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84章 空城

第384章 空城

        春杏连呼吸都快忘了。

        她这辈子就没这么紧张过。

        当时被陈珩那狗东西抓,她不是紧张,是慌乱和着急。

        现在是单纯的紧张,紧张地直接放出七八个屁,嘟嘟嘟嘟的。

        春杏:......

        苏落:......

        “奴婢都急出屁了。”

        春杏自己笑着说,但声音是颤的,脸上还带着鸡皮疙瘩,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前面,她趴着的跟前那点土,天寒地冻的硬是被她扣出一个坑。

        寒风呼呼的吹。

        春杏忽然眼睛一瞪,“成了!”

        前面,军营里,冲天的火光。

        春杏激动地一把搂住他们家王妃脖子,十分以下犯上的用力一圈,在苏落脸上亲了一口,喷着唾沫星子在苏落旁边吼,“成了!”

        靠!

        这是她春杏活这么大,参与度最高的一件大事。

        虽然她没有亲自去放火,但是,胜似她亲自去放火!

        苏落没让二踢脚炸聋,快让春杏一嗓子吼聋了。

        漫天火光,哪怕是大白天的,也能看出那火势大到几乎难以控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听到军营中的兵荒马乱。

        如果有的选,苏落是不愿意这样的。

        因为这些战马,这些军粮,极有可能被箫誉用某种手段转为:占为己有。

        就像是将宁国公府世子送来的那些粮食占为己有一样。

        毕竟他们现在啥也没有,只能空手套白狼。

        可她没得选。

        “走!”

        玉珠他们放了火,按照之前的约定,为了保障苏落的安全,他们会选择从另外的方向离开,然后撤到成唐庄与苏落他们汇合。

        苏落和春杏退到后面,从林子里上了马车,车夫扬鞭,飞驰离开。

        马车刚到成唐庄外面,还没且到庄子口呢,玉珠一个口哨吹来,车夫勒马,车夫甚至都没有看到玉珠从哪出来的,只觉得一道身影闪过,跟着,马车车厢一颤,玉珠从车窗飞钻进去。

        车夫扬鞭,继续上路。

        其余四个暗卫各自隐藏守护。

        玉珠一上车,人还没且坐稳,就被春杏一把抱住,春杏朝着玉珠脑门叭的亲了一口,“你可太厉害了!”

        就这身体,足能生五个!

        玉珠:......

        就嫌弃的抹了一把脑门的口水,将春杏推开。

        春杏毫不在意,笑嘻嘻坐在旁边傻乐,琢磨玉珠生的五个娃,到底几男几女比较合适她养老。

        真是操不完的心呢~

        玉珠抹掉脑门口水,朝苏落道:“王妃,奴婢在郭占河军营里看到一个熟人。”

        苏落正准备像春杏那样,抱住玉珠也亲一口呢,闻言一愣,扬眉,“谁?”

        玉珠道:“颂月班班主。”

        苏落人都麻了。

        “谁?”

        颂月班班主?

        这不是......这不是苏子慕提到的那个戏班子吗?

        当初在春溪镇救下小竹子的时候,苏子慕要留下小竹子,就提了这个颂月班。

        后来到了京都,有一高一矮面具人冲到镇宁侯府的铺子里烧杀掳掠,传闻是颂月班冤魂索命。

        春杏说,五年前,在京都名噪一时的颂月班忽然宣布解散,然后戏班子里的人全都离开京都。

        再后来,她做梦。

        梦见自己被卖到戏班子里,就是颂月班,她几乎被折磨到死,濒临断气那一瞬,是箫誉踹门进来救了她......

        这现在......又听到颂月班。

        苏落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颂月班不是五年前就解散了?”春杏终于停止傻笑,发出疑惑询问。

        玉珠道:“五年前是解散了,具体为何解散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是见过那位班主的,尽管时隔五年,但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不会认错人的,就是他。

        只是,奇怪的是,他只是混在辽北军军中,好像郭占河并不认识他。

        这绝不正常,当年颂月班之出名,甚至是进宫唱过戏的,这种人突然离开京都,一定是出于某种原因,郭占河怎么可能在军中留了他,就算留了......也不该是现在这样。”

        县衙。

        长公主心里一万个庆幸苏落此时不在府中。

        她穿着寻常衣裙,但身上的气势却比穿长公主的宫装更足。

        面无表情坐在那里,长公主弹了一下自己的裙面,朝郭占河的副将道:“将军好大的排场,帅军三千,只为了掳走我家儿媳妇?

        皇上要是知道郭占河如此私用兵马,怕是要气死。

        不过让将军失望了,我们家的人,向来不是谁想要带走就能带走。”

        她眼皮一掀,看向那副将。

        “我们家,也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副将本来过来的时候,心里就是有些发虚的。

        梁盛月帅五千兵马都没讨了好处,甚至全部折损。

        他没有梁盛月厉害,率军三千......

        对上长公主淡定的目光,副将一笑,“殿下这就是不配合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说!”

        副将打算速战速决,不给长公主挣扎反击的机会。

        他抬手一挥,“搜!谁拦原地杀了!”

        眼睛看着长公主,凛然下命。

        被他带来的人立刻执行。

        长公主笑,“你当我府上养着的那些暗卫都是当花瓶摆着的吗?本宫乃金枝玉叶,不是你能冲撞的,你既无礼,本宫宁可鱼死也要网破,有本事,你屠府。”

        副将眼皮一跳,“你以为我不敢?”

        长公主轻猫淡写,“对啊。”

        副将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梗死自己。

        敢吗?

        当然敢!

        箫誉如今是丧家犬,他有什么不敢的!

        他有三千兵马,现在就团团围在长公主府,箫誉就算有兵马,只要他现在提了长公主的脖子做人质,箫誉能如何!

        眼睛微眯,眼底迸着杀气,副将上前就去抓长公主。

        嗖!

        一道利箭从旁边斜喇喇射了过来。

        啪的钉在地上。

        穿透了副将的衣袖。

        副将顿时胳膊一缩朝着利箭射来的方向看去。

        然而什么都没看到。

        长公主笑,“你以为本宫什么都不做就敢在这里和你说话?本宫也是人,也怕死呢,敢来,自然是万无一失,本宫的命可比你尊贵多了。”

        万无一失......个屁!

        苏落前脚派人送信,她后脚派人去找箫誉和萧济源。

        现在只能拖延时间放一把空城计。

        脸上气定神闲。

        心里:......狗日的萧济源快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