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74章 偶像

第374章 偶像

        “你要和母亲说吗?”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苏落问箫誉。

        傍晚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苏落要去给各处的酒下曲,箫誉陪着她一起过去。

        哪怕是抱着汤婆子,穿着厚实的棉衣,也扛不住这天寒地冻。

        箫誉将她手里的汤婆子提了扔到旁边,把人一双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中。

        “有相公在,竟然还用汤婆子,是不是傻,汤婆子能有我暖和?”

        苏落:......

        汤婆子是没有你暖和,但是汤婆子也同样没有你变态。

        那画册的七十二页可是画着马车上的这样那样,苏落这几天看到那画册两腿都发颤,唯恐这位不做人的王爷突发奇想要......

        苏落瞥他一眼没说话。

        箫誉噗的自己个笑了出来。

        “又不是大地回春动物们又到了繁衍后代的季节,我发什么春啊,这天寒地冻的!你想什么呢!”箫誉捏苏落的脸蛋,感觉不过瘾,干脆凑过去,在人家姑娘脸颊上咬了一口。

        苏落怒斥,“你是狗吗!”

        箫誉点头,“我一直觉得咱们家那条大黄和我特别像。”

        苏落:......

        所以您当初从京都连夜逃命,都带着那条狗以及他的一家三口么!

        苏落有时候觉得箫誉的脑子就是个坑!

        里面装着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在遇上那个画册之后,变得就像是得到某种加持一样。

        箫誉给苏落捂着手,两人亲昵的挨着那么近。

        “我不知道是不是要告诉母亲,我知道母亲对父亲的感情有多深,所以我总是害怕。”

        苏落靠在箫誉怀里,“因为父亲的记忆还没有恢复?”

        箫誉点头。

        “之前说我吃醋也好吃味也好,但我确实就是心里不舒服,他记得他的兵,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可他不记得我,不记得母亲,不记得我弟弟。”

        箫誉像个争宠的孩子,没有得到大人多一眼的青睐,所以就要闹性子耍脾气。

        但苏落能理解这种耍脾气。

        因为他缺这一份爱。

        不缺爱的孩子才不会在乎这些。

        “小可怜。”苏落反手摁住箫誉的手背,在他粗糙的手背上摩挲两下,揣测着长公主殿下和她之间的那次秘密谈话,“我觉得,母亲知道的,未必比你隐瞒的少,母亲有母亲的盘算呢。

        你之前不是说么,让他们自己处理吧,你不管了。”

        箫誉下巴在苏落耳垂便蹭了蹭,吸了自己媳妇两口。

        香香的。

        “嗯。”怀里抱得结结实实,箫誉心头那股不安缓解不少,“我昨天晚上,梦到弟弟了。”

        苏落任由他抱着,温声嗯了一声。

        箫誉道:“梦见他喜欢上一个姑娘,可惜,人家姑娘有意中人了,他自己个喝闷酒呢。”

        苏落噗的笑出声来。

        “他......和你书信来往多吗?”

        箫誉摇头,“几乎没有,很少很少,我们都不敢,能活着就很不错了,联系是奢望。我知道他活着,他知道我活着,就够了。

        至于怎么活......”

        不能说。

        也不敢说。

        谁都会心疼对方过得艰难。

        但谁都没有解决的办法。

        只能熬。

        “现在就要熬出头了。”苏落安抚箫誉,心头发涩,心疼他。

        箫誉嗯了一声,“他已经熬出头了,臭小子在那边过得风生水起的。”

        “他看上谁了?”苏落问。

        箫誉笑道:“据说是一个替他们皇后娘娘收集情报的姑娘,在烟花地认识的。”

        烟花地的姑娘,那就是那什么了。

        苏落想象不到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箫誉的弟弟动心,只问箫誉,“你会反对吗?”

        箫誉下巴贴着苏落的脸,笑,胸腔的震动隔着衣裳传到苏落后背,一片麻。

        “我反对什么,我哪有立场反对,毕竟.....人家姑娘都没看上他,哈哈哈哈哈”箫誉忽然爆发出一阵禽兽般的笑,“你看,我们萧家的儿郎,只有我最厉害,你运气真好!”

        苏落:.......!

        这您都能拐着弯的夸自己啊!

        踩在自己弟弟追求不得的痛苦上?

        真是亲兄弟!

        翻个白眼,苏落道:“安排了什么时候见面吗?”

        箫誉笑了一会儿,道:“等我这边局面稳住,他就过来,过来和我谈酒水生意呢,我们王妃可是立了大功!”

        他偏头在苏落脸上亲了一下。

        腻歪的苏落一腔蜜糖。

        甜丝丝的。

        “他过来......”

        箫誉知道苏落的担心,安抚,“没事,大燕国的那位将军皇后知道他的身份。”

        苏落顿时扬眉,一脸震惊,回头看箫誉,“知道?并且还容忍了?”

        箫誉嗯了一声,“那位皇后......很与众不同,等将来有机会让你见见,那是真正的将才,这么说吧,她的部下以为她死了,都还一直守着她当初布下的各个联络点。

        就......你看过话本子吗?听说过借尸还魂吗?”

        苏落听得头皮都麻了,“该不会她死而复生吧?”

        箫誉笑,“差不多,反正她也是在战场上死了,和我爹差不多,受人暗算,但是我爹是命硬,扛过来,活了。

        她没那么硬的命,当场死了,听说之所以当场死,是因为她上战场之前,她妹妹送了她一个平安符,那符里藏了毒,当时她中箭,那平安符里的毒正好渗透伤口,所以当场就毒发身亡。”

        苏落听得一个激灵。

        这是什么恶毒妹妹。

        “然后呢?”

        “然后她就在召国一位公主的身上还魂了,反正很离谱,但就是事实,这个事在他们大燕国也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她所有还活着的部下都认出了她。

        她藏都藏不住。

        哪怕换了皮囊换了身份,但大家就是认出了她,并且再次对她忠心耿耿。”

        苏落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升出一股奇怪的难以言说的但是带着激动的情绪。

        “她帮助大燕国的太子登基,扫除大燕国世家对皇权的裹挟,现在,大燕国国泰民安。

        她召国的弟弟在召国继位登基,在大燕国的扶持下,现在召国也国富民强。

        落落,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也想要打造那样的王朝。”

        苏落偏头瞅箫誉,“你可真敢说啊,也不怕我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