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9章 是她

第399章 是她

        汉子惊慌失措的坐在这个地下的简陋的床榻上。

        他日日夜夜的在这个家里住着,竟然不知道他家的院子底下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他脑子都是木得,根本转不过来。

        箫誉也没有立刻问什么,先让他自我冷静一会儿,只和苏落在这地下陋室里四处查看,压着声音问,“如何?”

        苏落抿唇,小声告诉箫誉,“臭豆腐,酱豆腐,都是我娘以前在家做的,味道样子一模一样,但是我以前没有问过我娘她是从哪学的。”

        箫誉点了点头。

        “这里,有你熟悉的吗?”

        苏落摇头。

        他们进来之后,这屋里又点了好几根火烛,照的通亮,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假设这个人就是你娘,很奇怪,如果她想要掩藏自己的踪迹,为什么还要做酱豆腐臭豆腐,她不怕暴露吗?毕竟这种东西,莫说寻常百姓,我都没听说过。

        可如果她不在意,又为什么弄了这样一个地下密室。

        这院子原本的老太太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这些,靠猜测是猜测不到。

        平安已经派人去找这院子里原本的老太太了,一会儿把人带回来,再问问。

        苏落和箫誉说着小话,那边那汉子长长叹了口气,两只粗糙的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转头朝箫誉看过来。

        “我娘,是赵老爷他们搬走之后,突然会做酱豆腐和臭豆腐的。”

        他开口,苏落和箫誉都看向他。

        那汉子眼睛里带着迷茫和恐惧。

        “她刚刚做臭豆腐那阵子,说话什么的,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但是她说是想念赵老爷家的小姐们了,没留神带了几句赵老爷家的话什么的。

        自己的娘,谁会怀疑什么。

        自从我娘不在赵老爷家做事,开始走街串巷的卖东西,我家的日子反倒是更好过起来。

        我娘的小买卖似乎不错,每天回来的时候都能给孩子们带点吃的,有时候是饴糖,有时候是肉包子,还给我们几个的媳妇们零花钱,不多,每个月一人给几十个铜板。

        媳妇们都很高兴。

        逢年过节,我娘给家里买肉买菜,给大人孩子扯布让儿媳妇们给大家做新衣服。

        娘自己做小生意赚来的钱,必定也没多少,全都贴补了我们,大家都挺高兴的。”

        他深吸一口气,又搓了搓脸。

        以前是觉得高兴,从未多想什么。

        可现在家里院子里结结实实多出一个地下屋子,就由不得他不去想。

        “我娘以前挺爱吃水芹的,后来突然就不爱吃了,她早些年给人浆洗衣服,手指头一到冬天就疼的受不住,可这几年没再听她说。”

        他怔怔望着箫誉和苏落。

        “我娘她......是不是我娘?”

        他问出这句话。

        这是箫誉想要听到的答案,让他自己去怀疑。

        但是现在听到了,又觉得于心不忍。

        可能是自己从很早就没有爹,可能是二誉从小就没了爹还没了娘没了哥哥,也可能是因为苏落很小就没了爹娘......

        他叹了口气,在汉子肩膀拍了拍。

        “你过得很高兴就可以了,不管怎么样,她带给你们的,都是快乐,对不对?”

        汉子仰头看箫誉。

        眼里的神色复杂又哀切。

        他嘴笨,心也笨。

        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脑子里心里乱糟糟的一团。

        很快,外面传来脚步声。

        平安的声音传进来,“王爷,带回来了。”

        平安将老太太从地面送到坑里。

        她一进来,汉子立刻站起身,张了张嘴,那句娘却没喊出口。

        她娘脸上倒是什么震惊讶异错愕都没有。

        平安走到箫誉跟前,压着声音回禀,“在包子铺门口找到的,带回来的时候就很平静。”

        这是知道这边被发现了。

        箫誉抬眼看对面的婆子。

        “本王该如何称呼您呢?”

        是岳母?

        还是阿婆?

        那婆子先是看了一眼她儿子,跟着朝箫誉道:“民妇就是他娘。”

        这就是阿婆,不是岳母了。

        箫誉颔首。

        阿婆道:“那人给了我一百两银子。”

        汉子瞬间瞪圆了眼,“娘!”

        都破音了。

        阿婆道:“她找到我的时候,我家小孙女快病死了。”

        汉子顿了一下,他娘说的是他闺女,几年前确实得了一场重病,几乎都要断气了。

        吃了一个月的药毫无起色,只是吊着一口气。

        家里人都凑在一起,他娘拍板决定,不治了。

        不是不想治,也不是不爱这个小孙女。

        相反,很想治,也很爱。

        但是治不起。

        这药灌了一个月毫无起色,家里存着的银两都花空了。

        虽然另外两个儿媳妇不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会有意见。

        而且确实也是看不到希望。

        那一夜,他和他媳妇抱着女儿几乎没了呼吸的身体,哭的撕心裂肺。

        后半夜,他娘忽然进了他们屋,拿了一颗药丸,说是一下想起来这药丸是以前从赵老爷家得来的。

        别管治不治病,喂了孩子试试。

        他和媳妇哭的身上发软,动弹不得,他娘拿碗到了热水化了药丸,给孩子灌了。

        也就半个时辰。

        孩子的呼吸明显的稳了。

        身上滚热的温度也退了下去。

        那时候,他和他媳妇差点连夜去赵老爷家给赵老爷磕头。

        但是他娘拦下了他们,说不要打扰赵老爷,她第二天去谢恩就行。

        那之后,又吃了三天的药丸,他闺女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

        以前他们没多想,可自从南淮王来了碣石县,揭穿了药堂的骗局,说药堂的药就是坑钱的,就是专门不给人治病的,他们也就慢慢明白过来。

        阿婆看着汉子,“那药丸,是她给我的,大半夜的,她忽然在我房里出现,给了我药丸和银子......”

        当时她什么反应,如何应对最终又如何接受,阿婆都没说。

        只道:“她就一个要求,在咱们家住下,以我的身份,我和她,轮流给你们当娘。”

        “她想要做什么?”箫誉问。

        阿婆道:“她在找人。”

        “找谁?”

        “她夫君。”

        苏落倏地瞪圆了眼。

        箫誉皱了一下眉,“找到了?”

        阿婆摇头,“没有,但是她被你们发现了,所以走了。”

        “为什么被我们发现就要走?”箫誉又问。

        阿婆看向苏落,只瞥了一眼,“这我不知道。”

        说着,她走到墙角,蹲下身,在地上刨了刨,很快从地底下挖出一个罐子,提了出来。

        “这个是她的,她来的时候带的,走的时候来不及带走,就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