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09章 上套

第409章 上套

        成功套路宁国公,箫誉压着心头难得泛上来的一些喜悦,道:“不急,这事儿不是小事儿,国公爷还是回去再仔细想想,再和家里家小商量一下,我这边也需要和顾瑶沟通。”

        自从苏落中毒昏迷不醒,哪怕后来解毒了,只是昏睡,箫誉这心也一直是沉着的。

        这是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好消息,让他沉着的心略略的起来一点。

        是不是以后......都能顺遂些了?

        箫誉奢侈的在心里冒出一些期望,但是很快又将这冒头的期望摁回去,不会有期望,到时候厄运来了,也就没有那么那么痛苦了。

        宁国公不知道箫誉心头的想法,只见箫誉脸色微沉,只当是箫誉不好和顾瑶那边交待,越发觉得顾瑶背后一定是顾大将军,这他还有什么可琢磨的,他恨不得立刻全家就逃离京都。

        抬手一挥,宁国公道:“不必商量,这件事我说了算,王爷若是方便,我们现在签订契约也可。”

        箫誉收了心思,笑道:“国公爷太急了,签订之前,我要先和顾瑶解约。”

        “何必解约,我愿意和顾瑶一起为王爷分忧。”宁国公唯恐有变故,“王爷酒水订单那么大,我只签一部分就够了!”

        宁国公的着急倒是让箫誉意外。

        看了宁国公一眼,没明白这位向来稳重的国公爷是琢磨了什么怎么就急成这样,不过宁国公急对他来说是好事。

        “那这样,国公爷且先等一日,就一日,我这里保证,这契约必定是和国公爷签,但顾瑶那边我需要先解释一下,这也是为商之道,国公爷想必能体谅。”

        箫誉越是拖拉,宁国公越是觉得这其中有猫腻,但是箫誉又不肯立刻签,他就只能先告辞。

        从县衙一出来,宁国公立刻吩咐自己的亲随,“去,挑这边最好的宅子,要离得近的那种,给我买五个,然后打通了立刻开始修葺,然后派人去京都,告诉夫人,即刻启程,举家搬迁至碣石县。”

        宁国公明令一发,跟着他来的亲随都惊呆了。

        这是让下药了?

        还是喝多了?

        几个菜啊就喝成这样!

        “国公爷,举家搬迁碣石县?这碣石县东临沧海,四季潮湿,有什么......”

        不等亲随说完,宁国公抬手给他脑袋一巴掌,“你懂什么,赶紧去传话!”

        挨了一巴掌,亲随闭嘴了,赶紧去置办。

        这边他们置办的消息立刻就传开,那几位住在客栈的其他世家的掌柜的聚头一起纳闷。

        “宁国公亲自来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之前和南淮王签订订单的人是宁国公?”

        “有可能,他都准备在这里置办宅子了!”

        “这个老狗x,之前死儿子我们还同情他,呸!我看他就是故意死儿子,好让大家对他放松警惕,然后他在暗度陈仓,要不是什么都准备好了,他置办什么宅子,我可是听说了,他要把一家老小都接来!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宁国公府以后就定居碣石县了!

        他这是铁了心要上南淮王的船。

        南淮王当然选他了。”

        “靠!那现在怎么办?宁国公要是真的搬到碣石县,以后宁国公和南淮王联手,只怕大家日子都不会好过,南淮王手里还攥着漕运呢,没有宁国公府加持,他这漕运咱们还有撬墙角的机会,可宁国公府一加入,这漕运就稳稳的是他们的,咱们走货只能从人家手里过。”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们没发现么!现在辽北军不动南淮王,而且兵马吃的都是南淮王给的粮。

        如果宁国公再搬到碣石县,那以碣石县为咽喉,南淮王尽可进攻京都,退可安守祁北,南淮王放了宁国公在碣石县,那就等于给他退守祁北安放了一层保护罩。”

        这位管事刚刚分析完,大家大惊失色看向他,“南淮王要去祁北?”

        那位管事同样大惊失色看着大家,“你们不知道?”

        其他管家:......

        那位管事:......“祁北是南淮王他爹当年的驻扎地,这些年他和祁北一直有来往,你们猜辽北军为什么不敢动南淮王?

        如果最初辽北军就进攻,何至于现在落了个吃喝南淮王的下场。

        一旦南淮王顺利入驻祁北,那整个北疆就都是他的了,他再和南国形成贸易往来,南边的地很快也会被他侵吞,咱们就没有活路了!

        而且,宁国公住在碣石县,那就等于南淮王给自己找了一条看门狗,专门看住辽北军这个不听话的东西。”

        一语点醒梦中人。

        几个管家顿时一脸慌乱。

        “那现在怎么办?”

        大家一脸依仗的看向那位一针见血的管家。

        那位一怔见血的管家则道:“能怎么办,我们来这一趟的目的是签单,现在签不了,赶紧回去啊,把这边的消息赶紧送回去!”

        呼啦~

        众人鸟散。

        火速离开碣石县。

        县衙。

        箫誉送走宁国公就收到亲随送来消息,苏落醒了!

        他恨不得直接飞到内院去。

        大一步小一步,要不少多多少少还有点王爷的包袱在身上,他就差直接原地跑起来了。

        外袍裹着寒风,里衣裹着汗珠子,箫誉总算是进了屋。

        烤了烤身上的寒气,一把掀了帘子进去。

        苏落正抱着一只小碗一口一口喝牛乳,箫誉一进来,她嘴唇上挂着一圈白,朝箫誉咧嘴笑,“我醒了。”

        箫誉大步走过去,捧起她脸在脑门上亲了一下。

        苏落两眼盯着手里的碗,唯恐洒了,被手挤得撅起来的嘴含糊不清的喊,“我的牛乳,我的牛乳,我的牛乳......”

        箫誉一个亲脑门,足足亲了一盏茶。

        呵!

        等他亲完,牛乳都凉透了。

        苏落幽怨的看着他,“母亲专门让人端给我补身子的。”

        箫誉捏着她小脸又在嘴唇上亲了一下,把那碗凉透了的牛乳端走,“不急这一时,但你夫君的心再不补一补,就让你刺穿了。”

        箫誉下巴搁在苏落肩窝,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