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83章 救赵

第383章 救赵

        近朱者是不是赤不一定,但近墨者一定黑。

        苏落现在对放火这件事,简直如鱼得水。

        郭占河的军营周围都有布防,想要无声无息不被发现的靠近军营,就凭她们几个,可能性为零。

        而且才下完好几天雪,这路上都是融化的雪水,糟烂的雪泥,已经凝结的冰块,放火岂是容易之事。

        可胜在一点,有风。

        而且这风,就是往军营那边刮的。

        玉珠站在草坡上,给苏落指,“顺风吹过去的方向,到不了粮草贮藏地,粮草在东南,咱们这些孔明灯它拐不了弯。”

        “那顺风方向过去,有什么?”苏落问。

        玉珠想了一下,“应该是战马圈养的地方。”

        声音一落,不用苏落说,玉珠就反应过来,“咱们烧不了粮草,可以炸战马?”

        苏落其实也心虚,不知道这法子是不是十拿九稳,但是这是她目前仅能想到的。

        “你估算一下距离,我用油毡做引燃,放入孔明灯中,差不多距离的位置油毡烧尽,引燃底下的二踢脚。”

        这二踢脚都不用直接在战马圈里炸了。

        附近炸了就行。

        牲畜怕这大动静。

        哪怕是军中战马见多识广,可大动静多了它一样扛不住。

        玉珠很快给出一个大概估计的数值,苏落也不确定自己估算的燃烧时间是不是恰好就合适,但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去核实了。

        只能放一批多的,放一批少的,让油毡的数量在孔明灯中递减,总能炸进去。

        四个暗卫,加上苏落玉珠春杏,一共七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孔明灯里捆绑二踢脚,助燃棉,油毡,然后点火,放飞。

        助燃棉的作用是二踢脚爆炸后助燃棉能维持燃烧然后掉落军中。

        但这只是苏落的设想,具体是不是能实现,她不确定。

        一共一千个孔明灯。

        平均每人一百多。

        凌冽的寒风里,每人说话,耳边只有风声和窸窸窣窣的动手动静。

        油毡的好处就是火不易被大风吹灭反而更容易助燃。

        一盏盏孔明灯突然升空,由于是在白天,苏落选的又都是白色,不是十分引人注目,但数量一多还是挺明显的,只要抬头看,就能发现。

        等到全部孔明灯投送出去。

        也顾不上结果,苏落带着大家立刻离开原地,绕着军营外围的大圈,撤离到距离粮草最近但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还没且抵达,就听到巨响在半空传来。

        几人立刻回头看过去,就见一个孔明灯在半空炸响。

        跟着,一片孔明灯噼里啪啦就炸、

        就跟年三十晚上子时燃放鞭炮似的。

        一个暗卫呸了一声,“靠,提前炸了,这距离军营还差着一截呢!肯定惊动了他们!”

        这声音落下,就见军营里面有箭羽朝孔明灯射去。

        这几个都是粗人,一着急,也顾不上是在王妃跟前了,粗口直爆。

        “艹!这怎么办!他们要把孔明灯射掉!”

        玉珠看了一眼,十分冷静的说,“军营中的制高点就是一座不足三米的瞭望塔,瞭望塔上仅能容纳三到五人,按照五人来算,他们上塔射我们的孔明灯,属于逆风射箭,射程不会太远,而且是冲天射......除非我们的孔明灯进入他们军营附近范围,否则根本射不到。

        但是进入军营范围的话,他们射中其实对我们有好处。

        在天上炸哪有在地上炸对那些战马的威慑力大呢!

        不怕!”

        玉珠一番分析,几个暗卫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不约而同想:这么厉害的姑娘,平安那狗东西能追得上才有鬼,哈哈哈哈哈,大家一起单身,好快乐!

        苏落看了一眼自家暗卫脸上齐齐涌现的一种诡异的笑容:......

        跟着箫誉的,果然没有一个正常人。

        几人急速往另外的方向赶路。

        毕竟孔明灯的事,放出去了他们就再也没有本事再进行干预,只能尽力去做好下面一件事。

        军中。

        郭占河震惊的从营帐中出来,仰头看天上密密麻麻一下出现的孔明灯。

        前来回禀的副将道:“......将军,这些孔明灯是忽然出现在半空的,起初大家谁都没有发现,瞭望塔上的值守起初也没察觉,是有孔明灯忽然在军营外面爆炸才引起注意,但是等大家注意到的时候,孔明灯已经快到咱们这边。

        今儿风太大了!”

        其实就是长久的平安无事,让瞭望塔上值守的将士疏忽了,孔明灯被放起来的时候,原本监视着附近一切动静的将士正窝在塔里躲风。

        今儿风确实大。

        郭占河黑着脸,哪能想不到这些兔崽子们偷懒。

        没好气道:“那还等什么,射下来啊!”

        “射程不够,风太大,咱们属于逆风......”

        不且这声音落下,忽然巨大的爆炸声在西侧炸响,声音大的,郭占河都颤了一下。

        跟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声音,比海里巨浪海啸声音都大,轰隆隆的就在军营上方炸了。

        有将士奋力射箭,想要将头顶的孔明灯射下来,可一则风太大射出去的箭羽偏了,二则风太大头顶的孔明灯飞的太快,三则......

        妈的!

        射下来的孔明灯在人群里炸了!

        砰砰的巨响在将士们堆儿里炸响那一瞬,吓得周围几十个兵以为是什么,分分朝外鸟散般飞扑出去,卧倒在地。

        结果只是炸响了两个二踢脚。

        “不好!”郭占河忽然反应过来,“快,战马那边!快!”

        郭占河转身大步就朝战马那边走。

        没走几步,负责马圈打理的将士忽然飞冲过来,“将军,不好了,战马受惊,控制不住了,全都往外冲!”

        郭占河眼皮一跳,跟着就看到他军营中数千战马乌泱泱的从马圈里扬蹄嘶鸣的冲了出来。

        另外一隅。

        玉珠在苏落旁边落地,“孔明灯起效,军中大乱,所有人都在控制那些战马,咱们可以去烧军粮,但是时间紧迫、”

        时间紧迫,苏落有自知之明,她就不去参合了。

        她手脚哪有暗卫们利索。

        春杏和苏落爬在草坡上,玉珠带着四个暗卫,直接提了油毡就往那边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