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3章 阎罗

第393章 阎罗

        三个世家的管家来的时候都是得了自家主子的吩咐的,不论如何,只要把生意谈下来就行,哪怕赔钱呢,第一波合作拿稳了,第二波的时候就能赚回来。

        但是箫誉笑着摇头。

        “对不住,做生意讲究诚信,我不能已经和人家都谈好了,再违约和你们签,这传出去我箫誉以后还怎么做人,再说了,大燕国使臣抵达之后,我们又签过一次三方协议,不好改的,对不住,让三位白跑一趟。”

        面对箫誉的拒绝,三方管家毫不气馁。

        “王爷,也不是让您和上一家违约,咱们可以再签一个,毕竟,您也不是把所有的订单都给了对方吧?”

        “对啊王爷,这酿酒,肯定是您自己这边出一批,对方那边出一批,这样,您的这一批,我们府上包了如何,不让您出一个铜板,我们把酒水全给酿好了。”

        箫誉直接听笑了,“你这话,你们国公爷知道?”

        眼见箫誉接了自己的话,那位管家立刻道:“国公爷知道,王爷,只要您肯和我们签......这样说吧,要说别的我们府上或许不如其他几家,但是酿酒,我们府上绝对行。

        徐国公府之前专擅酿酒,但是徐国公没了之后,他们家不成器的子孙卖了一些家产,其中不少酒坊都被我们收了。”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另外一个管家顿时急了,“这酒水酿造,用的是王妃的方子,只要有方子,有酿酒场地,都能做,怎么就你们最好了!”

        “对啊,要这么说,我们家才是最好的,眼下最好的田都在我们府上名下,好田出好米,好米酿好酒,王爷,我们家才是最合适的!”

        “王爷......”

        “王爷......”

        三个管家都从椅子上起身,争先恐后向箫誉推销自己家。

        箫誉倒也没有嫌烦,一脸享受的听了一会儿,掏了掏耳朵,“这样吧,让我想想,毕竟......我以后要和几位国公爷打交道的次数还多,你们要是不急,就先在碣石县住下,或者回京也行,我有了结果给你们送......”

        “不,我们就住下!”三人异口同声。

        箫誉笑道:“但是如今大燕国的几位使臣都在县衙住,为了安全起见,县衙没有空余的房间招待三位......”

        “没事,我们住客栈!”三人再次异口同声。

        箫誉满意了,将人送走。

        箫二誉从屏风后面绕出来,“如何?”

        箫誉笑:“现在只等宁国公府那边来人,等他们府上人一来,我们秘密派人去接,再透漏一点消息给这些世家,让他们以为咱们之前内定的人是宁国公府,这钉子就算是在世家内部钉成功了。”

        箫二誉叹气,“大燕国也是,当时皇后娘娘为了拔出那些世家毒瘤,废了好大的力气。”

        “皇帝无能,必然会纵容了世家的疯狂发展,不把这些毒虫弄死,谁上位都没用。”箫誉脸上还是轻描淡写的笑,“怎么,心疼你哥了?”

        箫二誉点头。

        箫誉笑,“用不着,你嫂子心疼我就行了,你帮我干事儿就行。”

        箫二誉:......你特娘的!

        箫二誉十分疑惑,就他哥这个欠揍的样子,那些年能活下来也真是堪称人类奇迹了!

        “对了,颂月班的班主,招了么?为什么去人辽北军营?”

        箫誉愣了一下,突然笑出声,“嘿,你不说我都把他忘了,平安呐~”

        箫誉扬着嗓子一声喊,外面平安垮了一只脚进来。

        箫誉道:“把那狗东西带过来!”

        这四五天,墨铎和平安天天折磨这位颂月班的班主,也不审,就单纯的折磨,给人都快折磨疯了,今儿总算是得到了箫誉的“临幸”,被平安从牢房里提出来的时候,颂月班班主差点激动哭了。

        甚至到了议事厅,见到箫誉的时候,跪下都跪的格外心甘情愿喜极而泣。

        “王爷,您可算是要审我了,再不审,我怕我就失心疯了。”颂月班班主,一个糙汉,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鼻涕泡都吹出来了,也不敢擦,因为脸上都是伤,一擦容易碰到伤口然后疼的撕心裂肺。

        呜呜呜呜。

        这个平安和那个姓墨的,太不是人了。

        尤其姓墨的,他都怀疑那不是个人,是从阎罗殿来的,折磨人的法子简直让人畏惧到骨子里。

        箫誉转头看了箫二誉一眼。

        箫二誉不解,眨眨眼:看我干吗?

        箫誉啧了一声,“看人家,折磨人都这么强悍,难怪映柳喜欢。”

        箫二誉:......你还是个人吗!

        有关颂月班当年作恶那些事,箫誉已经查的七七八八,没再提旧事,箫誉只问,“为什么去辽北军营?”

        要是直接被箫誉审讯,就凭他滚刀肉的气质,必定是不肯说实话的,但是现在,他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就道:“是陛下让我去的。”

        这让箫誉有些意外。

        在他的调查里,颂月班是镇宁侯组建的,服务也是服务于镇宁侯个人。

        他怎么搭上皇上的?

        颂月班班主都没等箫誉问,十分自觉的道:“当时你去血洗颂月班,我是被皇上秘密带走的,他说,要么我听他的替他做事,他留我一条命,要么就把我送到你跟前。

        我当时快吓死了,颂月班的血都快流成河了,你要抓了我,不得活剐了我。

        我连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皇上让我来郭占河的军营,随时把军营这边的动静回禀京都,另外让我找机会给郭占河下毒。”

        “什么?”就算是箫誉见多识广,也惊得眼皮子跳了一下。

        哪怕他已经知道,当年他爹出事,就是皇上和镇宁侯联手的手笔。

        可亲耳听到有人说,皇上让他给堂堂一军的大将军下毒,箫誉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颂月班班主道:“其实皇上就是想要掌控郭占河,怕郭占河不听话,给我一种慢性毒药,下个郭占河,不要命,但是每个月定时发作,发作的时候只要吃了解药就没事,不吃就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