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19章 同伴

第419章 同伴

        倒不是别的特殊。

        就是脚上的鞋有些特殊。

        他隐约记得,以前在哪里见到过这样的鞋。

        这鞋不是市面上卖的那种鞋。

        冬日天寒地冻,贵族穿着皮毛一体的厚实靴子,平民穿着棉鞋,而她脚上这个,不是棉鞋也不是兽皮靴子。

        小内侍动作很快,内侍总管不且搜寻记忆,小内侍就将雪梨汤端了进来,毕恭毕敬放到皇上的桌案上。

        皇上一挥手,他看了内侍总管一眼,退了下去。

        刚要走到门口,皇上忽然问,“这是茶水间煨着的?”

        小内侍忙顿足回首,道:“是。”

        皇上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小内侍转头推门出去。

        皇上没理内侍总管,只朝站在当地的女人说:“你瞧瞧。”

        那女人抬脚过去,直接掀开了放着香浓雪梨汤的瓷盅盖子,雪梨汤沁人心脾的香甜气味涌上来,她皱了皱眉。

        她判断错了?

        难道皇上体内的毒不是雪梨汤日日浸润?

        她到了一盏,吹凉了,抿了一口。

        内侍总管眼观心心观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皇上扫了内侍总管一眼,看向女人,“如何?”

        女人已经尝了两口雪梨汤,都是正常的。

        不应该啊。

        皇上近日来喝的药她刚刚已经检查过,药没有问题,皇上用的杯盏她也检查过,杯盏没有问题,甚至香炉里的东西也检查了,香炉也没有问题。

        所有的东西也不会混在一起相克。

        最后便是这雪梨汤。

        怎么会没有问题!

        不可能!

        她回头看向内侍总管,“这是皇上平时用的汤盅?”

        内侍总管心头天人交接。

        他记得很清楚,茶水房里屋用的汤盅,根本不是这样的,是一个紫色花纹的。

        现在端进来的这个,和他碎掉的那个反倒是一模一样。

        那小内侍什么意思?

        他是要回答是还是回答不是?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去分析,事实上,心头天人交接,面上也只顿了一个呼吸的功夫,他开口,“是。”

        所有的一切,都赌在这一个回答里。

        女人盯着他看,忽然转头朝皇上道:“能叫刚刚端汤进来的小内侍吗?”

        皇上一声应允,内侍总管连忙传话。

        那小内侍连看都没看内侍总管一眼,低着头就毕恭毕敬的进来。

        “这是朕素日用的瓷盅?”皇上问。

        内侍总管心跳的砰砰的,几乎要从嗓子眼蹦出来,如果这个时候,女人抓起内侍总管的手腕切个脉,一定能发现问题。

        但她只朝内侍总管脸上看过去。

        内侍总管这一刻仿佛面瘫了一样,她什么都没看出来,最终看向那小内侍。

        小内侍一脸茫然不解,但点头,“是。”

        皇上又道:“朕记得,茶水房每次雪梨汤都煨两盅,去把另外一盅端来。”

        内侍总管呼吸有点紧,只觉得嗓子眼像是被夹住一样。

        小内侍一脸平静,“是。”

        当听到这一声应诺,内侍总管只觉得吊在嗓子眼的那口气,一下顺了。

        不过须臾,小内侍端了另外一盅雪梨汤进来,紫色花纹的瓷盅,正是平时里屋用的那个。

        皇上也见过这个,有一次他嗓子不舒服的很,一天喝了两壶。

        一壶是青花瓷的瓷盅,一壶就是这个紫色花纹的。

        皇上朝女人看过去。

        女人又检查了紫色的瓷盅。

        没有任何问题。

        她眉头紧锁,只觉得不对劲。

        皇上明明中毒了。

        “这瓷盅都是平时用的?今儿没有换过?”她问。

        不且内侍总管说话,小内侍抢先一步,“是。”

        内侍总管垂着的眼皮动了动,朝小内侍那边飞快的看了一眼,只是低着头,无人发现。

        皇上摆了摆手,“行了,你俩下去吧,这里不必伺候。”

        内侍总管带着一脸茫然的小内侍出去。

        一出了御书房,小内侍道:“师傅,这里我守着,您去茶水房坐会儿,陛下要是叫,我喊您。”

        一句没提之前的事。

        内侍总管看了他一会儿,也没多问,只点了点头,转头去了茶水房。

        不问,但是心里明镜一样。

        眼眶有点发酸。

        坐在茶水房的椅子上,摁了摁眉心,没把眼眶那股酸涩按回去:师傅,我不孤单,有人陪着我呢,您在天之灵都看到了吧,有人陪着我呢,您放心吧,就是......想您啊,师傅。

        猛地。

        他脑中电光火石一闪。

        忽然想到那双靴子。

        他记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了。

        南淮王府。

        师傅还没有出事之前,他曾经奉命去过南淮王府传话给长公主,恰好看到南淮王妃手里拿着一只鞋。

        那鞋好像是要做给长公主的。

        他进去的时候,她们婆媳二人正聊那鞋子呢。

        那半成品的鞋子,和今儿那女人脚上穿的,很像。

        内侍总管心头突突的跳。

        和南淮王妃有关,但为什么又和玉门派有关,还有,今儿那女人,分明是在替皇上查验雪梨汤,看是不是有毒。

        这人必定是皇上这边的。

        可为什么和南淮王妃有关。

        他学识有限,眼界有限,他必须立刻把宫里的消息告诉刑部尚书。

        说来神奇。

        他和刑部尚书私下没有说过一句话。

        所有的交流都在御书房靠眼神完成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交流让他嘴角勾了一点笑,把眼眶涌胀的酸涩压了回去。

        他该怎么送消息出去。

        ......

        御书房。

        皇上朝女人道:“如何?”

        女人摇头,“没有任何有毒的东西,陛下日常入口的,使用的,全都查验了,都无毒,但是陛下中毒是事实,想来,问题出在太医院。

        这毒不是什么难以检查的毒物,太医院的大夫日日给陛下请平安脉,日日给陛下调理身子,不该查不出来的。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以后陛下的饮食,民女都当亲自检查,陛下体内的毒素,民女也会帮陛下清除。

        眼下当务之急,是我们要阻断苏落对酒水的垄断,用更低的价格去和大燕国召国谈,从他们手里抢了这个生意。

        而这个关键,就是将大燕国的使臣接到京都!

        不惜任何手段!”

        ......

        箫二誉完成了这次过来的任务便折返大燕国,箫一誉带着家人直奔祁北。

        箫二誉和墨铎走到大同的时候,被皇上派来的西山大营的兵马拦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