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15章 入局

第415章 入局

        等京都传来消息,说皇上在世家的裹挟之下不得不立了四皇子为太子的时候,宁国公一家已经在碣石县安顿好了。

        这期间,皇上曾派人拦截过宁国公。

        当然是失败而归。

        宁国公一家安顿好的头一天,长公主带着箫誉和苏落过去吃了一顿饭。

        不管曾经如何,从这一刻起,利益当头,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了。

        第二天,箫誉,宁国公,箫二誉,三人一桌,签订了大燕国与箫誉和宁国公的酒水订单。

        “箫大人,不知粮食的事,您这边考虑的如何了?”订单签完,一块大石头落地,宁国公从容的朝箫二誉问。

        这次箫誉总不会再从中作梗了。

        这粮食的订单,宁国公觉得自己势在必得。

        可箫二誉却一脸为难的摇头,“我也想和国公爷合作,我觉得国公爷的的确确是个合作的好伙伴,可贵朝皇帝给我们陛下皇后送去密信,说是想要派使臣去我们那边出使,我们娘娘就给我送了消息,让粮食的事且先暂缓。”

        箫二誉点到为止,多的没说。

        这多的没说,就足够给了人空间让人去想。

        傻子一般只会琢磨表面。

        聪明人一般看完表面也就看透了内里。

        不傻但也不够绝对聪明的人,看到了“自以为是”的绝密,会分析出与众不同的真相来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宁国公皱眉,脸上带着不悦,朝箫誉道:“陛下这是要如何,堂堂一国之君,也不怕贻笑大方。”

        箫誉打了个哈哈,给箫二誉递了个眼色,然后朝宁国公道:“咱们做咱们的生意,守好咱们的地盘就是,国公爷还怕什么,漕运还在咱们手里呢!”

        刚说完,平安急匆匆进来,“王爷,王妃身子不太好,想见您。”

        箫誉笑了一下,起身,朝宁国公道:“也不知道你们的夫人是如何,想来没有那么爱你们,从来不见你们出来被夫人寻回去过,我王妃粘我的紧,一时半刻不见就要找,哎,算了,不提了,你们这些没有那么恩爱的人也听不懂。

        国公爷自便,本王先走了。”

        临走,箫誉还惋惜的看了宁国公一眼,满目赫赫:真可怜。

        宁国公:......

        我可怜,还是你有病啊!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宁国公朝箫二誉道:“箫大人,就算是我们陛下派了使臣去贵朝,按理说也不该影响咱们这个粮食生意吧,箫大人可能不知道,我们这边情况比较特殊......”

        箫二誉笑了一下,打断了宁国公的话,靠在椅背上姿态悠闲的道:“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我知道,贵朝世家比皇权的权利更大,这个也不陌生,在我们陛下登基之前,大燕国也是世家比皇权更有话语权,不过我们娘娘本事大,那些不听话的世家,都被连根拔除了,连个子孙后代都没给他留。”

        宁国公:......

        这天聊得,他怎么觉得胯下有些凉嗖嗖的。

        箫二誉抬眼看向宁国公,“国公爷别多心,我只是说我们那边,你们这边情况比我们特殊多了。”

        宁国公干笑两声。

        箫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不知道谁更特殊呢。

        这事儿放在半年前,他绝对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会是现在这个境地。

        而京都另外那些世家,还不如他境地好呢。

        这谁敢想。

        箫二誉觑着宁国公的神色,叹了口气,忽然朝宁国公那边靠了靠,“既是咱们已经达成合作,有件事儿我也不瞒着国公爷,不过我也不确定我得了的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国公爷权当听个乐呵。”

        他如是说,宁国公忙道:“箫大人请讲。”

        箫二誉就压了声音,道:“我听人说,你们那位四殿下,不是皇上的种,是镇宁侯的。”

        宁国公听了个大睁眼。

        惊愕的看向箫二誉。

        箫二誉身子朝后退了一点,笑道:“不知真假,国公爷听个乐呵吧。”

        宁国公怔了一瞬,“可四殿下才被立了太子,若不是陛下的,那将来......”

        箫二誉就道:“将来,那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就算是他舅舅是顾大将军,他这个皇位想坐稳也算是谋朝篡位。”

        宁国公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箫誉可是长公主亲生的。

        如果到时候,假设,四皇子登基了,但是被揭穿了身份,而那个时候皇上的皇子又没有一个能当大任......箫誉是不是能打着替皇上讨回公道的名义,名正言顺的将四皇子赶下皇位。

        箫誉再不济,那是长公主亲生的,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可比四皇子这个镇宁侯的种正儿八经多了。

        宁国公忽然心跳加快。

        箫二誉恰到时机的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娘娘要和南淮王合作,连你们陛下割地都拒绝了,因为这江山,迟早是南淮王的,而且还是名正言顺那种。”

        宁国公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大智慧的!

        那么多世家,只有他上了箫誉的船!

        其他那些人......将来箫誉登基,那些人必定死路一条。

        宁国公深吸一口气,看向箫二誉,箫二誉朝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我也是道听途说,国公爷别说出去才好。”

        宁国公心道,我疯了么要把这个说出去。

        等箫二誉一走,宁国公赶紧招了自己的心腹来商量以后的安排,只是心腹们还没且到,他亲随就送来一个消息。

        “国公爷,就在刚才,三殿下和他母妃悄悄来碣石县了。”

        宁国公眼皮一跳,“当真?”

        亲随忙道:“卑职瞧的真真切切的,就是三殿下,是南淮王亲自迎了县衙去的。”

        宁国公这才反应过来,什么王妃粘他粘的紧,那狗东西是去迎接三皇子了。

        没想到,皇上的几个儿子里,竟然出了个叛徒,三皇子竟然是箫誉的人!

        现在箫誉将三皇子弄到碣石县,意图再明显不过,那就是为将来四皇子登基,然后再揭穿四皇子身份,将四皇子撸下马做准备呢!

        好阴险!

        幸好他反应快提前来了。

        宁国公抹了一把头上冷汗,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碣石县守好,将来他就是从龙之功。

        要么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呢。

        在箫一誉和箫二誉的联手演戏之下,宁国公彻底上钩。

        有宁国公这个老狐狸在碣石县,郭占河那头狼就不敢妄动。

        有三皇子这个虚幌子在碣石县,宁国公这个老狐狸就不敢妄动。

        而郭占河记恨皇上派了颂月班班主来害他的事,深信不疑他的粮草兵马都是颂月班班主祸害的,对三皇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偏偏宁国公的闺女嫁给了郭占河的儿子,有这个姻亲关系在,三皇子必定更加慎重。

        三个人构成掎角之势,彼此压制对方。

        碣石县算是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