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78章 最好

第378章 最好

        “你想得美,你夫妻团聚把家还,我就得妻离子散啊?”萧济源结结实实给了箫誉一个白眼,“有心没心啊。”

        箫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松了口气,身子一矮,在椅子上坐下,将地图往萧济源这边一转,“你看看,碣石县这个位置太重要。

        要是从来没有得到过,我也不会多想,可现在就攥在我手里......”

        “怕失去?”萧济源问。

        箫誉嗯了一声。

        闷闷的一声,带着一股子委屈,和小时候委屈着的样子一模一样,萧济源心头发软,想要抬手揉一把箫誉的脑袋,像是揉苏子慕那样。

        “叫声爹,我给你个法子。”

        箫誉垂着的眼皮一颤,惊愕的抬眼看萧济源,“你能不能行,怎么逮个机会就要让我叫。”

        萧济源看着他,“怪我咯?那就老话怎么说来着,山不就我,我来就山!你不主动叫我爹,我还不能来钓个儿子!”

        箫誉简直哭笑不得。

        就离谱!

        还钓个儿子。

        “我怎么知道你给的法子行不行?”

        萧济源都听笑了,“怎么?法子不行,合着你叫我一声爹还吃了大亏啊!”

        箫誉也有点想笑,收拳装模作样咳嗽一声,一副被逼上梁山的样子,“爹。”

        萧济源有心逗他一句没听清,但眼看自己儿子憋的脖子都红了,到底没忍心,心满意足喟叹一声,将箫誉那份地图往旁边一推。

        箫誉扬眉,“几个意思?”

        萧济源道:“碣石县位置重要,不是你一个人知道,全朝上下,但凡长点心眼子的都知道,不光你会研究地图,但凡长点心眼子的现在都在研究地图,并且都在琢磨你此时此刻的打算。”

        这就是箫誉惆怅的地方。

        萧济源笑着将箫誉罗列好的人事关系图拿过来,提笔刷刷写了个字。

        “宁?”箫誉扬眉,“宁国公府?”

        萧济源道:“现在,最能辖制皇上的,就是宁国公府,只要宁国公府的人在碣石县的这个位置,只要他肯和你合作,那皇上就绝无可能打到祁北去,而将来你羽翼丰满要打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必要顾及宁国公府,因为世家本来就是你的敌人,他们自己也知道。”

        箫誉道:“可我才把世家对碣石县的把控清除了!”

        萧济源道:“你觉得,八大世家,齐心吗?”

        “当然不,更何况,现在只剩下六家!”箫誉笃定到。

        镇国公府和徐国公府等于垮台,而且顾瑶那里,和他来往更密切。

        萧济源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剩下六家,如果他们六家抱团,那你将来会很难突破,如果他们六家分裂呢?

        你在对付宁国公府和徐国公府的时候,不是已经吃到一次让他们自相残杀的甜头?

        怎么忘了?”

        真假萧济源的事和津南码头爆炸的事让箫誉将计就计设计一出,让徐国公和宁国公直接攀咬。

        那一次,箫誉险些成功。

        功亏一篑在皇上的懦弱上。

        “你是让我拿南国和大燕国的订单去和宁国公府谈?”

        萧济源摇头,“南国靠不住!大燕国可以,你弟弟在那边呢,让你弟弟和他谈。”

        箫誉瞬间血液沸腾上来。

        他之前想着,要等他这边平稳下来再去接弟弟,可父亲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要走: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架势。

        箫誉犹豫了一下,“我要想想。”

        萧济源没好气从桌子底下给他一脚,“想个屁!”

        箫誉:,......呔!

        你现在很嚣张啊!

        萧济源:......我你爹!亲爹那种!

        瞪了箫誉一眼,萧济源道:“你是不是这些年吃苦脑子给吃傻了?之前把弟弟送走,是因为这边容不下你们兄弟二人,不敢联系是怕这边和那边都会对他下手。

        可现在这边已经成了这种局面,而那边,那位将军皇后已经辅佐太子登基,肃清朝中势力,并且你弟弟还得到皇后娘娘的赏识。

        而且,皇后娘娘还知道你弟弟的身份。

        你还顾及什么?”

        箫誉:“话虽如此,可万一......”

        萧济源一摆手,“没有万一,我说的,就是最好的法子,让你弟弟来一趟,一解你母亲的愁结,二稳住宁国公府。

        让他和宁国公把生意做下来,这碣石县,宁国公就得死死的守住。

        其他几个世家,只会因为嫉妒而内乱。

        为了公平起见,你可以下邀请函邀请各个世家过来竞争,就说人家大燕国只选一个合作方。”

        箫誉明白萧济源的意思,除了有些心下不安外,这个计划可谓绝妙,皇上得了消息,怕是要气的再吐二斤血。

        也不知道玉门派“杀”了宁国公府世子又被郭占河的人灭门的事,皇上吐了几斤血!

        阿嚏!

        被箫誉念叨的皇上在御书房里裹了裹自己的棉袍,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自从没了内侍总管在旁边贴身的伺候,皇上用谁都觉得不够舒心,一想到自己用惯了的内侍总管竟然是被皇后毒害,皇上这心里就堵得难受。

        徐国公府眼见是不行了,皇后再坐在皇后的这个位置上就毫无意义。

        三天前,皇上将皇后打入冷宫,听候发落了。

        蠢女人。

        给不了他助益不说,竟然还要毒杀内侍总管,不知死活。

        咳咳咳。

        心头不痛快,皇上连着咳了几声。

        旁边小内侍赶紧上前,“陛下,喝一盏雪梨汤吧。”

        皇上瞥了一眼那雪梨汤,若是内侍总管端来,总是会用雪缎帕子将那雪梨汤的小盅垫一下,这蠢东西竟然直接给他倒了一盏。

        这是给他喝的?

        给牛喝的吧!

        没好气,皇上刚要开口,外面忽然传来声音,“陛下,辽北送来密函!”

        皇上眼皮一跳,立刻道:“快送进来!”

        御书房沉重的木门被推开,一个小内侍急急进来,将一封密函恭敬捧上。

        皇上将密函打开,看了没一个眨眼的功夫......

        一张嘴,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密函是郭占河写的亲笔信。

        信里告诉他,宁国公府竟然要和箫誉合作,并且还给箫誉送去了大批的粮食,而被他派出去活捉箫誉的玉门派,竟然半路抢了这批粮食的同时杀了宁国公府世子?

        皇上差点口气没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