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24章 反抗

第424章 反抗

        这些箫家军的旧人,对他都忠心耿耿,这点没毛病。

        但这些旧人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太过念旧,对他现在的王妃都有一股抵触的情绪,以至于他从来不让这些人接触到他发妻留下的两个女儿。

        免得这些人在他耳边念叨。

        可现在,这些人不知怎么就来了后院,还进了这里。

        看到跪在院子里的两个姑娘,陈勉眉心一皱,“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大小姐二小姐怎么跪在这里?天寒地冻的,两位小姐穿着还是单衣!”

        陈勉声音透着急切的怒火。

        后面跟着的几位将领脸色也不太好看。

        前妻留下的两个女儿噤若寒蝉,瑟瑟缩缩,一句话不敢说。

        安康王正要说话,箫誉冷嗤一声,“穿着单衣跪在这里算什么,本王的王妃还被吓晕了呢,不也一句道歉没听到!真是大开眼界了!”

        “本王?”陈勉一脸狐疑转头看向院子里抱着一个女人站在那里的年轻人,忽然眼睛大睁,脸上涌上急切的热意,“您是......是南淮王!”

        “晕倒”过去的苏落:......我算什么演技好,这才算是好!

        她不睁眼,光是靠听声音,都能感觉到陈勉将自己与箫誉的初次见面表现的淋漓尽致。

        箫誉皱了皱眉,语气里带着不耐烦,“你是谁?”

        陈勉以及身后几个将士全都朝箫誉围过去。

        “末将陈勉!”

        “末将赵大虎!”

        “末将王威礼”

        “末将寇聪!”

        “末将李小七!”

        五个人,杂乱的给箫誉行礼,声音里裹着的激动和亢奋让人血液都沸腾。

        “终于见到王爷了!”陈勉激动的看着箫誉,“五年前我们就盼着这一天,今儿终于见到了!”

        箫誉瞧着他们,眼底带着戒备,后退了一步,冷哼一声,“一丘之貉!”

        抱着苏落就走!

        “王爷,王爷!”

        陈勉追了两步,被平安冷脸拦住。

        “将军留步,我们王爷受不起,我们王爷当大家是一家人,还是箫家军,谁承想,五年不光时间变了,人心也变了,这些年,你们好吃好喝用的我们王爷从京都拿命换来的银钱做军饷,没想到事到如今,我们王妃竟然是被活生生吓晕过去了!”

        撂下一句话,平安也转身离开。

        陈勉几个拦不住箫誉,转头看向安康王。

        安康王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他原本想要强行留住箫誉,可陈勉他们突然出现,他连强留都没有办法。

        箫誉的王妃只是昏过去了!

        他的王妃可是中毒了!

        然而陈勉又看了一眼跪在院子里的两位小姐,追问,“王爷,两位小姐到底犯了什么错,数九寒天要这样跪在这里。”

        “她们给我下毒!”安康王妃声音带着哭音儿,道。

        “下毒?”陈勉疑惑的看向那两姐妹。

        两姐妹满面惊恐齐齐摇头,“我们没有,我们没有。”

        “除了你们,还能是谁!”安康王妃没好气道,说完,拽安康王的衣袖,“王爷,快想办法啊!”

        她要急死了。

        不等安康王说话,她又道:“这里我是住不下去了,王爷没有查清楚谁是下毒之人之前,我是不敢住了,我今儿就回府衙住,王爷快快安排人给我解毒才是!我腹中胎儿,可是王爷的儿子!”

        安康王只觉得一个脑袋十个大。

        王妃回娘家住也好。

        “让管事送你回去,我晚些过去看你,你放心,我必定找到大夫给你解毒!”

        打发了王妃,安康王又看向陈勉,“你们怎么来了?这里是王府内院,谁许你们进来的!”

        陈勉目光还落在跪在地上的两姐妹身上。

        安康王捏了捏眉心,吐出一口闷气,“你们两个也是,王妃不过是叫你们过来问句话,怎么就跪在这里了,做出这幅样子给谁看,天寒地冻的,还穿着单衣就出来,府里克扣你们吗?快起来回去,一会儿风寒了,又是一顿折腾!”

        大小姐跌跌撞撞起来,将妹妹扶起来。

        妹妹明显挣扎着,想要说什么,但被大小姐强行往走拽。

        只是拽了没两步,妹妹一把甩脱姐姐的手,冲到安康王跟前,扑通又跪下,“父亲若是真关心我们,就给给我们两身棉衣吧,父亲也知道,天寒地冻的,我们屋里没有炭火也就算了,连棉衣也没有,真的要冻死了,我和姐姐手上全都是冻疮!”

        说着,她伸出缩在袖子里的一双手。

        王府里,莫说小姐纤纤玉手,就是伺候小姐的丫鬟,一个个也细皮嫩肉。

        可她一双手却红肿流脓,不堪入目。

        安康王一句胡言乱语硬生生被卡在喉咙里。

        他知道前妻留下的一对女儿不得王妃喜爱,过得是不太好,但没想到过得这么不好。

        不过此时他没有心疼,只有恼怒。

        这些话就不能私底下告诉他吗!

        非要现在说!

        简直不知轻重!

        “王爷,嫂夫人过世,只留下这么一对女儿,去年军中就有两位参将想要求娶两位小姐,王爷说舍不得小姐出阁,要再留两年。

        这......”

        陈勉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位小姐,他身后其他几位将领脸色也不太好看。

        安康王一挥手,“好了,你们的事,回头再说,我现在有要事处理,送小姐回去。”

        管家立刻上来拉人。

        二小姐转头跑到陈勉跟前,一把刷起自己的衣袖。

        “求求你们救救我和姐姐吧,我们真的快被打死了!”

        她衣袖一刷起来,露出胳膊。

        原本应该白皙的肌肤,此时上面全是鞭痕,新伤旧伤纵横交错,可能是没有及时处理也可能是冬天太冷,有的伤口在流脓。

        陈勉一个行伍出身,看的都不禁皱眉。

        二小姐完全豁出去了。

        刷完胳膊,又将裤腿刷起。

        腿上,伤疤交错,只比胳膊上严重。

        安康王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给管家递眼色。

        管家硬着头皮上前,“小姐先随老奴回去,什么话咱们一会儿说。”

        二小姐奋力挣扎,“回去?回哪?回柴房吗?自从新王妃嫁进来,我和姐姐连住处都没有,我们每天就住在柴房!

        府里的狗都有自己温暖的窝,我们过得连狗都不如!

        爹爹说舍不得我和姐姐嫁人,要留我们几年,就是这样留下的吗!”

        二小姐赤红着眼,凄厉的质问声飘荡静默的王府上空。

        她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

        她想好了。

        今儿要么给自己挣个出路,要么一头撞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