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81章 脸皮

第381章 脸皮

        碣石县。

        王聪一脸着急上火的围着平安转。

        “这到底几个意思啊?咱们已经放出消息快有十天多了,怎么京都那边一点动静没有!我看郭占河那边都蠢蠢欲动了,这几天一直有人带兵来咱们县衙门口晃一圈。”

        平安嘴里叼着一根枯萎的稻草根子,在背风的太阳地老神在在的靠着墙,斜睨着东南边的一颗柿子树,扬了扬下巴。

        王聪莫名其妙转头,“啥意思?你想吃柿子?不是,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咋就知道吃呢!”

        平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看王爷急了吗?”

        王聪挠挠后脑勺,“王爷那是心里急,面上不显,怕咱们跟着着急上火吧?”

        “放屁,咱们王爷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还怕你跟着着急上火?哪次真遇到事了,王爷不是先让咱们替他着急上火,等咱们着急完了,事也办完了,他都不用着急的!”

        王聪:......

        这说的,他们王爷咋恁不是东西呢!

        “不是,平安,到底啥意思,我到底该不该着急啊?你给我个准话,你看我现在的黑眼圈,我都快急死了!我四五天没睡好了,现在脑袋顶就跟顶了三斤铁似的。”

        “出息!”平安呸的吐掉嘴里的稻草根子,身子一直,抬脚就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道:“心放肚子里,踏实睡你的觉,过几天有得你忙!”

        “你干嘛去......”

        王聪话没说完,就见玉珠提了小半筐柿子从月亮门过来。

        王聪:......

        个狗东西!

        平·狗东西·安十分狗腿的两步蹿上前,朝玉珠道:“提这么多柿子呀,沉不沉?我帮你?”

        玉珠面无表情斜他一眼,“我举铁的时候你还在练习举木桩子。”

        王聪:噗哈哈哈哈哈哈。

        平安嗖的回头瞪了王聪一眼。

        王聪捂着肚子摆手:兄弟,但凡我忍得住,看在这么多年兄弟情的份上,我也不会笑这么大声,我会笑的......更大声!

        哈哈哈哈哈哈。

        平安咬牙切齿抬手朝王聪比了个中指,然后转头朝玉珠道:“那你辛苦了,举铁多累呀,我帮你提柿子吧,是给王妃送吗?”

        玉珠抿了抿唇,没说话,但把筐给了平安。

        平安多心细的人啊,陪在玉珠旁边,敏锐的感觉到玉珠不太高兴。

        刚刚过来的时候还挺高兴呢,尽管玉珠高兴不高兴都是绷着脸,但他还是能区别出来的。

        高兴的时候,眼睛是亮的,不高兴的时候,眼皮是微垂的。

        “怎么了?不高兴?”

        玉珠没说话。

        平安试探性的往她跟前凑了凑,见玉珠也没躲开,又很狗的凑了凑,“不高兴可以和我说,就算我帮不了你什么实质上的忙,可说出来心情也会好点的。”

        玉珠转头看了平安一眼,顿了一下,“王聪为什么笑?”

        平安一愣。

        他没想到玉珠是因为这个不高兴。

        但凡平安是个铁石情商的大直男,此时也要说一句:鬼知道他为什么!

        但平安不是!

        平安跟在他家王爷跟前千锤百炼的,浑身上下长了一万个心眼子,“你心疼我了?”

        玉珠刷的脸就红了。

        “胡说什么!”

        平安心里美滋滋。

        春杏分析的果然没错。

        玉珠心里是有他的。

        一万个心眼子的平安,放着无数句得体又不让人为难的回答不说,偏偏挑了一句直球,“你因为王聪笑我,所以不高兴是吗?

        你是觉得他在嘲笑我不如你是吗?”

        玉珠嘴唇紧抿,下颚线绷的很紧,肉眼可见的有些......紧张。

        怪可爱的。

        平安笑了一下,“他不是嘲笑我,这么说吧,如果明儿他遇上点什么事,我也会笑他,会笑的更大声,但绝对不是嘲笑,也不是恶意。

        你比我厉害,咱们府上,上上下下都知道,我自己也知道,这是事实呀。

        但人不就是这样的吗?要么这个厉害,要么那个厉害,总不可能两口子一样厉害吧!”

        玉珠怒目直视,“什么两口子,别胡说!”

        浪过头的平安立刻道:“我就是打个比方,你看咱们王妃和王爷,王爷厉害吧,但是王妃也没有觉得自己就不如王爷啊,每个人擅长的不同。

        就咱俩吧,我没有你功夫好,但是我做的那些事,你也未必就能做好,对不对?

        我都不自卑,你还替我不高兴啦?”

        玉珠脸上有些讪讪,伸手去夺平安手里的柿子筐,“没有一句正经话,给我。”

        平安一闪,麻溜服软,但又忍不住发骚,“那我道歉好不好?”

        ......

        箫誉揽着苏落的腰肢站在梅树的后面,震惊的看着前面平安,难以置信的朝苏落道:“平安怎么没骚断他的腿!本王跟前,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苏落:......

        你是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的!

        另外一侧的梅树后,萧济源叹气,“年轻人啊,一点不知道收敛,我们上年纪的就不会这样浮躁,所以啊,找相公,还是要找成熟稳重英俊潇洒的,就像我这样的。”

        长公主:......“脸.......”

        呢字没出口,忽然脸颊温热一下。

        萧济源趁她不备,在旁边弯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长公主:!

        成熟稳重?

        就这?

        霍的转头抬眼看向萧济源。

        萧济源双腿微曲,抬手在头顶用双臂比了一个爱心。

        长公主:......

        “噗哈哈哈哈哈!”不远处,箫誉爆发出禽兽般的笑声,“爹,玩的挺花啊!”

        长公主之前没看到那边有箫誉。

        猛地听见声音,顺声转头看过去,就见在一颗梅树后面,箫誉和苏落双双朝这边看,她那倒霉儿子笑的都扶在树上了,一副马上就要笑断气的样子!

        怎么不笑死你呢!

        长公主尴尬的攥了一下帕子,转头横了萧济源一眼。

        萧济源可能根本不知道脸皮是什么,直接朝箫誉道:“夫妻在一起久了,容易腻烦,你不努力创造点新鲜感,迟早会被你王妃嫌弃你的。

        当然,作为你亲爹,只要你叫一声爹,我还是愿意点拨一二。”

        苏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萧济源?

        箫誉:......又骗我叫爹?

        长公主:......我特么的总算知道我儿子为什么看上去那么不是个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