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71章 你丑

第371章 你丑

        “宁愿杀了宁国公府世子也决不能让箫誉得到他!”

        箫济源的话在每一个玉门派人耳边回荡。

        他做到了!

        他真的做到了!

        他......特娘的真的杀了宁国公府世子!

        艹!

        现在动静闹得这么大,宁国公府世子一死,他们玉门派怎么和宁国公府那边交待!

        他们还不能逃,只能弄死这帮鳖孙!

        每一个玉门派的人都憋着一股这样或者那样的火气,使出浑身解数厮杀。

        碣石县八大世家的掌柜的们带来的那些人根本不堪一击,很快,连掌柜的带伙计们,全都倒在血泊里。

        现场,只有郭占河的兵马还在和玉门派的人厮杀。

        玉门派的人功夫高,郭占河的人人数多......

        “宫主,我们这边损失太重,撤吧!”

        起初玉门派还能凭借着高超的武艺占据上风,可他们功夫高,平安功夫也不低,平安身边还带着几个箫誉的亲随,曾经都是死士暗卫级别的。

        而箫济源,艹!自从杀了宁国公府世子之后,就一直和郭占河的那些兵马纠缠,半天杀不死一个小兵。

        玉门派的人渐渐反应过来,他们被箫济源个狗日的给坑了!

        “宫主!箫狗坑了我们!”

        平安:......

        一笔写不出两个箫啊!

        郭占河副将:......

        果然是箫誉有先见之明,让他们派了不少兵马,嗯,箫誉坑了这些人。

        “箫济源!你对得起我吗!”

        厮杀间,玉门派宫主也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愤怒和不甘从心头迸发,嘶吼着,叫声凄绝又狠厉,挥着手中长剑就要去找箫济源拼命。

        然而平安和箫誉的几个亲随死死的缠住了她。

        “箫济源!”玉门派宫主一面厮杀,一面怒吼。

        郭占河的人马都以为今儿这一出皆是箫济源的计谋,一个个一面迎敌一面心下佩服,果然是萧大将军啊,就是深谋远虑!

        一群人明明在同一个现场厮杀,却有着不同的心思,活像是五个小姐妹私下里有七八种友谊关系一般呢。

        果然是......一笔写不出两个箫!

        “箫济源!你连面对我都不敢吗!

        你不想想,当年你在战场腹背受敌暗中黑箭,是谁从死人堆里把你挖出来的!

        你不想想,你躲进山洞的时候,是谁从狼爪子下把你弄出来!

        你不想想你伤势惨重命悬一线,是谁用最昂贵的药请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

        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就看不到吗,你心里就只有那个贱女人吗!

        她有什么好的!

        她不过就是个公主!

        现在,她什么都不是了!

        而我,只要你肯跟我走,回了京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想要重建萧家军也不是不行!

        你不是想要给萧家军的兄弟们报仇吗!你不是想要再组建一支萧家军吗!你跟我走,我都给你办到,连皇上都听我的,你知不知道!

        箫济源!”

        热泪从眼眶滚下,玉门派掌门人一声一声的吼,犹如杜鹃啼血,却只感动了自己。

        平安皱眉,一剑刺过去,“你也有脸说,没有玉门派暗中作祟,当年萧家军怎么会腹背受敌!没有玉门派暗中作祟,当年驸马爷怎么会战死沙场,没有玉门派暗中作祟,皇帝怎么会越来越昏聩无能以至于长公主殿下走到这一步!

        你们连太后娘娘都能弄个假的去替换宫里的真的,你们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做不出来!”

        假太后的事,皇上一直像是捂着某个暗疮一样死死的捂着,从未透露分毫。

        此时就被平安这样嚷出来。

        箫济源和箫济源的人都无所谓,但是郭占河的人马那到底是吃皇粮的兵,闻言大为震骇!

        “这些年,人人都知道,皇帝无能,世家贪婪,世道暗无天日,可谁又知道,你们玉门派在其中的作用。

        若非玉门派从中作梗,这世道也黑不成这样!

        玉门派养病养马,钱财从何处来?全都是老百姓的骨血!世家剥削老百姓,皇帝压榨老百姓,你们玉门派最不要脸,他们尚且知道取卵不杀鸡,你们呢!

        哪个军部的军饷粮饷你们没有对半分走!放眼满朝,哪个军部里没有被你们玉门派渗透。”

        平安劈头盖脸一通骂。

        骂完一嗓子吼,“给我杀!一个不能放走!娘的,一群祸害!”

        杀了玉门派,这天下阴霾起码干净了一半!

        平安带来的人,来之前就是抱着要将玉门派全歼的决心,自然奋力厮杀。

        至于郭占河的人马,因为玉门派的名声比较大,他们心存畏惧,其实并不是完全拿出全部本事,毕竟谁都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做刀下亡魂。

        可平安一嗓子吼,吼得众人心头惊涛骇浪!

        娘的!

        难怪他们发不出军饷!

        娘的!

        难怪他们好几次上场作战总觉得自己人里混了细作却查不出来!

        娘的!

        难怪前一阵子他们丢了粮草!

        原来是玉门派这帮狗日的做的!

        行军打仗的兵,不怕战死沙场,就怕被自己人捅刀子。

        心头的火气一下被迸发出来,厮杀间,眼都红了。

        原本玉门派还能因为江湖人士武功高强而勉强维持,现在郭占河的一千多人马一下杀气十足,他们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为了避免这次计划暴露让郭占河对他们王爷心存芥蒂,平安始终坚持一个原则,“不需要活口!”

        “箫济源!”玉门派掌门人一边躲避进攻一边想去捉了箫济源。

        她那帮随从心头恨透了箫济源,也对这位掌门人生出浓烈的不满

        他们原本不会命丧于此的。

        这人心一散,凝聚力一泄,战斗力就越发底下。

        噗呲!

        就在玉门派掌门人一个翻飞要朝萧济源冲过去的瞬间,她胸口被一柄长剑贯穿。

        她震愕低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穿出来的剑锋,僵硬回头。

        平安朝她吹了个口哨,别处都在厮杀,平安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残忍的说:“你想过去和他说你们的过往吗?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刷拉!

        平安抽剑。

        噗呲!

        再次一剑刺入。

        “你这辈子得不到箫济源,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吗?我能告诉你。”

        平安眼底带着恶毒的笑。

        “因为你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