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27章 成了

第427章 成了

        祁北府城的民宅中。

        苏子慕满头大汗的从外面回来,脸上昂扬着兴奋,“姐!我买了狗子!”

        今儿王聪带他和小竹子张小川出去买狗。

        都是才生出来不大的狗崽子,从小养在跟前,从小培养训练,长大了就是好的忠心耿耿的特训犬。

        苏子慕怀里抱着一只,凑到苏落跟前,得意洋洋,“这个是我挑的,王大哥说我眼光好,这狗子一看就机灵。”

        是挺机灵的。

        苏落看过去的时候,那小狗子正好抬头朝苏落看,才一两个月大的小崽子,眼睛黑黝黝的亮,看到苏落,蹭着就要从苏子慕怀里钻出来往苏落身上扑,嗷嗷的叫。

        苏子慕拍它,“没良心的,我抱了你一路,我把你买回来的,你找我姐干什么!”

        狗子可不理他说什么,就是钻着小脑袋抻着小脖子就往苏落那钻,黑黝黝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苏落,嗷嗷的叫唤着,听着人心都软完了。

        苏落伸手抱它。

        那小狗子就跟成精了似的,钻到苏落怀里,小舌头舔舔苏落的手背。

        热乎乎的触觉从手背传来,苏落心里又软有麻,“取名字了吗?”

        苏子慕靠着苏落,手摸着小狗的脑袋,“取了,就叫慕慕。”

        苏落失笑转头看苏子慕,“你叫子慕,它叫慕慕?”

        苏子慕点头,“昂,我也没什么能给它的,让它继承我的名字,它就是我儿子了。”

        苏落噗的就笑了出来,“你儿子?”

        苏子慕仰头看苏落,“昂?怎么的?就许你以后怀孕生儿子生闺女,我就不能有儿子?以后他就是我儿子!”

        苏落笑的不行,“这还攀比啊?攀比你长大娶媳妇不就也有了?”

        苏子慕摇头,“不,娶媳妇是不可能娶媳妇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娶媳妇,反正以后它就是我儿子,你对你侄子好点,慕慕好歹叫你姑姑呢。”

        苏落:......

        这就有了个狗侄子?

        就挺突然哈。

        姐弟俩说着话,玉珠从外面回来。

        他们从安康王府回来之后,箫誉就和平安忙去了,派了玉珠盯着安康王府那边。

        “有消息了?”苏落抱着她侄子问。

        玉珠道:“陈勉他们走了之后,安康王去了知府府衙那边,知府府衙请了祁北各大药堂的大夫包括祁北军军医过去,咱们安排的人也进了府。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其他大夫都被送了出来,咱们安排的那位大夫和城中另外一家药堂的大夫以及祁北军军医让留下了。

        现在咱们的大夫应该已经和军医那边搭上话了。”

        那军医是陈勉安排的人。

        早就预备下了,但是始终没有动,因为一切都要让安康王觉得不是提前安排,而是事实确实如此发生了。

        正如今儿,是安康王主动向箫誉发出邀请,请他去安康王府,而箫誉又是头一天抵达祁北,理论上,一切都来不及准备,理论上,他被安康王请了个猝不及防。

        这样,事情发生,才会产生该有的效果。

        苏落点头,“准备吧,一会儿他们那边应该就会请我过去。”

        玉珠点头,“奴婢去给王妃准备药箱。”

        苏落虽然不会行医治病,但是不会治病难道还不会提个药箱装模作样么!

        半个时辰后。

        祁北知府派了管家过来。

        长公主院里。

        管家点头哈腰,赔笑立在当地,“殿下前来,论理,我们家大人应该携一家老小前来请安的,可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祁北又比别处更冷,大人勤政爱民,唯恐百姓受了雪灾,前两天就带人去四周围的县城村镇查看了。

        就在刚刚才回来。

        本是该立刻过来给您请安,可偏偏我们王妃中毒了,我们大人怕过了晦气给您,就没敢过来。

        还望殿下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一家子都在演戏,长公主自然也当仁不让。

        “我听我们落落说了,也是造孽,怀着孕呢怎么就中毒了,让你们大人不必多心,我这在祁北且要住呢,咱们来日方长,让他先给安康王妃治病要紧。”

        管家觑着长公主的脸色,“要不怎么说您府里人杰地灵呢,今儿要不是南淮王妃去我们王妃那里,我们王妃这还被蒙在鼓里,被人害都不知道呢。

        南淮王妃当真是妙手回春。

        不知是不是方便,请王妃过去再给瞧瞧解毒的药物是不是安全,我们王妃怀着身孕,就怕伤及胎儿。”

        长公主皮笑肉不笑,“我们落落学艺不精,就不去班门弄斧了,免得惹了安康王不快,我们孤儿寡母的住在这里以后不便利。”

        这是明白告诉对方,刚刚的事本宫生气了。

        那管家立刻道:“先前是我们王爷一世情急,有些莽撞了,殿下息怒,咱们都是箫家军的旧人难道还要生了隔阂不成。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当年箫大将军驻守祁北的时候,我们家大人对箫家军总有照拂,官兵两家也是亲密的很。”

        管家毕恭毕敬的和长公主提旧事。

        长公主摁了摁眼角,叹息一声,“我也不是非要摆长公主的姿态,可你们王爷和知府做的未免有些太过,本宫堂堂长公主,抵达祁北县城,满城百姓都知道他们无一人来迎接,这口气,本宫如何咽的下去!

        如今你们有事相求,本宫就要让自己的儿媳妇去给你们当牛做马?

        刚刚我儿媳妇去安康王府的时候,可是被你们王妃晾在院子里,冰天雪地的站了好半天,这不像是亲亲热热的吧。”

        管家这次来,知道不会顺利。

        好在一早有准备。

        从衣袖里取了一卷银票,里面夹了一张地契,“殿下息怒,之前的事是我们王妃年轻不懂事,殿下不要和她计较,她已经知道错了,这个是我们夫人的一点心意,殿下笑纳。”

        他恭恭敬敬给长公主放到旁边桌上。

        长公主扫了一眼。

        地契是哪里的宅子不好说,但那卷银票,粗粗看去,大概有十万两。

        长公主心头冷笑。

        祁北一地的军饷粮草,先前都是箫誉往过送钱。

        现如今祁北知府动辄拿出十万两来哄她高兴。

        真是特娘的离谱特娘给离谱开门,喜提大离谱。

        不过箫誉设下的局,至此,算是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