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04章 回去

第404章 回去

        玉珠的声音忽然从窗外传进来,箫誉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一瞬,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玉珠到底说的是什么,但是眼睛快于脑子,已经朝玉珠说的桌子底下看过去。

        是个亮晶晶的圆球。

        箫誉走过去弯腰将那圆球捡起来。

        碍于之前包被被涂了毒液的教训,他垫了一方帕子。

        长公主也看过来,“是什么?”

        箫誉将那圆球送到长公主眼前,“夜明珠,桌子底下光线暗,玉珠瞧见了。”

        夜明珠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是一朵层层叠叠含苞待放的牡丹,牡丹旁边,刻着一行字:碧花落前庭,重云韫日月。

        长公主抿了一下唇,“南国那位嫡公主,闺名赵韫姝。”

        一个落,一个韫。

        一个苏落,一个赵韫姝。

        不出意外,苏落应该叫赵落什么吧。

        那南国皇室专用的包被,这刻着字的夜明珠,无一不显示着苏落的身份——南国丢了的那位公主。

        这也就解释得通五年前皇上为什么要处心积虑联手镇宁侯得到苏落了。

        只是,南国的公主,为什么会落到乾州?

        长公主和箫誉相视一眼,谁也没有问什么,眼前就不是提这件事的时候。

        苏落蜡黄着一张小脸,耷拉着脑袋坐在床榻上,胸前背后全是银针,里衣被汗水和血水打湿,贴在身上,散落的头发丝丝缕缕的黏在脸上,看上去那么可怜那么无助,宛若一叶浮萍,寻不到停靠的地方。

        ......

        苏落飘在半空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两个大夫围着前后扎针。

        徐行和赵太医满头都是汗,一根一根的银针戳进她的穴位里,顺着银针,有黑色的血冒出。

        真奇怪,她怎么能看到她自己呢?

        真奇怪,怎么会有两个她,一个她坐在床榻上被针扎,另外一个她飘起来了。

        看了一会儿坐在床榻上的自己,苏落转头,一眼看到箫誉和长公主焦灼的立在当地。

        苏落猛地想起来,哦,她好像是中毒了。

        所以现在......

        苏落猛地回头看坐在床榻上的那个自己,再低头看看飘起来的自己,后知后觉惊愕的反应过来。

        她死了。

        飘出来的,是她的鬼魂吧。

        她已经成了鬼了。

        鼻子发酸,苏落一下就哭出来。

        箫誉多难过啊,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吧,他还等着自己睁眼,等着自己和他说话......苏落飘向箫誉,伸手摸他的脸。

        可她的手落到他的脸上便穿了过去。

        “王爷。”苏落叫箫誉。

        箫誉当然是听不到的。

        “别等了,是我福气不好,别难过好不好,你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现在弟弟也回来了,爹也回来了......你能撑得住是不是?”

        苏落想要抱抱箫誉。

        可飘着的她只是一缕魂,根本抱不住箫誉。

        “姐!”

        苏子慕忽然一声大叫。

        苏落转头,在窗户上看到一只圆圆的眼睛。

        苏子慕在窗户上戳了个小窟窿朝里瞧,一眼看到了飘在箫誉身边的苏落,吓得差点跌坐在地,“姐,回去,快回去,回到身体里去,姐!”

        苏子慕忽然放声哭喊,捏着拳头砸窗。

        箫誉和长公主猛地一惊。

        “你说什么?”箫誉愕愕转头,看向苏子慕。

        苏子慕朝外扒开窗户,翻身跳进来,指了苏落飘着的位置,“姐!”

        箫誉顺着苏子慕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虽然匪夷所思,可苏子慕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匪夷所思的。

        尽管什么都没有看到,箫誉伸手,手指颤的停不下来,“落落?”

        苏落原本看着苏子慕,想要问他你怎么能看得到我,可箫誉一喊她,她又看向箫誉,“王爷,我不能陪你了!”

        “不,你能,你能!快回去!”苏子慕哭的眼泪鼻涕一把,撕心裂肺的让人听着头皮发麻,全身发麻,汗毛都一根一根立着,他人却站不住,小竹子也翻身进来,反手将窗户关好,扶住两腿发软站不稳的苏子慕。

        “回去,姐,求你了,回去。”苏子慕哀求。

        苏落看着苏子慕,伸手揉一把他的头发,可手却穿过了他的脑袋。

        “姐姐回不去了。”

        “回得去,回得去,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回不去,快回去!”

        苏落本能的觉得自己回不去了,可苏子慕说得对,没试过怎么知道回不去呢?

        她转身飘向自己坐在床榻上的身体。

        可飘着的她就算是重叠到床榻上的那个她,也是两个独立分开的。

        苏落怔怔的在自己的身体上停留了一会儿,“你看,姐姐回不去了,子慕别哭,人都有生死的。”

        “不!姐姐,不要,不要!你再试试!”

        徐行和赵太医原本给苏落施针,可苏子慕忽然对着空气又哭又喊的样子让他们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苏子慕哭嚎,“别停,你们别停!”

        长公主也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是苏落可能不行了,魂魄离体,苏子慕作为弟弟看到了。

        长公主提着一口气,稳着镇定,吩咐两位大夫,“别停,需要给落落含参片吗?”

        墨铎随行的大夫站在旁边立刻道:“不能,这个毒不能用参。”

        徐行和赵太医闭了闭眼,深吸两口气,稳住手,继续扎针。

        苏落在自己的身体上待了好一会儿,可她无法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其实她觉得她吐了血之后好多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灵魂出窍了。

        事实如此,她虽然不甘心,舍不得,可也只能接受。

        “子慕......”

        “不要!”苏子慕直接瘫坐在地上,哭嚎,“不要,姐姐,不要,你不能死,你死了,王爷怎么办?他会疯了的,他真的会疯了的!他疯了,你让长公主殿下和我师父怎么办!姐姐,再试试,求你了。再试试。”

        上一世,苏子慕是亲身经历了箫誉的疯的。

        他以为这辈子一切都变了。

        他姐温泉那次都活过来了。

        他们也没有再去温泉那里......可上一世小竹子的死法,为什么这一世延续到了他姐姐身上。

        为什么他姐姐毒血都吐出来了却突然灵魂出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