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28章 疑惑

第428章 疑惑

        最终,苏落在长公主的首肯之下,提了药箱带着玉珠前往祁北知府府衙。

        才一进院子,就听到里面的怒骂。

        “一群废物,府里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有什么用!日日诊脉,竟然没有一个看出王妃被人投毒,若是王妃有个三长两短,且扒了你们的皮!”

        声音颇为苍老,该是一个老妇。

        给苏落带路的管家面无表情的引了苏落进屋。

        “王爷,王妃,大人,夫人,南淮王妃带到!”

        他一声通禀,苏落抬脚进了屋,入目就瞧见安康王妃泪流满面坐在床榻上,她旁边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脸色不善,刚刚在院子里听到的骂声应该就是她。

        安康王和祁北知府隔着一张方桌并排而坐,苏落进来,这俩人谁都没起。

        只祁北知府虚虚抱了一下拳,“劳烦王妃了。”

        苏落只觉得好笑。

        在京都的时候,世家那些盘根错节的势力那么强大,见了面,该有的礼数也还是有的,最起码,脸面上要过得去。

        到了祁北倒好,直接脸面都不要了。

        也不对,或许人家就是觉得他们孤儿寡母的仰仗他们呢,所以才如此傲慢。

        心头叹息一声,苏落看向屋里其他人。

        为了保证这次“演出”的逼真性,苏落没有提前见过箫誉安排的人,除了地上跪着的那几个安康王府的大夫外,其他人她都陌生。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王妃解毒啊!”坐在床榻上的妇人起身,脸上带着不悦朝苏落道。

        苏落扬眉,“您这是......和我说话呢?”

        妇人皱眉,“还磨蹭什么,不是和你说话难不成和鬼说话呢,耽误了王妃的性命,你可要想清楚后果。”

        苏落直接给让这句话说笑了,“哦?什么后果?”

        安康王和祁北知府双双皱眉,带着一脸不悦和一脸你怎么这样不懂事的表情看向苏落。

        祁北知府咳了一声,道:“王妃应该知道,如今你们可是朝廷的通缉犯,本官看在安康王和箫将军曾是同袍的份上,才网开一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们在祁北有个安身之处。

        朝廷若是追究下来,本官是要担一个包庇的罪责的。”

        这话说的,显得苏落多不懂事一样。

        苏落直接笑起来,“真有意思,原来这些年祁北军用的军费,都是朝廷拨款,不是我们家王爷送来的啊?我就说呢,吃着喝着用着我们家王爷送来的军费,怎么就养出一群白眼狼呢,是水土问题?倒是我误会了,原来你们没有花我家王爷一分钱啊,

        那行,既然我们如今仰仗安康王和知府大人,那劳烦,将这五年我们王爷送来的粮饷军费归还一下,玉珠!”

        玉珠一步上前,从身上摸出一个册子,翻开,“五年累计银两五千六百二十万两,累计粮草三千担,累计药草九百二十八种供四千五百七十二马车,这些都有归档记录。”

        安康王顿时脸色沉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落下颚微扬,气势不输,“没什么意思,就事论事,你还钱还债,我当牛做马。”

        祁北知府转头看安康王,脸上带着惊愕,几乎脱口而出,“这么多?”

        安康王:......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祁北知府:......

        你和我说南淮王每季度只给你一万两啊,这怎么五年,一年四个季度,拢共二十个季度,人家就报出了几千万两。

        银子难道不是咱俩平分?

        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祁北知府有一种自己吃了大亏的感觉,心口堵得铮铮的疼。

        知府夫人柳眉倒立,裹着一脸怒火,“人命当关,你们还在算计这些蝇头苟利?若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你觉得你还有命花钱?”

        苏落朝她笑,“那我现在就死吧,和你女儿一起做个伴,反正我也没命花钱,活着干什么,干穷着吗?”

        说完,苏落转头就走。

        “拦住她!”安康王蹭的从椅子上起来,脸上狰狞的肌肉跳动,“看来,南淮王妃是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落回头看他,“我不光喜欢吃罚酒,还喜欢吃丧酒,明白告诉你,你王妃身体里的毒素已经入侵心脏,你看她的眼窝,再入侵,眼窝就更黑了,用不了几天祁北就得办一场隆重的丧事,不对,两场,毕竟母子俱亡!”

        “你敢诅咒我闺女!”妇人抄起旁边一只茶盏就朝苏落砸过去。

        苏落直接上前一步,“但凡你敢砸我一下,我今儿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给她解毒,等着黑发人送白发人吧!”

        苏落眼底带着寒凉的冷意,直直的看着怒火满面的妇人。

        那妇人茶杯都抓起来了,硬是被这句话唬住,没敢砸出去,只气的浑身哆嗦,“你,你,你......好歹毒的心肠,也不怕遭报应。”

        咣当!

        将茶杯砸到地上泄愤。

        苏落冷笑一下,“反正中毒的不是我,你们尽管闹,我无所谓,来之前我就想好了,大不了一死,我死都不怕,还怕被威胁?笑话!出去打听打听,我苏落别的经验不多,就是被威胁的经验多!”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吵!我这毒到底解不解了!”安康王妃垂死病中惊坐起,拍着床榻哭喊。

        “乖囡囡,稍安勿躁,很快就给你解毒,啊,没事的没事的。”知府夫人转头摸摸王妃的头,温声安抚她。

        说完,看向苏落。

        “你来不就是来给王妃解毒的?既是来了,又闹什么?有什么不满你尽管说,我们又不是白白用你,你来之前,我们管家可是送了长公主殿下十万两银票和一处宅子的!”

        苏落都被这句理直气壮的反问给震惊了。

        你们真是山高皇帝远,过得连脸皮这种东西彻底不要了吗?

        苏落笑道:“我闹什么?让我想想啊,我大概是在闹,我进来,你们没人给我行礼问安?”

        这话一出,一屋子人都惊呆了。

        他们是认认真真发自肺腑的震惊。

        目光都变了,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苏落。

        “中毒”的安康王妃发出人生疑惑,“给你行礼?凭什么?这里是祁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