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67章 红痣

第367章 红痣

        郭占河点头,“我确定,因为萧将军......”

        因为萧济源当年是战死沙场,可现如今人又活蹦乱跳出现在自己面前。

        郭占河斟酌了一下用词,但是武人粗狂,没斟酌出什么文雅的词,只能继续道:“因为萧将军那什么之后,祁北一直属于无主之地,皇上派了几波人都压不住,本地渐渐形成了土皇帝自治的模式,这就是一个突破口。

        而且南国的将士也不是没有北方作战的经验,为求胜算,自然会选这边,顾将军那边,精兵悍马未必好打。”

        箫誉就笑道:“既然如此,那祁北那边本王立刻安排人去应对,郭将军大可不必忧心,你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去接应宁国公府的世子,他带着大批的粮草即将抵达,现在路上不太平,万一出点什么事呢。”

        萧济源骗玉门派掌门人,说郭占河调了军械粮草过来支援箫誉,箫誉要攻打京都,玉门派要去劫那批粮草。

        苏落骗了世家的掌柜的们,说拿下了大笔的订单,要和世家加强合作,宁国公府派了自家世子爷带着大批粮食过来酿酒。

        箫誉骗了郭占河,说世家要和他合作,送了粮草过来,让郭占河帮着接应。

        郭占河并不是轻信他人的人,得了消息立刻就去打探,结果在世家那几位掌柜的那边打探到消息属实,宁国公府世子的确要押送粮食过来。

        郭占河就没有起疑。

        “这个王爷不必操心,我已经安排了人接应,接应之人已经早早出发守在宁国公府世子来的必经之路上。”

        郭占河说着话,看了萧济源一眼,心下疑惑,为什么萧济源不说话,这话都让箫誉说了。

        箫誉是架空了萧济源?

        这父子到底什么意思?

        萧济源将郭占河的心思尽收眼底,没说什么。

        该说的事情都说完,箫誉和萧济源都是一派从容一脸淡定,安抚了郭占河来之前紧张不安的情绪。

        等到郭占河一走,刚刚还稳如老狗的箫誉立刻转头朝萧济源道:“有安排吗?”

        萧济源朝他笑,“问谁呢?”

        箫誉:.....!

        你现在很嚣张啊!

        “我娘还没有认你!”箫誉干巴巴顶嘴。

        萧济源立刻一副话到嘴边又打住的表情,扬了一下眉毛,看傻小子似的看着箫誉,“这样啊~那好吧。不用安排,这仗打不起来。”

        箫誉总觉得他爹看他的目光里似乎是带着几分关爱痴傻孩子的同情。

        但是,为什么?

        他这么玉树临风足智多谋成熟稳重睿智能干......“为什么打不起来?”

        萧济源嘴角勾着笑,点了点郭占河没有带走的地图。

        “马上要过年了,祁北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就是从下个月到次年的四月之前,南国将士是有过北方作战的经验,但绝对没有冰天雪地里作战的经验,他们也不会冒险。

        南国强大,犯不上拿命来换什么。

        更何况,为了寻找一个公主,就让将士去送命作战?

        南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君王明智,绝不会做出这种蠢事来寒了将士的心。

        这些,我就算是没有记忆,也知道。

        你不知道?”

        箫誉:......

        他爹自从见了他娘之后,越来越嚣张啊。

        以前都不这样和他说话的。

        现在爹味十足啊!

        就好像已经和他娘相认了一样。

        箫誉可能活了这么多年都水深火热的,压抑着某种情绪,现在突然开始叛逆了,顶嘴,“我知不知道的和你知不知道也不冲突啊。

        那什么,你觉得,南国真的有这样一个公主?”

        红痣。

        他王妃后背倒是有红痣。

        不过不是圆点,是一只蝴蝶。

        动起来的时候,那蝴蝶好像会飞一样......啊!不能想了!

        “我失忆了,就算以前知道什么南国朝廷机密,现在也不记得了,所以无从判断南国是不是有这样一位公主,但京都会因为南国的这一举动动乱一阵子,这是你的机会。

        另外,不论这仗是不是能打起来,你都得派人去祁北了,以防万一。”

        说着话,萧济源从椅子上起来,垂眼看箫誉一眼,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道:“臭小子,一口一个你的,不知道叫人?一点规矩没有!”

        不等箫誉反应,萧济源哗啦一开门,出去了。

        箫誉:......

        霍的转头看向背后平安,“他还没和我娘相认呢,就给我当爹了?”

        平安:......

        这话说的,又不是后爹,需要先和你娘相认才能当爹!

        一脸有爹的孩子才会有的幸福的不高兴,箫誉也起身离开,去找他王妃了。

        箫誉过去的时候,苏落刚刚泡完温泉回来,正换衣服。

        苏落纤瘦,但是养了这么一段时间,倒是骨肉匀停。

        她略微弯腰,在床榻上整理裙子,正准备提起来穿上。

        身上只着里衣,曲线勾勒,朦朦胧胧。

        不要脸的箫某人靠着门框就吹了个口哨,“哪来的小娘子,勾魂摄魄的,我鼻血都流出来了。”

        他进来的时候没动静,此时忽然开口,吓了苏落一跳,哪怕已经听出来是他,猛地转头眼底带着的那一层惊慌也没及时散去,恼恨的瞪他一眼,“怎么一点声音没有,事情谈完了?”

        箫誉上前,从苏落手里接过她的衣裙,一边给苏落穿一边道:“嗯,郭占河说,南国丢了个公主,人丢在咱们这边了,让找呢,找不到就要出兵攻打。”

        刚刚给苏落穿上一只袖子,萧不做人又后悔了,蹭的把那袖子一扯,将衣裙随手一丢,直接打横把他王妃抱起来。

        穿什么衣服啊!

        苏落吓一跳,赶紧推他,“不行,不行,昨天太.....太多了,今天不行!”

        箫誉就跟吃不饱的狼似的。

        苏落坚定的拒绝他,不然受累的是自己这幅可怜的小身板。

        箫誉把人往床榻上一搁,欺身压下,似笑非笑,“想什么呢,我又不做什么,南国那位丢了的公主,背后有个红痣,我记得你也有一个,我王妃该不会是金枝玉叶吧,让我看看,我就看看,我保证什么都不做。”

        苏落:......

        你以为我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