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73章 格局

第373章 格局

        箫济源脸上的笑容放大,很慈和,但是配上他那张历经风霜的将军脸,又带着一股威严,他抬手拍拍平安的肩膀。

        “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在我不在的那些日子里,在誉儿的弟弟被送走的日子里,誉儿和殿下,是如何熬过去那些暗无天日的时间的。

        我不敢想,一想心口就疼。

        但是又不能不想,那是我的妻儿。

        我忍不住想,誉儿的弟弟被送到大燕国的时候,那么小的他,是如何熬过去的。

        听说现在很得大燕国那位将军皇后的青眼,看上去风光无限,可......当年那么小被送走,他该有多么的惶恐不安。

        这些,我都没有陪伴。

        所以......

        我很感谢你,也很感谢王聪他们,在誉儿那么难的那些日子里,是你们像兄弟一样陪在他身边。”

        箫济源声音有些哽咽,是父亲对儿子亏欠而又无法弥补的难受。

        平安有些怔住。

        箫济源重重拍拍他肩膀,“等你将来打动了玉珠的心,我送你一份大礼!”

        平安:......呔!

        “连您也知道?”

        箫济源笑:“连苏子慕都知道!”

        平安:.......

        他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平安揣测不到箫济源对着佩儿尸体沉默的那半刻钟到底在想什么。

        另一隅。

        王聪带人守在郭占河副将押送粮草的必经之路上。

        “王哥,还不上?”

        王聪趴在干草窝里,嘴里叼着一根干草,“急个屁!”

        “王哥,上吧!”

        “上吧,王哥!”

        ......

        在几个手下猴急难耐催促不停的时候,王聪忽然呸的一口吐掉嘴里的干草棍子,看着山坡底下经过的队伍,豁然起身,“兄弟们,上!”

        郭占河的人马刚刚经历一场生死大战,一个个虽然精神还处于全歼玉门派的亢奋中,但奋战之后的疲惫也是实实在在存在于身体上的。

        毫无防备间,忽然从山坡上冲下来二十几个带着面具的人。

        青面獠牙面具。

        “靠!玉门派的人!”

        “不是吧,竟然还有余孽!”

        “我就说玉门派不可能就那么几个人,果然还有余孽!”

        “将军,怎么办!”

        郭占河的人马顿时乱了起来。

        副将望着从山坡上冲下来的人,考虑一下自己的人刚刚才经历的生死搏斗,一个权衡,立刻下令,“这粮草我们不要了,撤!”

        从山坡上冲下来,准展示一把自己高超的演技的王聪:......

        这就......撤了?

        您好歹支棱几下啊!

        王聪身后,几个兄弟全都看向他。

        “王哥,这咋整?”

        我刚动,“敌”已撤!

        王聪一边从山坡上往下冲一边道:“追,给他们来个轻伤,然后折返回来,就说对方在引诱你们深入,你们唯恐重了埋伏!”

        “是!”

        一场好戏完美落幕。

        辽北军营。

        郭占河震怒的拍案而起,“什么?”

        副将脸上挂着伤,抱拳道:“我们和王爷的人刚刚接上宁国公府世子,玉门派的人就来了,幸好当时平安带着人,不然就咱们那一千多人,根本应付不了玉门派那帮畜生!”

        想起平安的话,副将就恨得咬牙切齿。

        “将军,咱们军中可能有玉门派渗透的人。”

        郭占河皱眉。

        副将将当时平安那些话提了一遍,郭占河怒骂,“箫誉那狗东西,明知道玉门派做出这不是人的事,之前竟然没和我提,这要不是平安怒极之下说漏嘴,咱们都还不知道!

        狗东西!”

        咬牙切齿的骂了几句,郭占河道:“那也就是说,现在玉门派的那位宫主死了,但是玉门派另外一帮人劫持走了宁国公府的东西?”

        副将点头,“没错,看样子,应该是玉门派内部本身已经分裂了,因为当时和我们撕打的玉门派,就是有一部分带着青面獠牙的面具,有一部分没有戴。

        现在看来,没有戴的那部分,是忠心于宫主的,而宫主忠心于皇上。

        而另外一部分,应该是忠心于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不想让世家和南淮王联手!”

        那这个人是谁根本就不用猜。

        不想让世家和箫誉联手的,那就只能是皇上。

        郭占河想了一下,“我给京都写一封密信,你派人送出去吧!”

        “是!”副将领命,“那那些粮草?”

        “那追的回来吗?玉门派就跟耗子似的四处打洞,现在你连他一根毛都摸不到!眼下当务之急是军中内查,排查玉门派的渗透。”

        “是!”

        副将领命而出,郭占河扯了纸笔开始写密信。

        ......

        县衙。

        “那批粮草已经被王聪秘密押送到温泉庄子上,现在是分批送回县城呢还是继续放在温泉庄子那边?”

        平安立在箫誉桌案前,等箫誉吩咐。

        箫誉道:“运回来,一会儿就让人运送,就说是世家的粮铺放在那边的存活,现在世家的那些掌柜的伙计们全都没了,那些店铺归咱们掌控,碣石县的物价已经完全回落正常。

        把人撒出去,让他们去附近县城宣传,就说本王拿到了南国和大燕朝的酒水订单,急需合作,如果有愿意合作的私人酒商可以来碣石县,咱们这边提供全套设备和订单,以及酿酒秘方。”

        平安疑惑,“王妃的方子也提供?”

        箫誉笑,“格局打开点,别跟个守财奴似的,守着个方子能有什么出息。”

        如果碣石县的酒商全都能酿造出苏落酿造的那种酒水,那就意味着他们和南国的订单将不仅仅局限于和南国王室。

        一旦两朝百姓的贸易往来多了,这个国家的经济才能稳定。

        一个不和他国有往来贸易的国家,后果只有一个,等死。

        因为别人打你的时候都不需要估量自己的损失。

        经济损失,不论大小,都是一个国家开战至关重要的衡量因素,打仗为什么,不就为了让自己国内日子更好过么!

        解决了玉门派,箫誉心头大松一口气。

        总算是除掉一个搅屎棍。

        只是,他爹对着那个狗屁佩儿的尸体到底琢磨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