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2章 二誉

第392章 二誉

        迟早弄死。

        快了!

        墨铎叹了口气,身子一直,朝平安道:“我帮你一起审吧,从那边过来,一路闲的都快淡出鸟了!”

        平安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这个“热情”的人。

        他只想和玉珠一起审。

        在审问犯人的血腥味里培养一下感情。

        迎上平安幽怨的小眼神,墨铎皱眉,“看我干吗?不相信我?嘿!小兔崽子,今儿让你见识见识我审讯犯人的本事,不比你们驸马爷差!

        想当年,我,萧济源,苏卿卿,我们仨齐聚三国边界喝酒吃肉的时候,你还尿炕呢!”

        苏卿卿是大燕国那位将军皇后,平安是知道的。

        不过......

        你们仨,身为各国将领,聚在一起吃酒喝肉,呸,喝酒吃肉?

        这场面我怎么那么不敢想呢?

        墨铎兜头给了平安一巴掌,“我们也是人好的吧,谁想打仗呢,我跟你说,这世上,最不想打仗的,就是帅军将领!”

        打仗就要死人。

        赢了,自己这边少死点。

        输了,自己这边多死点。

        那些将士们的命也是命啊。

        若真是有什么国仇血恨或者有什么不得不打的缘故,这仗要打也就打了。

        可偏偏他们仨运气不好。

        不论是苏卿卿活着的时候,还是萧济源活着的时候,还是他......三国的皇帝,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

        打仗就跟儿戏似的,说打就要打。

        不光打,还不发军饷不发粮草。

        打个屁!

        别人如何他管不着,反正只要是他们仨遇上了,就形成了默契,假装打,白天虚张声势,晚上篝火晚会。

        战地兄弟情就是这么培养起来的。

        墨铎带着平安和玉珠去审颂月班班主,长公主拉着箫二誉说话。

        “二誉,和娘说说,你看上哪个姑娘了?上次听你哥说了一句,他也说不清楚。”

        箫二誉:......

        他现在把名字改回自己原来的名字还来得及不?

        箫二誉?什么鬼啊!

        哎!

        二誉就二誉吧!

        总比箫誉二强。

        看了一眼自己哥哥,二誉道:“一誉脑子里能记住啥,我上次专门托人给他说的清清楚楚呢。”

        箫誉正喝茶,噗的一口喷出来。

        “一誉是个什么玩意儿?”

        二誉幸灾乐祸,“我是箫二誉,你可不就是箫一誉,要不咱俩都叫箫誉,谁分得清啊,对吧嫂嫂。”

        二誉朝苏落笑。

        苏落没说话,坐在她腿上吃栗子的苏子慕接茬,“苏一落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苏二落很赞成,对吧,苏三落?”

        旁边莫名其妙改名苏三落的小竹子:......你高兴就好。

        萧济源端着茶,看着这一家子,嘴角抑制不住的一直扬着。

        箫二誉挨着长公主,叹气。

        “我看上那姑娘叫映柳,长得特别好看,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全通,而且还会功夫,会下毒,反正就话本子里那种天下第一的姑娘。”

        长公主摸摸自己儿子的头,实话实说,“原来这么好啊,那看不上你多正常啊,”

        箫二誉:......是亲娘吗?

        你确定许久不见很想念我?

        箫二誉瞪着长公主,“人家本来其实已经有点看上我了好吧!”

        长公主赶紧认真点头,“那后来为啥又变卦了?”

        箫二誉有气无力叹息,“因为她的情郎回来了。”

        长公主顿时眼角一抽,“儿,你看上一个有夫之妇?咱们家可不兴插足啊!你这什么毛病?破坏别人的感情要遭天打雷劈的,二誉,你该不会觉得你是去加入他们的吧?”

        二誉:......

        “怎么加入?难道我要去给他们做儿子不成!”

        箫二誉简直无语,他娘这脑子怎么长的!

        长公主顿时松了口气,“你也知道不能随便认爹认娘哈。”

        箫二誉:......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还是萧济源解救了他,“她看上谁了?比你厉害很多?要是还有机会,爹帮你参谋参谋。”

        箫一誉也摩拳擦掌,“哥也帮你参谋参谋,想当初,哥追你嫂子的时候,那可是......”

        眼见箫一誉又要第一千零一遍的讲他的爱情史,箫二誉赶紧喊停,“哥,哥,亲哥,我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求你,放过我吧,我拢共也待不了几天,放你可怜的弟弟一条生路吧,看在咱们都叫箫誉的份上。”

        苏落快笑死了。

        这是什么奇葩一家人。

        “她看上的人,就是外面那个姓墨的,墨铎!”箫二誉劝停他哥,叹息道。

        然后:......空气突然安静。

        箫二誉眨眨眼,“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长公主摸摸自己幺儿的脑袋,“可怜见的,说假话不是娘的风格,说真话,娘怕刺激你。”

        萧济源同情的望着自己幺儿,“儿啊,人贵有自知之明。”

        箫一誉就不一样了,“二誉啊,有时候,单身也是一种快乐,虽然我们已婚男士的快乐你享受不到了,但是单身的快乐你拥有了呀,你看王聪,天天多快乐。”

        箫二誉:......

        我特么的不远万里这是认了一个假亲吧!

        一家子热热闹闹说着话,那种因为苦难而导致的阴郁,除了第一天抱头痛哭的时候在一家人头顶聚集了一小下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家里一直是快乐的,温馨的,日常而温暖。

        箫二誉抵达碣石县的第五天,世家来人了。

        县衙议事厅。

        箫誉穿着家常的衣袍坐在主位,手里端着一盏雨前龙井,慢条斯理的喝。

        “先前本王放出消息,想要请各位来和本王一起合作大燕国的订单,只是各位府里的主子都看不上我们这点蝇头小利,不愿意合作。

        这是怎么了?突然几位的主子就都有兴趣了?”

        第一波抵达的,是三个世家的人。

        都是国公爷跟前的管家,原本都是悄悄来的,没想到箫誉直接安排他们在同一天见面,还脸对脸坐在一个议事厅里。

        彼此脸上都挂着一些尴尬。

        箫誉拒绝的干脆利索,“不瞒各位,我们合作的伙伴已经敲定了,目前也没有更多的订单来和你们分,不如等下次?

        生意嘛,讲究细水长流。”

        其中一个世家的管家立刻道:“王爷,不知王爷是和哪家做的生意,但是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国公爷说了,我们愿意比对方少要一半的分账!”

        个老不要脸的!

        另外两个世家的管家顿时瞪他。

        然后:......

        “我们可以比他们还少三成!”

        “我们只要成本核得住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