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8章 大坑

第398章 大坑

        “我娘说,这个红的叫酱豆腐,这个绿的叫臭豆腐,虽然闻着臭,但是吃起来可香了。”

        他递了筷子给箫誉和苏落。

        箫誉看苏落一眼,苏落很轻的点头。

        箫誉拿了筷子,戳了一点那个酱豆腐到嘴里。

        豆腐和他平时吃的任何豆腐都不同,这个吃起来更加绵软细腻,在嘴里香味回味无穷。

        “这个怎么做的?”箫誉笑问汉子。

        汉子有些讪讪,道:“我媳妇会做,我不不会,那个王爷若是要方子,我让我媳妇写一个......”

        箫誉摆了一下手,“这个不着急。”

        他抬头在屋里环视一圈,“你们娘是个心灵手巧的。”

        汉子搓着手,道:“王爷,昨天,外面那位官爷来问我娘的事,就是......我娘是有什么问题吗?我们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老实人。”

        箫誉笑,“别紧张,只是问问,你看,我们不也没如何嘛,只是发现有个朝廷的在逃逃犯和你娘很像,怕闹出什么乱子,所以才问,也是为了你们好,你说万一逃犯就流窜在你们附近,那多可怕啊。”

        汉子忙道:“嗯嗯,昨儿那位官爷也这样说,但是我们真的没注意到有和我娘像的人在附近。”

        平安来的时候,这家人可没拿酱豆腐臭豆腐招待。

        箫誉笑问:“你们从小吃这东西,邻里邻居的都没有发现?不问你们怎么做?”

        汉子笑道:“哪能从小吃得上,也就是这几年,我娘在一家大户人家做工,和人家学的。”

        “哪个大户人家?”箫誉问。

        “就是住在北边的赵老爷家,不过三年前赵老爷家搬走了,赵老爷家人特别好,我娘在他家做浆洗的时候,经常会送些吃的喝的,甚至我们几个孩子的衣裳,都是赵老爷家少爷小姐替下来的,虽然是人家穿过的,但是不知道比咱们自己的好多少呢。

        可惜后来我娘身体不好,做不了浆洗了,也赶上赵老爷家举家搬迁。”

        “为什么搬迁?”

        “听说是闺女嫁的夫君中了举人,封了官职,一家子搬到女婿任职的地方去了,所以说这人啊,就得存善心才能有好报。”

        箫誉看着这个汉子。

        汉子忙低头,“草民多舌了。”

        箫誉笑,“没事,我挺爱听这些的,听你们说说话,说说生活呀日子呀什么的,挺好。”

        砰!

        正说话,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动静。

        不且箫誉转头,外面传来平安的声音。

        “王爷,房顶的泥瓦掉下来砸了院子里的缸上,给缸砸破了。”

        箫誉啧了一声,“毛手毛脚的!”

        起身站起来朝外走。

        那汉子跟在旁边,连声的道:“是我那缸放的不是位置,该靠墙放的,没事没事,王爷别动怒,你们帮我们修房顶已经感激不尽,一个缸而已,没事没事。”

        箫誉冷着脸从屋里出来。

        外面,平安站在缸旁边,正准备将那缸挪开。

        “砸的不算太厉害,勉强用的话还能用......”平安解释。

        箫誉冷着脸,“赔一个新的。”

        “不用,王爷不用,真不用,这缸好多年了,也该破了......”汉子赶紧道,都快急哭了。

        平安却咦了一声,“这是什么?”

        他将缸挪开,露出缸底下的东西。

        这是平安昨儿发现的,但是没机会仔细看,今儿专门将箫誉和苏落带来,就是为了看看这底下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

        “这底下有东西,这是啥?”平安疑惑的朝汉子道。

        箫誉也一瞬不瞬看着那汉子的反应。

        汉子一脸震惊,朝那大缸走过去,茫然道:“咦,这是啥?”

        那脸上的表情就是茫然。

        如果是演的,那这演技未免有些太高了。

        汉子走到大缸旁边,蹲下去,将地上的土扒拉了扒拉,露出地上的东西。

        缸原本扣住的位置,是个坑。

        坑上面用棉布盖了,上面洒了土,看上去和平常的地面没有啥区别。

        但是平安挪开缸的时候踢到了那片土,就露出了底下的棉布。

        汉子将棉布一扯,直接露出了底下的坑。

        “嚯~好家伙,底下一个大坑!”平安叫了一嗓子。

        箫誉牵了苏落的手走过去。

        汉子纳闷,“我不记得我家院子里有这么个坑啊。”

        箫誉问,“介意我让人挖开看一看吗?”

        箫誉之前说过,有朝廷逃犯在附近出没过,之前他们就来这边查过,现在问出这个,倒是不突兀。

        汉子连犹豫都没有就点头,“好,好,我给你们找个锄头。”

        锄头没在手跟前,但是房檐底下倒是有个铁锹,他拿了递给平安。

        平安三两下的将那大坑的口子挖的更大。

        “嚯,这坑够大的啊,感觉你家这院子底下被挖空了似的。”平安瞅了那汉子一眼,

        汉子撅个屁股趴在大坑口上,往里瞧,“诶诶,你们快看,里面有东西,有东西!”

        箫誉也蹲在大坑口上。

        这坑的确是空间够大,说是坑,但其实可以称作地窖了。

        “有火烛吗?”箫誉问。

        汉子忙爬起来,“有,有,我这就去拿。”

        他看上去比他们都激动。

        箫誉瞅了平安一眼,平安跟着那汉子一起进屋去取火烛,又一起出来,半路平安用火折子将那火烛点燃。

        举着火烛,平安跳下去。

        火烛虽然能照亮,但是效果毕竟有限,箫誉他们在外面还是什么都看不清。

        平安在里面道:“你娘......在这里住?”

        一句话,直接问的汉子懵住。

        “啥玩意?”

        说完,赶紧又道:“你说啥?”

        也不等平安回答了,跟着就跳了下去。

        转瞬底下传来那汉子的声音,“怎么会这样。”

        这坑底下何止是个地窖啊。

        这根本就是个地下密室,底下甚至还摆放了床榻,摆放了桌椅,上面还有吃饭用的碗,喝水用的盏,连恭桶都有。

        汉子傻眼,“怎么会这样,我家怎么会有这个!王爷......”

        汉子无措的看箫誉。

        箫誉的人守在大坑外面,箫誉带着苏落跳进来。

        环视一圈这个简陋的居住点,箫誉问汉子,“现在,能和我仔细说说你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