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69章 戏精

第369章 戏精

        在温泉这边玩了几天,一行人打道回府。

        探子传来消息,宁国公府世子爷已经带着粮食来了。

        碣石县县衙,书房。

        萧济源指着地图朝箫誉道:“我引玉门派的人从这边过去,到时候郭占河的人马一定要分开,不然玉门派很有可能看对方人太多就退缩了。”

        箫誉点头,“这个你放心,郭占河那边,平安亲自过去,明面上跟着宁国公府世子粮队的一共就五百人,但是另外一千人会蛰伏两侧,只是,你需要确保玉门派的人不会提前去踩点。”

        萧济源笑:“提前踩点也没事,这个不怕,我能应对。”

        说着话,他目光从地图上离开,看向箫誉,“行了,那就这样,我现在去如意酒坊那边,然后直接出发过去。”

        说完,萧济源转身离开。

        “等等。”箫誉也说不上来此时是什么心情,反正就是脱口而出喊了一句。

        萧济源脚步一顿,回头,扬眉,“嗯?”

        箫誉抿了一下嘴唇,一向混不吝的小王爷此刻像个闺阁小姑娘似的,别别扭扭,“那个,你注意安全。”

        萧济源勾着嘴角笑,“担心我啊?”

        箫誉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一绷俊脸,“我担心你干什么!”

        萧济源叹一口气,“啧~不担心就不担心吧,我也习惯了。”

        说完,一脸伤心失望,转头离开。

        箫誉攥了一下手。

        郭占河的人马不会有问题,箫誉就担心,在现场,玉门派会发现萧济源的真正目的,然后对他下死手。

        眼看萧济源都快走到门口了,箫誉没忍住,又补充一句,“反正你多注意,别受伤,不然......我不会让你见我娘!”

        萧济源忍着笑,顿了一下,回头,伤心道:“我这就要去了,你......不叫我一声爹?”

        箫誉倏地心口一紧。

        萧济源也不着急,站在那里看着他。

        箫誉只觉得嗓子眼都是紧的,洞房花烛夜都没有这么紧张,手心的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汗津津的了。

        “我......”他开口,声音因为嗓子眼太紧而干涩,音量很低,他清了一下嗓子,又觉得自己这样太那什么,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愣头愣脑,没好气,“快去快回!”

        萧济源一脸悲痛,张了张嘴,苦涩的转头。

        那转头一瞬间的满脸酸涩让箫誉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张口就,“爹!”

        萧济源嗖的转头,“臭小子!”

        嘴角明明带着笑,眼底都是笑。

        箫誉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被这个糟老头子给坑了!

        顿时跳脚,“你一把年纪怎么还坑自己儿子玩!”

        萧济源笑的不行,“谁让我儿子傻!”

        噗!

        平安站在箫誉身后,没忍住,一下笑出声。

        箫誉回头瞪他,等再转头,萧济源已经走了。

        箫誉又回头看平安,“你说他怎么那么坏,还骗我叫他爹,有这样当爹的么!”

        平安不做人,“你不也叫的挺高兴?看上去,挺上赶着的!”

        箫誉:......

        嘿我的暴脾气,我不能打爹,还不能打你个兔崽子了。

        抄手就朝平安脑袋拍过去。

        平安嗷的一嗓子叫,拔脚就朝外跑,箫誉打了个空,只能咬牙切齿朝平安背影吼,“机灵点,别受伤!”

        平安的回应远远的飘进来,“放你的心!等着收粮吧!”

        ......

        如意酒坊。

        萧济源一脸急色过去的时候,玉门派掌门人正和手下争执。

        “宫主,这里面必定有诈,那天在酒坊门口,我们听得清清楚楚,南淮王那边的马夫说的很清楚,这就是南淮王派了萧济源过来骗咱们,您不能冲动啊。”

        “是啊宫主,兄弟们今儿一早去那边踩了点,郭占河的人在那边埋伏着呢,这明显就是个圈套,宫主!”

        玉门派宫主寒着脸看着眼前的属下。

        “你们若是贪生怕死,大可自行离开,不必在此妖言惑众,南淮王设下这圈套能骗咱们什么!”

        “能骗咱们去那边,然后和郭占河的兵马遇上,然后双方厮杀啊,宫主,南淮王就是想要让咱们彼此消耗他收渔翁之利。”

        “这有什么好设圈套的,我们过去,若是发现不对,当场就撤退,难道郭占河那些兵马还能比你们跑得快?

        再者,我们收到的消息是,郭占河抢的是宁国公府的粮草,我们就在碣石县,若是眼睁睁看着宁国公府的粮草被抢而无动于衷,难道宁国公府能放过我们?”

        不论萧济源说的对不对,玉门派都必须有所动作,最起码是做给宁国公府看。

        宫主如是说,几位手下便无话可说。

        其中一人憋屈道:“我们可以先过去,但是没必要硬拼,宁国公府自己都护不住自己的粮,我们没必要给他们卖命!”

        “这个我自然知道!”宫主一摆手,正要再说,见大门被推开,萧济源从外面进来,立刻招呼道:“萧大哥!”

        她的几位手下脸色不善的回头看萧济源。

        萧济源无视别人的目光,急步上前,一脸慌张,“佩儿,宁国公府的世子被郭占河给押了!箫誉要用宁国公府世子和宁国公谈判,往北推进!郭占河的兵马现在就埋伏在路上,你们千万不要去!”

        几个手下一愣。

        啊?

        不是您怂恿我们宫主去的吗?

        现在怎么又是您来怂恿我们宫主不要去?

        这几位手下总觉得萧济源不安好心,立刻朝萧济源相反的方向去想。

        宫主朝萧济源道:“你确定?是宁国公府世子被郭占河押了?”

        萧济源点头,“千真万确,我在箫誉书房外面听到的,来不及多想赶紧就跑来给你们送消息,我怕是已经在箫誉那里暴露了,我回不去了,不过我手里也有点人,我准备去拼一把!”

        箫誉他们去温泉庄子上遇到麻匪,却莫名其妙收编麻匪的事玉门派掌门人已经得了消息。

        她扬眉,看着萧济源,“你有什么人?”

        萧济源道:“这话一时半会说不清,反正我的人绝对可靠,而且都还有几分本事,我要带他们去救宁国公府世子,决不能让他落到箫誉手里,哪怕他死了也不能落到箫誉手里,佩儿,你们快走!”

        萧济源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玉门派宫主立刻喊住他,“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萧济源坚定的反对,“太危险了,那边有郭占河的兵马伏击,箫誉安排了一千人马在道路两侧,你不能去,我们的儿子已经没了,你不能在送死了!”

        萧济源决绝的说完,抬脚离开。

        “等等!”

        玉门派宫主在背后叫他,但是萧济源没停,转眼从院子离开。

        玉门派宫主立刻招呼自己的手下,“还愣着干什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