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快去喊全军集合!”

        “陈勉!”安康王眼底喷出杀气。

        今儿陈勉带着几个参将去安康王府,他们离开之后,寇聪就悄悄回来找他,告诉他陈勉其实一直在和箫誉暗中来往,并且还挑唆他们几个也要投靠箫誉,还要带着他们今儿晚上去见萧济源!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安康王一把抽出别在后腰的鞭子,朝着陈勉就抽了过去。

        “混账东西!军营之中,何时轮到你发号施令了!”

        陈勉惊愕回头,偏身躲开那鞭子,“王爷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回来和大家解释账本的事吗?您......您这抽我做什么!”

        安康王一鞭子落空,没再继续抽。

        五年的王爷已经让他的战斗力远不如从前,但他是王爷,是这里的一地之主,是祁北军的统帅。

        “来人,陈勉勾结敌国,伙同南淮王箫誉一起将我们祁北军的军机售卖给大燕国来换取酒水生意,如今人证物证俱全,还想捏造事实动摇军心,将这畜生给我拿下!”

        安康王脱口就是一串罪名。

        十分熟稔的扣在陈勉头上。

        说的流畅至极,不知道早就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

        陈勉惊怒道:“王爷你怎么血口喷人,我们都是箫家军旧部.......”

        “就你也配提箫家军?”安康王怒斥一声,“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叛徒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