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16章 崇拜

第416章 崇拜

        县衙。

        张小川的一家总算抵达。

        张小川想爹娘哥哥,没有家人在的时候天天雄赳赳气昂昂跟着苏子慕混,像模像样就是个将士,风里来雨里去,活像是铁打的。

        现在爹娘来了,红着眼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鼻涕直往他娘衣服上蹭。

        他娘也想他,抱着他哭的嗷嗷的,又难过又骄傲。

        难过儿子在碣石县出生入死,关键是她儿子才这么小。

        骄傲儿子在碣石县出生入死,关键是她儿子才这么小。

        母子俩哭成一团。

        他爹也站在旁边抹了几把泪,到底要冷静自持些,朝箫誉鞠躬,“多谢王爷对小川的照顾。”

        箫誉笑的亲切,“张老伯客气了,咱们先前都是邻居,俗话说得好,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再说了,小川自己争气,当时在京都武堂那么多孩子呢,最后留下的也就他们几个,小川算是出类拔萃的。”

        箫誉从苏落的那边和张家人谈关系。

        走的还是春溪镇的情分。

        这让张家人一家心里都暖暖的。

        箫誉朝张小川他哥看过去,“我们聊几句?”

        张小川他哥是白鹿书院的学子,品学兼优,关键是身为学子,丝毫不觉得帮着家里务工丢人现眼。

        现如今,多少读书人瞧不起做苦力的,瞧不起种田耕地的,瞧不起做小生意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张大川不是。

        他跟着张老爹一起去码头做工,跟着张老爹一起做各种苦力为家里赚钱,但也没有耽误他的成绩。

        当时张小川跟着苏子慕来碣石县,张老爹和他娘原本是不同意的,还是张大川给做的思想工作。

        在春溪镇短暂的接触里,箫誉对他是很欣赏的。

        “你读书是为了什么?”两人前后脚的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瞧着院子里那棵喜人的柿子树,箫誉偏头问张大川。

        今儿天气好,没风,大太阳照在身上让人暖暖的。

        张大川也不拘禁,笑道:“为了做官。”

        箫誉挑眉,笑问:“心怀天下啊?”

        张大川扯嘴,“心怀自己家,我做了官,我的孩子就是官二代,我的弟弟就官弟弟,人生就不一样了,起点也不一样了,我没有心怀天下的本事,不过是想要凭着自己的努力改变一下家里人的处境,让家里人过得好点。”

        张大川如果和箫誉口若悬河什么苍生抱负,今儿这聊天也就到此为止。

        但他说的实实在在,正是箫誉想听的。

        “可现在你们来了碣石县,现如今,我和朝廷闹得僵,碣石县的学子可能没办法参加开春的京都科考,后悔过来吗?”

        张大川看着箫誉,默了一瞬,忽然笑道:“王爷这是考验我呢?”

        “就当是吧。”

        张大川看了一眼那柿子树,“柿子树硕果累累,柿柿如意,王爷当时离京虽然狼狈,但是如今也算是事事如意,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碣石县不能参加京都的科考,那想必是碣石县以北的整个北地都不能参加。

        既是不能参加京都的科考,想必王爷爱才,办一场北地的科考也不是不行,王爷麾下能人异士多,这该不是问题。

        再者,这朝廷如今不生不死,只若饕餮,若说对他怨念大,那必定是老百姓,这天下读书人,可不光是富家子弟,也有寒门学子呢。”

        这话说的箫誉满意。

        他笑着拍拍张大川的肩膀,“是个能言善辩的,你读书既是为了做官,那如今,本王给你个官做,做的做不的?”

        “碣石县县令?”张大川反问。

        箫誉失笑,“你倒也不必如此聪慧。”

        张大川:......

        默了一瞬,忽然后退一步,微微弯腰,双手捂嘴,睁大双眼,倒吸一口冷气,“啊?王爷要给我做官?天哪,我可太开心了,哪里的官,什么官,我必定鞠躬尽瘁。”

        箫誉:......

        “你还是聪慧点吧。”

        张大川恢复正常,“好的。”

        两人齐声笑起来。

        笑过,箫誉叹一口气,“是碣石县县令,但这个位置不好做,我也不瞒你,我手里没有合适的人,我脑子里第一个人选就是你,对我来说,是托付,对你来说,是机会,咱俩能不能合作成功,就看你了。”

        箫誉说的是合作。

        这个词让张大川心里是有触动的。

        之前聊天他心里一直还算是平静,因为在来之前他就分析过箫誉,也知道这个人正在做的这些事意味着什么。

        他要夺位。

        但张大川心理是支持的。

        因为箫誉在夺位之前就开始改革药物,改革药堂,改革酒水价格,调整物价。

        这样的人若是夺位成功,且不说能给百姓带来什么样实质性的好处,但必定是比现在的皇帝好的。

        所以箫誉找他聊天,他心里一直还算平稳。

        但是箫誉一句合作,打破了这个平稳,让他忽然心潮澎湃起来。

        他切实的有了一种感觉:参与感。

        箫誉在张大川肩头重重拍了一下,“县令交给你做,要如何做你自己决定,我给你留两个帮手,都是读过书的,功夫也高,一来帮你分担一些政务,二来保护你,三来,我明人不说暗话,监督你。”

        张大川还心潮澎湃着,重重点头,“好。”

        箫誉道:“这几天,你自己去了解这个县城,去了解当地风情,我在碣石县再住五天就要动身去祁北这五天,有什么不懂你就问,什么都能问,不要觉得不好意思,问我,问王妃,问长公主,都可,找不到我们就问平安,想用什么人就随便用,尽快熟悉起来。”

        张大川再次重重点头,这种参与感和被信任感让热血沸腾。

        他不觉得自己是碣石县的县令,只觉得自己是箫誉的谋士。

        之前读书的时候,读到某位英明皇帝身边有什么样什么样的谋士,他向来嗤之以鼻,觉得不过是各自为利罢了。

        但这一刻,他却有一种知己的感觉。

        不知道是因为箫誉和他一样同样年轻,还是因为箫誉和他做过短暂的“邻居”甚至救过他爹的命,还是因为张小川跟着箫誉做事的时间长了,亦或者......他其实心底早就有崇拜,只不过之前一直被压制,今儿喷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