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05章 毒珠

第405章 毒珠

        墨铎的大夫忽然吸了吸鼻子,问旁边箫二誉从大燕国带来的大夫,“你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箫二誉的大夫一愣,吸了吸鼻子,又吸了吸鼻子,仔细的闻了闻,转头看向箫誉那边,“王爷手里拿着什么?”

        先前他和墨铎随行的大夫一直盯着苏落那边看,没留神长公主和箫誉的动作。

        现在两人都看到箫誉手里,垫着一方帕子拿着一颗珠子。

        箫誉怔了一下,将那珠子递给箫二誉带来的大夫,“这个?”

        那大夫一眼看到那个珠子,顿时脸色大变,劈手一把夺过,冲到门口就扔了出去。

        “快,开窗通风,快!”

        原本苏子慕哭嚎的动静让所有人哀恸又愣怔,让所有人都像是傻了一样杵在那里,动都不动。

        大夫忽然一声大喊,大家就像是回魂一般活过来,赶紧开窗的开窗,开门的开门。

        不过苏落盘坐在床榻上的身体还只穿着里衣,门窗不敢开太久,约莫半盏茶,屋里的气息散尽了,墨铎的随行大夫又招呼大家将门窗关好。

        这才朝箫誉解释,“王爷刚刚拿着的那颗珠子,不是真正的夜明珠,是蜡制的,那珠子又叫蜜蜡光珠,外表是夜明珠质地,内里通过某种特殊手段融入蜜蜡,有存着心思害人的,就会在那蜜蜡中加些毒药,这珠子若是被人贴身用着,那毒药就会丝丝缕缕慢慢的浸透出来,让使用者缓慢中毒。

        咱们正常人一般感受不到那种毒素的侵扰,等到发现,已经是中毒晚期。

        可王妃身子孱弱。”

        苏子慕从地上蹦起来,红着眼,脸上的泪还没有抹干净,嘶哑着嗓子吼,“那珠子从哪来的!”

        不及箫誉开口,杵在堂屋门口的玉珠道:“我在桌子底下看到的,王爷捡起来的。”

        这个苏子慕记得,刚刚玉珠是喊了一句桌子底下有东西,王爷也捡了起来......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王爷捡的珠子就是这颗。

        “上面是不是写着碧花落前庭,重云韫日月?”

        箫誉看着苏子慕,脸上已经让莫大的哀恸牵扯,堆积不起震惊,只哑着嗓子问,“你怎么知道?”

        苏子慕动了动嘴角,朝后踉跄半步。

        他怎么知道。

        因为他上辈子就是这么死的。

        小竹子为了救他死了,他心里难受的像针扎一样,去庙里上香保佑小竹子投胎转世能转个好人家,庙里的方丈给了他一颗许愿珠,说是开过光,保佑平安顺遂。

        他原本想要将珠子送给箫誉的。

        那时候箫誉已经半疯半醒了,他想让箫誉振作起来。

        可珠子上刻着一行字,那字里有个落字,他怕箫誉受刺激,就没有送出去。

        只是把珠子自己贴身带了,日日祈祷活着的人平安,死了的人投个好胎。

        带了不到半年,有一天他忽然高烧昏厥,再醒来就被大夫告知,中毒了,且解不了。

        他只在床榻上呆了三天,那三天眼睁睁看着箫誉是如何一寸一寸形销骨立的。

        身边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这对箫誉来说,是多么致命的打击。

        毒就是从那珠子里来的。

        箫誉带着珠子寻到那家寺院......

        大和尚早跑了。

        后来箫誉过得如何他就不知道了。

        苏子慕闭了闭眼。

        他以为这一世,他凭借着记忆,从最一开始就改变了大家的轨迹,能躲过一切。

        可冥冥中像是暗地里有一只手在操控他们,那些厄运还是没有退散。

        苏子慕没回答,箫誉也就没有再问。

        倒是春杏,含着着泪弱弱开口,“我家小姐,现在在哪里?”

        毒珠的突然出现太过震撼,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再加上现场除了苏子慕能看到苏落飘起来的那抹魂魄外别人都看不到,春杏问完,所有人都看向苏子慕。

        苏子慕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她姐姐。

        “姐?姐!姐......”苏子慕叫了三声,无人应答。

        是消散了?还是回魂了?还是......

        苏子慕心头像是裹了碎冰渣子,战战兢兢看向坐在床榻上的苏落,一步一步挪过去,伸手摸了一下苏落的胳膊。

        徐行看着他,“你姐还热着,有气,虽然不多,但喘着呢。”

        刚刚他和赵太医要被吓死了,以为在给死人做针灸。

        倒是不是因为死人害怕,而是因为这个死人是苏落。

        大家都是一起从京都逃出来的,这么多天的相处,早就像是一家人了,尤其徐行是苏落父亲的师弟,感情更是非同一般。

        好在现在还能感觉到苏落微弱的气息和脉搏。

        徐行的话让大家大松一口气。

        箫誉收了发颤的五指,攥拢捏拳,“刚刚......是因为那毒珠的刺激才让王妃魂不附体。”

        墨铎的随行大夫点头,“是。”

        尽管他没看到苏落的魂魄,也没听徐行说王妃没了脉搏,但他相信苏子慕说看到了就是看到了。

        箫誉转头看向桌上的几样东西。

        紫红色的包被,碎掉的金锁,两只手镯。

        这三样都是他从那罐子里取出来的,至于那毒珠,他确定毒珠不是先前就在屋里的,而是突然出现的。

        这个突然出现,只能说是刚刚长公主砸金锁那一下砸的。

        金锁落地,大家都看到了金锁里的药丸,这颗小巧的夜明珠,应该也是同时从金锁里蹦出来的,只是那时候没有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对方到底什么意思?

        救命的药丸和夺命的毒珠放在一起?

        箫誉伸手去拿那金镯子。

        包布有问题,金锁有问题,这金镯子就没问题?

        拿起金镯子,箫誉只默了一瞬,转而手上用力一捏。

        咔嚓。

        原本应该坚固而拥有韧性的金镯子,被箫誉一下捏成三段,恰好是镯子上三处刻着花纹的地方,断的整整齐齐。

        箫二誉凑在旁边,“哥,里面有东西。”

        再也不敢在这屋里将东西随便取出。

        万一又取出一个什么毒物......

        箫誉吸了口气,拿着金镯子朝外走。

        堂屋,他将金镯子里的东西取出来。

        是一小截纸条。

        四个字。

        恩情已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