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01章 中毒

第401章 中毒

        当时箫誉差点疯了。

        本来跟前的人就一个接一个的没了,小竹子又是以这样的方式直接在他眼前断气。

        抱着小竹子的尸体,箫誉哭的几近癫狂。

        后来跟在箫誉跟前的大夫验了那包被,上面被淬了毒,无色无味,剧毒,乾心草。(我编的,没有任何依据,也不要对标现实,我编的十分不科学。)

        箫誉因为抓了那包被,手指接触面上也带了毒,但是中毒尚浅,又及时解毒,故而捡了一条命回来。

        如果当时小竹子没有立刻死掉,箫誉也不会发现那包被上有毒,等他感觉身体不适昏厥晕倒的时候,可能就晚了。

        就像现在。

        苏落双目紧闭脸色素白的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酱红色的锦被,越发凸显着脸色发青。

        气息孱弱到几乎快没有了。

        抓过包被的手,手指从指尖开始泛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手臂蔓延。

        箫誉和长公主就站在苏落的一头一脚,两人急的......箫誉堂堂七尺男儿,从未像现在这样惊惧惶恐过。

        当年送箫二誉走,他也只是秉承着九死一生破釜沉舟。

        可现在这种恐惧满眼四肢百骸,他除了心口刀割一样的疼,做不出别的反应,只恨不能躺在那里的是自己。

        徐行跪在床榻前,这个姿势让他刚刚好方便给苏落银针放血。

        地上放着一只铜盆,十根手指全都插了银针,黑色的血顺着银针滴落到铜盆里,滴滴答答,声声砸在箫誉和长公主心口。

        十根手指插完,徐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子,转头朝身后的两位太医道:“后背催毒,需要用到烧山火,两位谁的技术更好?”

        赵太医立刻道:“我的。”

        徐行道:“那你准备吧,我从身前,你从后背。”

        说完,徐行看向箫誉,“要冒犯......”

        箫誉一摆手,“救人!”

        什么冒犯不冒犯。

        他不讲究这些。

        活着就行!

        清退了屋里的人,只留了箫誉和长公主在一侧帮忙,徐行和赵太医将苏落从床榻上扶着坐起来,长公主摁着苏落的肩膀让她不倒,十根手指还在滴血,屋里火盆足足烧了十个,整个屋里像是一个蒸笼。

        徐行在前,赵太医在后。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落针。

        烧山火,顾名思义,就是要在身体里烧起几把火。

        “誉儿。”

        萧济源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进来。

        “誉儿。”

        又喊了一遍,屋里箫誉才浑浑噩噩反应过来。

        转头看向房门,抬着沉重的腿过去,没开门,无力的靠在门板上,“怎么?”

        萧济源站在外面,道:“这件事有问题,我刚刚又问了一遍平安那边的具体情况,那个老太太......可能就是苏落她娘。”

        箫誉猛地眼皮一颤。

        萧济源道:“我现在带平安过去一趟,你在这边守好了,大夫的事你帮不上忙,做你能做的。”

        萧济源留下一句话,脚步声渐渐远离。

        箫誉靠在门板上,闭着眼,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缓的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大夫的事他帮不上忙!

        他确实帮不上忙。

        但凡帮得上......

        箫誉攥拳,狠狠的一拳砸在门框上,然后转身开门,出去。

        原本他爹今儿该出发去祁北的。

        这是耽误了。

        箫誉大步流星朝外走,在二门处拦下萧济源,“我去那边,你......该出发就出发。”

        萧济源皱眉看着箫誉。

        箫誉脸上哀切的表情明显还很浓,但是态度也很坚定,“那边的事也耽误不得,我们迟早要过去的。这边......你过去和我过去是一样的。”

        的确是一样的。

        人要是在,就抓回来。

        人要是不在......怕是也抓不到了,早就跑了。

        萧济源没再多分辨,点了一下头。

        平安牵马出来。箫誉和平安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城西民宅。

        箫誉和平安赶过去的时候,那汉子家里的人已经都回来了。

        家里出了那样的事,一家子都围在一起,蹲在那个坑的周围朝底下瞧。

        “怎么会这样啊?这真就是咱们认别人做了好几年奶奶都没发现?”

        “但是奶奶给我买糖吃。”

        “还给我买肉包子和新衣服。”

        “那也不是你亲奶奶!”

        “可她救了小丫的命。”

        “她是为了自己的好处。”

        大人们沉默不语,几个娃子叽叽喳喳。

        箫誉和平安一进去,惊动了对方,那边围着大坑的一群人齐刷刷回头,一眼看到他们,立刻惊惧不安的起身行礼。

        有两个起的太猛,眼前一黑,不防,咕咚掉了坑里,立刻发出几声哎呦喂的惨叫。

        箫誉扫了一圈几个人,“你们娘呢?”

        大儿子媳妇指了指正房,“说是心里不舒坦,在屋里躺着。”

        在屋里躺着?

        箫誉抬脚就朝正屋走。

        几个儿子面面相觑一下,也不知道这位王爷什么意思,赶紧跟上。

        一进屋。

        哪还有人!

        炕上被子里塞了一个长枕头将被子拱起,后窗户开着。

        箫誉的脸瞬间寒了下来。

        平安跟在一侧,怒骂一句,“艹!”

        几个儿子大惊失色,媳妇们也震愕连连。

        “天!娘怎么不在?”

        “阿奶是不是跳后窗户了?”

        “阿奶一把年纪怎么可能跳窗户!”

        “阿奶前几天就跳过,我亲眼看到的,阿奶不让我说。”

        “那你还说。”

        “我......我说漏嘴了。”

        几个小娃钻进来,七嘴八舌。

        箫誉的目光落向那个说漏嘴的小娃。

        小娃吓得一个哆嗦,立刻抱住她娘的大腿往她娘身上蹭。

        她娘赶紧一把搂住自己闺女,不安的看向箫誉,“王,王爷......”

        箫誉蹲下身,竭力让脸上的表情别吓着孩子,“你阿奶,什么时候跳的窗户呀?”

        他从身上摸出一包糖炒栗子,原本是买给苏子慕的,忘了给他了。

        箫誉将糖炒栗子塞到小姑娘软软的手里,

        小姑娘看看糖炒栗子,又看看眼前这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王爷,抱着她娘的腿,道:“就三四天前,半夜,大家都睡着了,我睡不着就起来坐在窗户边儿,就看见阿奶这屋亮着光,我穿了棉衣下地跑到阿奶这屋。

        我以为阿奶吃好吃呢,结果阿奶在翻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