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29章 查账

第429章 查账

        苏落偏头看安康王妃。

        “这里是祁北没错,但是祁北军吃喝用度,五年,用的都是我家的钱,那换句话说,就是我家在养着你们。

        怎么,见了金主不请安行礼?”

        “你说用你的钱就用你的钱?那我还说,这五年,你们在京都的吃穿用度,都是我们祁北送去的!”知府夫人没好气道,“红口白牙,谁不会说!”

        安康王眼皮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袭上。

        果然,下一瞬就听苏落说:“你要这么说也行,只要你能拿得出证据,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有证据。”

        “证据?就你那个册子?一个册子,那还不是你们随便怎么编!”知府夫人没好气道。

        苏落笑道:“编?这个册子我能编,但是,祁北军中的册子也能编?我们家王爷每年往祁北军送四次粮饷军饷以及药物甚至棉衣棉被,这些,在军中都是登记造册的,军中想必有本帐吧。”

        苏落看向安康王,逐渐露出了大灰狼的尾巴,“既是要对峙,那就请王爷把册子拿出来,咱们丁是丁卯是卯,对清楚了。

        是我家的,我分毫不少都要要回来,之后,我当牛做马给你们安康王妃解毒,毕竟你们要庇佑保护我们。

        不是我们家的,当我空口白牙污蔑好人,随你处置。”

        苏落声音一声冷过一声,她学着箫誉的样子,越是声音冷,越是脸上带着笑,那笑让人心头发毛脊背生寒。

        祁北知府转头看安康王。

        安康王眼角颤了几下,脸色凝重到极致,他有一种感觉,很强烈的感觉,他被设计了,他入圈套了,他中计了......可又很奇怪,明明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们主导之后的结果,按理说,他不应该中计才对。

        因为箫誉没有机会没有时间来布局。

        而且,他的心腹已经告诉他,就在今天晚上亥时一刻,箫济源要在客栈出现,要和他的旧部见面。

        到时候,他只要暗中布防,将箫济源活捉,一切就都搞定了。

        本来就没几个人知道箫济源还活着,只要箫济源在他手上,箫誉就不敢妄动,而箫家军依旧是听他号令。

        可现在苏落要查账。

        这怎么好好的来解个毒,就变到了要查账的地步呢!

        不行!

        这个账不能查。

        安康王下垂的手指倏地收拢,冷声道:“胡言乱语,军中账册也是你说要查就要查的?”

        苏落一下就笑起来,笑的格外嘲讽,“原来我不能查啊?你花我家的钱,我还不能知道钱到底怎么花的?那就好办了,你不给我查账,我就不给你王妃解毒。

        有本事,你们自己再去寻好大夫。

        三天!

        三天之内寻到了,那是你们家造化好,三天之内没有寻到,到时候我必定随份子钱。”

        办丧事的份子钱。

        “王爷!”谁快死了谁知道,安康王妃坐在床榻上,人快急麻了。

        她就不明白。

        就是让苏落来给她解毒,她这一尸两命呢,为什么苏落都进来一刻多钟了,这半天还在吵呢!

        “是让她来解毒的,你们难道没人管我了吗?我中毒了,中毒知道吗?就是再不快点,我就死了!”安康王妃急的捶床。

        知府夫人看了知府和安康王一眼,到底心疼闺女,忍着一脸屈辱,朝苏落行礼问安,“臣妇给王妃请安,王妃大人大量莫要计较,还是救人要紧。”

        苏落呸的直接啐她一口,“我又不傻!让你们折辱一顿,现在你说句本来就该说的话,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一口啐出去,知府夫人震怒抬头看向苏落。

        正好苏落一句话说完,扬手,手起掌落,啪的一巴掌扇过去。

        “我给知府夫人道歉,夫人大人大量莫计较,还是救人要紧。”苏落学着知府夫人的话,阴阳怪气。

        “你!”知府夫人让这一巴掌打的差点气炸了。

        她可是祁北知府的夫人!

        祁北连皇上都不怕!

        她竟然在自己家,被一个前来投奔他们的臭丫头给打了?

        还有没有王法!

        “你敢打我!”磨牙吮血一般,知府夫人怒视苏落,恨不得将她吃了。

        苏落和她对视,“我就打了,有本事你闺女别解毒。”

        “你!”知府夫人雍容华贵了这么多年,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但无法反击。

        谁让她闺女中毒了,偏偏这一屋子的大夫全都束手无策。

        这一刻,她终于体会到被人辖制的滋味。

        呕的一下子嗓子就疼起来。

        苏落转头看向安康王,“今儿的事,本来是你们请我来给你们的王妃解毒,我来了,你们好生款待我,现在这毒早就解了,但你们对我颐指气使,我受不了。

        不瞒你说,我家王爷疼我,我从来没受过这种冷鼻子冷眼的气。

        所以......我要查账,今儿不查账我不解毒,要死一起死。”

        “谁要和你一起死!王爷,王爷!”安康王妃哭着喊安康王。

        祁北知府也朝安康王看过去,“既是如此,不如就让她查,王爷身正不怕影子斜!”

        祁北知府其实自己也想查。

        他就想知道,这些年箫誉到底给了安康王多少钱。

        说好了那些钱对半分,凭什么他分到的那么少!

        要是让他查到数目不对,他必定要让安康王给他一个交代。

        安康王手里有兵权又如何,祁北的粮草药物可都在他手里攥着。

        几个跪在地上的军医彼此相视一眼,人人眼中都是纳罕。

        如果南淮王妃没有撒谎,那南淮王这些年真的给箫家军送钱送物了,而且送的不少。

        但是安康王始终没在军中提过一句。

        这算什么!

        南淮王可是箫大将军的亲儿子!

        安康王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苏落架到了火上,火气突突的在五脏六腑游窜。

        他绝不可能让查账。

        怒火攻心,猛地想起,对了,他当时做了两份账本。

        让气糊涂了。

        想到这个,安康王一下神色松弛下来,冷笑一声,坐回椅子,端着势在必得的姿态,“查账?好,如你所愿,查!本王倒要看看,查了账你还有什么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