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08章 我签

第408章 我签

        宁国公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

        箫誉站着,垂眼瞧着他的神情,能看得出,宁国公是真的愤怒,不过倒也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热爱这个江山,而是乾州以北的地,是他的地。

        皇上一旦割地,割的就是他的命。

        “国公爷,我这里还有事,就不多留了。”似笑非笑,箫誉抬脚朝外走。

        如果宁国公心细,理智在线,他就能察觉一个小小的破绽,以往箫誉送客,都是说:平安呐~

        这次箫誉没喊。

        但宁国公此时被皇上割地这个消息惊得都快灵魂出窍了,哪还顾上这个,眼见箫誉要走,忙道:“王爷留步。”

        如果大燕国的萧大人没有提粮食的生意,他也不会心存妄想贪念,可现在提了,如果得不到这个订单,他心里怎么接受得了!

        如果得不到粮食的订单,同时还得不到酒水的订单......

        最要命的是,他没得到酒水的订单,别的世家却得到了,这种眼看别人发财自己却挣不到钱的痛苦,尤其这个别人还是他认识的,天啊,比杀了他还难受。

        “王爷,酒水的事......不能再商议一下吗?王爷做生意不是为了图钱吧,王爷这次从京都离开,难道就不想再回去?就一直盘踞在这碣石县做个土皇帝?这不是王爷想要的吧。

        别人或许可以给王爷一次酒水生意的合作,但是我能给的更多。”

        箫誉往外走的步伐恰好在大门口停住。

        转身看宁国公,颇有兴趣,“国公爷说说看,你觉得本王缺什么?”

        “王爷缺地。”宁国公双眼透着笃定,看着箫誉,人靠在椅背上,彰显着自己的十拿九稳。

        箫誉忽然嗤笑,“地?本王有兵有马,什么地打不下来,国公爷还是守着自己的地等着被割吧。”

        宁国公原本笃定箫誉会感兴趣,没想到箫誉转身就要走,宁国公这次坐不住了,嗖的起身,“王爷!”

        箫誉回头。

        宁国公皱着眉,“王爷只要开条件,什么我这边都能满足,粮食用最好的粮食,酿酒的水也能用从山西运过来的水,人力物力,宁国公府都是最好的,至于价格,我不知道王爷和对方谈的价格是什么,但是从我这里......我可以免费。”

        箫誉这下笑了,扯了一下嘴角,“免费?”

        “只要这笔订单落在我手里就行,其中花销一概不用王爷负责,我明人不说暗话,我只想搭上大燕国的这条线,这次的酒水订单我保质保量并且全部免费,下次王爷优先我们宁国公府,如何?”

        箫誉想了一下,又慢慢悠悠走回自己的座位处。

        宁国公悬着的一口气稍稍放松。

        箫誉不解的看着宁国公,“何必呢?你完全可以和皇上一条心,然后对抗我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

        宁国公坦白道:“因为在此之前,不论是南国还是大燕国,从来没有和我们在酒水生意上有过贸易往来,换句话说,我国弱小,所有的贸易往来,基本都是人家往我们这边输入,我们购买,白花花的银子全都进了人家的腰包,而他们输入来的东西,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东西。

        这次酒水生意,是头一遭我们对他们正儿八经的输入。”

        宁国公在说这些的时候,眼底迸射着亮光。

        箫誉忽然觉得,抛开宁国公的人品不谈,这个人,是有些商业抱负的。

        有抱负好啊,野心总比咸鱼好拿捏。

        “我明白国公爷的意思了,你是想要趁着酒水的生意打通我们的输入线路,然后方便夹带私货吧!”

        宁国公府有不少商铺,生丝绸缎一类的更是产量十足,他约莫是动了这方面的心眼。

        箫誉倒是乐见其成。

        商贸互通才能维持一国稳定,闭关锁国只能等着挨打。

        箫誉在椅子上大马金刀的坐下,摸着下巴装模作样沉思了一会儿,其实就是盯着自己的鞋看了一会儿,然后一脸沉重的道:“我不是不和国公爷合作,主要是......我这次酿酒,因为单子接的有点大,需要合作的一方住在碣石县。”

        终于,箫誉抛出了自己的目的。

        宁国公立刻道:“这不是问题,我所有酒厂的大师傅都能过来,直接在碣石县住下,定居,都没有问题,这样,碣石县很快就能成为北方的大县城。”

        箫誉摇头,“如果订单给到国公爷手里,需要国公爷举家搬迁到碣石县。”

        宁国公脸上笑容一僵,错愕看向箫誉。

        箫誉点头,“举家搬迁,全部住过来,这样我才放心,否则我担心国公爷会绕过我最终直接和南国或者大燕国合作了,毕竟国公爷能力卓越,非我能及。

        所以我才会一直拒绝国公爷。”

        宁国公看着箫誉,“难道与你签订订单的那家,就同意了?能说是谁吗?”

        箫誉道:“镇宁侯府。”

        宁国公愕然,“谁?镇宁侯不是都......”

        “镇宁侯府世子夫人顾瑶还在,正好她在京都待得不痛快,我提出举家搬迁至碣石县,她立刻就同意了,至于酿酒,镇宁侯府虽然垮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家的铺子规整规整,也能整出一批设备人员,勉强够用。”

        箫誉这话,算是推心置腹了。

        宁国公万万没想到会是镇宁侯府。

        自从镇宁侯死了,他一直都当镇宁侯府不在了,哪怕皇上准备册封珍妃为皇后呢,哪怕珍妃的亲哥哥顾瑶的亲爹还掌控兵权呢,可掌握兵权又如何,世家还是最大的。

        “这件事,国公爷自己考虑吧,你要是愿意做出这个让步和牺牲,我用不着你免费给我酿酒,该怎么分怎么分,但是要是做不到这一点,你就是倒给我钱这订单也签不了。”

        箫誉将选择权技巧性的给到宁国公这边。

        宁国公想的却是,顾瑶接了箫誉这个订单,是她爹顾大将军的意思吗?

        顾大将军掌管的南境数完大军如果和箫誉联手......皇上不说胜算,起码三足鼎立已经形成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京都岂不是最危险的地方?

        宁国公一个冷战不由暗中庆幸自己这一趟来对了,不然他还不知道这些关窍呢。

        一拍桌子,宁国公笃定道:“我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