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6章 弟弟

第396章 弟弟

        箫誉摁着苏落后脑勺,在人嘴唇上亲了一下,和她抵着脑门。

        “颂月班班主,之所以来碣石县,是因为......当年你娘现场自戕之后,尸体不见了。”

        刚刚一直平静的苏落,骤然身体一僵。

        她就在箫誉怀里,箫誉感受的真真切切,心疼的叹了口气。

        但话还是得说。

        “颂月班班主来碣石县,是因为他这些年一直奉皇上的命查你娘的下落,他两年前追踪到碣石县,然后想了个办法进了郭占河的军营。

        之所以进郭占河的军营,他没有明说,但是我分析的出来,应该是皇上的意思,皇上多疑,你娘如果真的在碣石县,这里离的郭占河军营那么近,皇上一定是把这俩人联系到一起了。

        颂月班班主原本追踪到了你娘,就在前不久下大雪那次,在城西。”

        这三个停顿,每一个停顿都让苏落身上的温度凉一寸。

        “但是,他追踪的线索,突然全部断掉了。”

        苏落颤颤看向箫誉,卷翘的睫毛抑制不住的抖,手指揪着箫誉胸前的那点衣料。

        “所以,当时......我在雪地里看到的那个,是我娘?”

        箫誉安抚一样摸摸她的脸,“十有八九。”

        苏落声音都带着颤。

        “那......是我惊动了她,还是颂月班班主?”

        正说话,平安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王爷!”

        箫誉朝窗户看了一眼,“我让平安去找人了。”

        说着,起身,将苏落放回椅子,箫誉抬脚出去。

        就在屋檐下,箫誉看平安的表情就知道,这一趟走空了。

        “咱们的人一直盯着那个院子,院子里那老妪,他的儿子媳妇孙子们,咱们的人天天盯着,包括今儿我过去,院子里的人还忙碌着,但......那个老妪换了人!”

        平安自责又愤怒。

        让人金蝉脱壳了。

        “院子里的那个老妪,和咱们之前盯着的那个,长得很像,但不是同一个人,什么时候换的都不知道,但人家院子里的那个的的确确如咱们之前调查的,人家就是碣石县当地人。

        我在她们院子里问了几句,一院子的大人小孩都吓坏了,一问三不知,根本不什么都不知道,就说日日夜夜都是他们一家子在这里住。

        街坊邻居也都说,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

        现在人还在院子里,那么大一家子,如果强行带走,附近的百姓肯定会惶恐或者抵触,咱们在碣石县人心并不稳。”

        确实是不能随便抓人。

        尤其是这个随便是被老百姓定义的。

        箫誉搓了搓手指,“那个老太太,是做什么的?”

        平安道:“之前就查过,她之前在县城大户人家给人做浆洗,后来身体不太好就不做了,可家里又缺钱,她就走街串巷的卖点针头线脑啊秀活儿啊什么的,赚点小钱。”

        “去和那个老太太聊聊吧,别把人吓着,就问她这几年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的,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都行。

        她应该是从身体不太好,离开大户人家然后决定走街串巷的时候,她们家就混进了别人。”

        平安一个杀人如麻的,直接听得头皮都紧了。

        “可能,有时候她们家回去的,不是她,有另外一个人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冒充了她,回了她们家。”

        “可为什么呢!”平安明白箫誉的意思,但大为不解。

        箫誉道:“先去问吧,然后借口给她们家房顶加固一类的,在院子里搜一搜。”

        平安领命,转头执行。

        苏落在屋里听得清清楚楚。

        等箫誉一进来,她就道:“王爷是觉得,她在那户人家家里藏了东西?”

        箫誉摇头,“要么,她在那户人家家里藏了东西,要么,有人在那户人家家里藏了东西,她去找,总之,她不是莫名其妙去了那家的,等等吧。”

        微凉的手指摸摸苏落的脸,箫誉问,“难受吧。”

        苏落脸颊贴着箫誉的手指蹭了蹭,“有你在,就还好。”

        “我一直在呢!”

        “咳咳咳~”

        小两口还没且彼此取暖呢,外面箫二誉就跟嗓子恰了鸡毛似的,站在院子里卖力的咳咳咳咳。

        箫誉想亲苏落一下,硬是嘴角让箫二誉的傻x行为勾起笑,这个吻没亲住。

        “你是不是有病?”箫誉一言难尽的看着自己的傻弟弟。

        箫二誉嘿嘿笑,“我怕你和嫂子......对吧!那什么,爹娘叫你们过去吃饭呢。”

        颂月班班主说的那些,箫二誉已经告诉俩长辈了。

        长公主怕苏落心里窝着难过或者不痛快,专门打发箫二誉过来叫人过去吃饭。

        这份好意,苏落自然明白。

        苏落爱吃锅子,长公主让人调了麻酱小料,七七八八的菜品热热闹闹的摆了一桌子,还弄了一坛子好酒。

        他们过去的时候,桌上锅子刚刚开锅,热气氤氲,香浓的辣子香气,麻酱小料香气,用大骨和牛油熬制成的锅底香气瞬间充斥味蕾,苏落心头那些不痛快,的的确确是被冲散了。

        “好香啊!”

        长公主笑着拉她的手,“香就多吃点,今儿有你最喜欢的牛骨髓。”

        苏落笑着谢谢长公主,又问,“爹爹呢?”

        “苏子慕要吃虾仁炒饭,你爹去给他炒了,倒霉孩子,搁着这么好吃的锅子不吃,吃什么虾仁炒饭。”

        长公主疼爱苏子慕,萧济源更甚,堪称溺爱。

        箫二誉拉了板凳坐下。

        “我算是看出来了,我爹这是把对我欠缺的爱,全都弥补到苏子慕头上了,嘿!想弥补好歹给我弄个亲弟弟弥补啊!”

        啪!

        长公主抄手兜头给了他一巴掌。

        “胡说什么!”

        箫二誉笑着抱头,“娘,我有生之年,还能有亲弟弟不?”

        被亲儿子如是问,长公主简直觉得今儿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

        偏偏二儿子不是个东西就算了,大儿子更不是个东西,飞快接了箫二誉的话,箫一誉道:“那必须有啊,你都没成亲你弟就会叫哥了。”

        “箫誉!”

        长公主咬牙切齿瞪着箫一誉。

        箫一誉踢了箫二誉一脚,“你娘叫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