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4章 城西

第394章 城西

        “你下了?”箫誉问。

        颂月班班主道:“没有,我没机会啊,辽北军军营里等级制度十分明确,我只是一个最最最最普通的兵,没有立过功,没有做过什么露脸的事,我连接触郭占河的机会都没有。

        皇上倒是为了让我立功,两年前专门安排了一场战事。

        其实也不是战事,就是剿匪,皇上让人扮演悍匪,然后让辽北军去剿匪,按照安排,我要冲锋陷阵然后拔得头筹,在郭占河面前露脸,可......我太害怕了,我怕死!”

        “你一个恶贯满盈的杀人犯,怕死?”箫誉都觉得特么的在讲笑话。

        颂月班班主道:“越是杀人多,越是怕死啊,因为我太知道死是怎么回事了,我好不容易找了个风不吹日不晒,安安稳稳顿顿有饭的地方,我怎么舍得死。

        而且,那几年,你疯了一样到处找我,我万一太出风头了,让你发现了,我不就白白立功了?

        所以我就没有出风头,找了个借口把皇上那边搪塞过去了。”

        “毒药呢?”箫誉问。

        “我藏着呢,就在我营帐里,我铺盖底下,我挖了个坑,埋了里面了,就想着,有机会我就下,没机会就算了,反正我也看出来,郭占河也不太服皇上管,我在郭占河的军营里,皇上也不太可能对我怎么样。”

        他倒是想的明白。

        “除了给郭占河下毒,皇上还有什么任务给你?”箫誉问。

        他感觉皇上不是那种能容得下人这么不作为的。

        “没了,就这......”

        不且颂月班班主说完,箫誉咳了一下,“你想清楚了再说,不然我让姓墨的进来审你。”

        墨铎不知道啥时候过来的,直接在外面喊了一嗓子,“随时等着!”

        四个字,吓得颂月班班主一个激灵,脱口就道:“让我找王妃的母亲。”

        箫誉只觉得自己是不是恍惚了。

        他听到了什么?

        王妃的母亲?

        哪个王妃?

        箫誉张了张嘴,感觉嗓子眼有点紧,“你找到了?”

        颂月班班主道:“只知道在碣石县,但是没找到人。”

        “你怎么确定在碣石县?”箫誉问。

        他心里猜测着这个人是苏落的母亲,但是没敢问,打着哑谜。

        颂月班班主却直接揭穿了这个哑谜。

        “因为当时王妃的母亲暴毙乾州之后,有人发现,死人堆里并没有她的尸体,我是顺着蛛丝马迹一路查到碣石县......”

        他越说声音越小。

        看着箫誉的反应。

        “......所以皇上让我来辽北军营。”

        不是因为要控制郭占河才让他来军营。

        是因为苏落的母亲在碣石县,所以才让他来碣石县,然后顺便进郭占河的军营控制郭占河。

        是苏落的母亲。

        因为他说,乾州。

        箫誉顿了顿,缓了几口呼吸,“现在,有线索吗?”

        颂月班班主摇头,“没有,之前有,就之前下大雪那阵子都有,我都快查到她住哪了,但是突然没有了。”

        箫誉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要停了。

        下大雪那阵子。

        要查到住哪了却突然没有了。

        是因为......苏落在雪地里见到了她吗?

        当时那个老妪......那个老妪是吗!

        箫誉甚至顾不上继续审讯,直接喊,“平安!”

        声音里带着急促。

        平安一头进来。

        箫誉盯着他,吩咐,“去找那个老妪!快!”

        平安一个字没多问,拔脚就走。

        颂月班班主疑惑看着箫誉,“你也在找?”

        一个也字,让箫誉呼吸顿了顿,他闭了闭眼,骂了自己一句蠢货,然后锋锐的目光落在颂月班班主身上。

        那目光带着汹涌的杀气,让颂月班班主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朝后挪了挪。

        箫誉问:“皇上是怎么知道苏落的母亲还活着。”

        这一次,箫誉直接点名问的清清楚楚。

        颂月班班主道:“因为......因为当年,当年,就是镇宁侯杀人,是皇上的意思。”

        箫誉遍体生寒,几乎从牙缝里挤出字眼,“为什么?”

        颂月班班主摇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五年前,本来镇宁侯是让我从乾州把王妃拐走的。”

        五年前,在颂月班被箫誉血洗之前,颂月班正满天下的拐孩子。

        箫誉一直以为他是替镇宁侯拐。

        没想到那时候......就有皇上参合了。

        “我先去的乾州,住了一个月都没有找到机会,后来,皇上说,说,制造点混乱就有机会了。”

        制造点混乱。

        制造了一场瘟疫。

        箫誉捏拳在椅子扶手上砸了一拳。

        “闹出瘟疫之后,我就开始寻找机会,但一直没有机会,后来镇宁侯来了,他假装奔波瘟疫而病倒在难民堆里,骗了王妃她父亲,住进了王妃他们家。

        不过没机会接触他们家孩子,没办法,后来只能......只能下手。

        就算是查起来,别人都以为镇宁侯是为了瘟疫的方子。

        其实不是,那方子虽然王妃的父亲是弄出来一个,但镇宁侯手里有解药的,那就是他们弄出来的。”

        箫誉只觉得让镇宁侯就那么死了,真是便宜他了!

        “还有什么?”

        颂月班班主道:“当时,王妃的父亲是镇宁侯杀的,但是王妃的母亲是自戕,那时候大家都以为她死了,可紧跟着,在收拾尸体的时候,就只剩下王妃父亲的尸体,王妃母亲的尸体不见了。

        为了拴住王妃,镇宁侯才给她和镇宁侯府世子定了婚约,只有婚约才能栓得住。

        不过也没有等到王妃母亲找到门上来。”

        “为什么要抓王妃?”箫誉问。

        颂月班班主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都说这么多了,但凡我知道我肯定不会瞒着,我知道我死路一条,我就求能死的痛快点。”

        箫誉冷笑的看着他,那笑让颂月班班主觉得毛骨悚然,“我真的都说了。”

        “你最后查到王妃母亲的踪迹,在哪里?”

        颂月班班主让这冰冷的声音刺的打了个寒颤,“在,在碣石县城西。”

        城西。

        苏落见到那个老妪的位置,就是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