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06章 醒了

第406章 醒了

        “咦,这个字,好像我们家小姐母亲的字啊。”春杏小脑袋也不知尊卑的凑过去,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道。

        “你认识?”箫誉问。

        春杏立刻道:“我不认识,但是我们家小姐不是得了个匣子嘛,就是王爷给她从镇宁侯府找回来的那个紫檀木匣子,匣子里不是有小姐爹娘手写的方子之类的东西吗?小姐看过无数次,我也跟着在旁边看,这个字的样子我记得。”

        她绝对不会记错。

        就是小姐娘亲的字。

        恩情已尽。

        什么意思?

        什么恩?

        养育之恩吗?

        箫誉摩挲着字条上的字迹,字条上的字是苏落母亲的字,那就是说,这金镯子里的字条是她母亲放进去的而不是南国皇室放进去的。

        那金镯子是南国皇室的吗?

        是苏落的母亲后来自己做了机关?

        那金锁里的毒药和解药,也是她放进去的?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箫誉只觉得胸口憋着一团巨大的火焰,烧的他五脏六腑要裂开了。

        “哥,南国那边,得派个人去查查看看到底什么情况。”箫二誉立在箫誉一侧道。

        “已经派人去查了,只是还没有反馈回来结果。”箫誉闷声叹了口气,吩咐平安,“把这些收好。”

        院子里被丢出去的那颗毒珠,平安已经捡了,连带这些包被金锁金镯子一起归了一只匣子里。

        “好了好了!”

        里屋忽然传来徐行如释重负一句话。

        跟着长公主的声音就传出来,“誉儿!”

        这是叫箫一誉呢。

        箫二誉推了箫一誉一把,箫一誉抬脚进去。

        徐行和赵太医已经从床榻上下来,玉珠换了新的褥子在苏落身下,给她盖了新的被子,被污血浸透的被褥被撤了出去。

        苏落脸色依旧阚白,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徐行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身体里的毒素都被逼退干净了,昏睡是因为身体太虚弱,估计这一觉会睡得有点久,没事,王爷殿下不必太担心,可以喂点鸡汤之类的,一日三次,一次喂上一小碗就行。”

        留了箫誉在屋里陪着苏落,长公主松了口气朝几位大夫真诚的道:“辛苦了。”

        几位大夫行礼,“殿下客气了。”

        长公主笑,“是不该客气,都是一家人了,我也不虚讲究,玉珠准备了饭菜,几位吃过好生休息吧。”

        苏落这里还离不的人,四个大夫商量一下,吃过饭徐行过来守着。

        等人一走,长公主回头,见箫誉握着苏落的手坐在床榻边,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落瘦削的小脸、

        明明这段时日都养的骨肉匀停了,这么一折腾,瞧着格外憔悴。

        长公主叹了口气,没说话,转身出去了。

        屋里。

        箫誉脱了鞋,侧躺在苏落一边,偏头在人额头亲了一下,“你要吓死我了,子慕说,你若是没了,我会疯了,听见了吗?要努力的活着,要不然我真的会疯了。”

        上一世,他就疯了吧。

        人黑暗久了就不能看到光。

        见过光的人,如何再去适应那惨绝人寰的黑暗呢?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敲你家的门,说我是白鹿书院的书生......其实那不是第一次见面啦,第一次是在金水河畔,那时候你还是陈珩的未婚妻呢,就一眼我就看上你了,平安说我是一见钟情,其实我知道,我是见色起意。

        所以,你要赶紧好起来,多吃点,长点肉,要不然就没有姿色了。”

        说完,箫誉沉默了一会儿,叹息一声。

        “算了,不吓你了,没有姿色我也喜欢你,初见是见色起意,相守是不离不弃,所以,你也不能离弃我,知不知道。

        对了,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

        箫誉拥着苏落,絮絮叨叨的说话。

        他这辈子都从来没觉得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能说。

        竟然有这么多话。

        全都是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可他一件一件的都想和苏落说,妮妮喃喃,就好像这个人鲜活的在。

        苏落整整昏睡了三天,第四天傍晚,终于睁眼。

        “姐!”

        苏子慕正趴在苏落床榻前,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姐,眼见苏落睫毛颤了几下,眼睛缓缓睁开,苏子慕一个激动,蹭的蹿上前,一颗小脑袋直接杵了苏落眼跟前。

        “姐!”

        一张嘴,口水差点掉出来。

        苏落:......

        “你这是打算吃了我?”苏落许久不说话,声音带着一股子哑。

        苏子慕激动地转头扑到小竹子跟前,一把抱住小竹子,“我姐醒了,她还说话呢,听见没!”

        苏落:......

        我醒了你难道不应该哭着抱住我?

        你去抱住小竹子几个意思?

        小竹子揉了苏子慕脑袋一把,朝苏落道:“王爷这几天一直在这边守着,今儿宁国公府来人了,王爷要去处理事情。”

        这是安抚苏落。

        苏落失笑,小竹子人不大,这心眼是真够仔细的。

        苏子慕又蹦回来,“你想吃什么不?这几天厨房天天喂着鸽子汤,粳米粥,蒸蛋,就想着你随时醒来想吃就能吃。”

        正说话,外面传来动静。

        长公主进来了。

        “醒了?”一进屋,长公主眼见苏子慕凑在苏落床榻前,苏落还睁着眼,长公主喜得赶紧烤了烤身上的寒气就过来,“几时醒的?别,别动,你躺好了,养好身体就是对我最大的孝顺了。”

        苏落要起身的动作也就没再勉强,又躺回去。

        “刚刚醒的,让母亲担心了。”

        “是担心,我担心,一誉担心,二誉担心,你弟弟跟着一誉整整熬了三四天,大的小的都不睡,你快好起来吧,不然这一大一小身体得垮。”

        长公主就是故意说的。

        说出来让苏落心疼箫一誉,心疼苏子慕,人有了心疼才会更加珍惜自己的身体,因为你不珍惜,有的是人替你难受。

        尽管这次中毒怪不着苏落。

        可长公主忍不住。

        捏捏苏落小脸蛋,“看看,好容易养起的肉又没了。”

        苏落看向苏子慕。

        小家伙平时肉嘟嘟的脸现在不过几天功夫,瘦的都凹进去了。

        箫誉还不知道多憔悴呢。

        “我想吃鸽子汤。”苏落朝长公主道。

        她刚睁眼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食欲。

        可现在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忽然觉得好饿,她要好好吃饭多多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