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82章 围魏

第382章 围魏

        箫誉放出消息,已经拿到了南国,召国和大燕国的酒水订单,大燕国的使臣不日就会来碣石县洽谈合作。

        消息放出去已经有半个月,然而世家那边一点动静没有。

        辽北军营。

        郭占河大马金刀的坐在桌案后面,凌冽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

        当初箫誉那狗东西为了在碣石县能待住,给他下毒,害得他这只手差点保不住,现在毒性已经解除,箫誉却妄图用玉门派来继续挟持他?

        真是做梦。

        他已经派人去祁北调查,而调查的人此时送回了消息,这些年箫誉是在祁北暗中培养将士发展势力,可祁北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势力,那些被箫誉培养的人,未必会愿意替箫誉卖命。

        如果箫誉还在京都,他要争皇权,祁北绝对是箫誉的一大助力。

        可箫誉如果要去祁北,那祁北那些掌权的土著们还愿意迎接箫誉吗?

        箫誉去了,现在祁北的一把手可就得退居二线,谁愿意呢!

        箫誉在祁北的兵马,根本就是个摆设。

        手腕一转,郭占河欣赏珍宝一样欣赏自己解除了毒性的手,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蛇,吩咐副将,“你带人去县衙,将咱们南淮王那位宝贝王妃给我接过来,就说军中想要酿酒,求王妃指点一二。”

        副将提醒,“将军,萧济源......”

        郭占河冷笑,“怕什么!萧济源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个人而已,你带着三千兵马过去,难道他还能一人干翻你三千人?”

        副将:......

        当时碣石县被五千兵马围攻的时候,不就被团灭了?

        郭占河一摆手,“无需担心,直接去抢!咱们要兵有兵,要粮有粮,怕什么,箫誉现在还背着乱臣贼子的名声呢!”

        ......

        县衙。

        箫誉和萧济源一大早就出去了,苏落陪着长公主吃完早饭,也带着玉珠和春杏出门。

        一连下了几天的雪,今儿雪化了,路上泥泞不堪,十分难行。

        但新酿的一批酒需要下曲,而酒坊那边又是新手,苏落不得不过去。

        马车里,春杏剥着一只烤红薯,红薯香甜的味道四溢马车,春杏笑眯眯的跟兔子似的啃着,看看玉珠,又看看苏落。

        按照一人生俩的数量去算,她起码就有四个养老的了。

        而且就看王爷和平安那样子......

        啧啧。

        两个肯定是打不住的。

        “你美什么呢?”苏落看了春杏半晌,就见这丫头不说也不动,就抱着一个烤红薯一直乐,乐的苏落都头皮发麻了,“这怎么跟鬼上身似的?”

        春杏克制不住内心的欢快,嘿嘿嘿的傻笑。

        苏落抬手摸她脑门,朝玉珠道:“完了完了,春杏着魔了,得请个法师给她看看。”

        玉珠脸上没什么表情,“估计是怀春了。”

        “噗!”春杏差点一口喷出自己嘴里的红薯,笑的弯弯的眼睛一瞪,看着玉珠,“昨儿给王妃摘的柿子,怎么都放你屋里了?”

        玉珠:......呔!

        正说笑,马车忽然一停。

        春杏只当是到了地方,嘀咕一句,“怎么这么快!”说着话,起身掀起帘子就要下去,结果才起身弯腰打起帘子,就见马车并不是停在酒坊门前,而是停在半路上。

        “怎么了?”春杏问车夫。

        车夫跳下马车,拽了缰绳,道:“前面房子塌了,路堵住了,走不了,得换路。”

        “房子塌了?”春杏一脸惊疑。

        苏落掀起车帘朝外看了一眼,马车停的位置,正巧是那日她疑疑惑惑仿佛看到自己娘亲的位置。

        这里房子塌了?

        怎么县衙没有收到回禀?

        苏落本能的想要下去看一眼,但是心头的警铃让她告诫自己:不要多事。

        “那就赶紧掉头。”苏落沉声吩咐车夫,“我们不去酒坊了,直接回县衙!”

        他们才出来没有多久,从距离远近来说,回县衙要快许多,而且去县衙的路要好走的多。

        不管是不是她多心,她必须小心。

        之前在京都,陈珩抓她,也是在巷子里这样堵了路。

        玉珠一听苏落的话,人打起精神,掀开车窗帘,警觉的朝外看。

        泥泞的路上,全是讨生活的人在艰难的行进,她眼睛仿佛带着锋锐的箭羽一样,箭尖儿扫过每一寸目及范围。

        就在马车调转方向准备回程的时候,玉珠忽然目光一凛。

        抓着剑的手,倏地收紧。

        她的气势一变,春杏吓一跳,“看到什么了?”

        玉珠盯着前方一个渐渐变大的小黑点。

        “王妃,可能有兵马进城了!”

        他们在的这条路,是碣石县的主路,直通两侧城门。

        “这附近,只有郭占河的兵马,郭占河的兵马为什么会突然进城?”

        随着玉珠话音落下,地面开始震颤。

        那是大批兵马即将抵达的预兆。

        苏落立刻道:“把马车牵到旁边巷子里!”

        不管郭占河为什么要派兵马突然来县城,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怕都来者不善。

        她现在坐马车回去报信肯定是来不及,马车哪有轻骑速度快。

        车夫还算机灵,几下将马车牵到主路一侧的巷子里,才进去,马蹄声就传了过来。

        苏落扯了玉珠一下,“叫暗卫去报信!”

        玉珠领命,探头伸出车窗,打了个口哨。

        转眼,一抹黑影从旁边闪过。

        报信的暗卫才走,大批兵马抵达。

        县城主路上赶路的行人连忙躲闪,有避之不及的,摔倒在地,弄了一身泥泞,湿了衣袍,却也不敢怒骂,只能忍气吞声连滚带爬躲到主路两侧,让这些骑着高头大马的军爷过去。

        “好家伙,这足有三千人吧!郭占河要干什么?”

        三千人涌入县城。

        这怕是要围攻县衙?

        苏落拧着帕子。

        箫誉和萧济源都不在,府里只有长公主。

        她要回去吗?

        还是现在去做什么?

        帕子扭成麻花,苏落咬唇琢磨须臾,转头问玉珠,“平安和你说过辽北军的粮草在哪里吗?”

        玉珠一愣,立刻点头,“说过,郭占河军中粮草,一部分在军营,一部分都藏在成唐庄,王妃想要......”

        “吩咐暗卫,现在,立刻,马上,去买黑火药和油毡,越多越好,不必跟着我们,我们去军营。”

        围魏救赵。

        不知道行不行。

        但她回县衙,就凭她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身子,必定没有多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