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66章 胎记

第366章 胎记

        长公主像个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少女。

        脸上带着狡黠的殷切的期待。

        苏落想过无数种长公主和驸马见面的场面,却怎么都没料到,会是这种,看似平静,却又激荡。

        苏落忽然觉得现在真的刚刚好。

        她和箫誉刚刚好。

        长公主和驸马,一个想追,一个想享受被追,刚刚好。

        驸马的亲兵们到了,刚刚好。

        如果这种刚刚好能一直保持下去,多好。

        拥有了四个人的小秘密,吃过早饭,长公主带着苏落苏子慕和小竹子去后面的柿子林摘柿子,摘完柿子去骑马。

        长公主的开心,是肉眼可见的。

        苏落从来没有见过长公主这么开心过。

        长公主没有分享她见到萧济源那一瞬间的心情,那一瞬间的触动,那一瞬间的千回百转,但苏落感觉自己能体会到。

        原本苏落还想,萧济源会不会趁着他们骑马的时候突然出现,或者趁着他们摘柿子的时候突然出现,让她还能现场围观一把公公追婆婆的大型恩爱现场。

        结果他们骑马都骑累了,回了温泉庄子,都没见到萧济源一眼。

        一回庄子,就感觉到一股萧杀的气氛。

        连苏子慕和小竹子脸上的笑意都瞬间收敛消散。

        长公主翻身下马,问旁边牵马的随从,“出什么事了?”

        那随从是箫誉的亲随,但摇头,“不知道,郭占河突然来了,王爷和驸马......”

        话说一半,那随从忽然声音卡壳,果断改口,“王爷和子慕少爷的师傅一直在屋里没出来,足有两个时辰了,中间平安出来传话一次,让大家整装待发,但是到现在也没有传来下一步消息。

        原本王聪打算去叫殿下和王妃的,但是平安说暂时不用。”

        平安说暂时不用,那就是还没有到了惊动她们的时候。

        长公主点了一下头,脸上凝重的褪去一些,偏头招呼苏落和苏子慕小竹子,“我们去泡温泉,然后吃饭,如果有消息,我们得了消息再做安排不迟,不要不安。”

        长公主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

        但苏落能感觉得出那种状态的不同。

        以前说这样的话,她是隐忍着自己的不安,想要让大家放松。

        现在,她夫君在,她儿子在,她是真的放松。

        苏落跟着点头,“好。”

        昨天苏落泡温泉的时候闹出了意外,今儿再进温泉池子,长公主便慎重许多,让人反复检查了没有问题才带着苏落过去。

        苏子慕和小竹子俩小孩进了隔壁的小池子,苏落和长公主进旁边的大池子。

        缭绕的热气中,长公主看着苏落肩胛骨处一片蝴蝶状的痕迹,“这是胎记?”

        苏落身上,其实还有昨天晚上和箫誉折腾出来的印子,她心里不好意思,进池子的时候是穿着里衣没脱的,没想到里衣湿透之后,遮住了身上暧昧的痕迹,却没遮住那片火红的胎记。

        苏落点头,“嗯,小时候只是一个小红点,后来随着我长大,这胎记也跟着长大,慢慢长开了竟然是个小蝴蝶的样子。”

        箫誉特别喜欢亲她这里。

        这里就像是个什么开关,每次箫誉亲上来,她都会忍不住的轻颤。

        耳尖泛红,苏落回应长公主的话,庆幸现在是在温泉池子里,不然回一句胎记就脸红也太诡异了。

        长公主笑道:“这倒是罕见,你若是谁家丢了的孩子,凭这个就能找回去了。”

        苏落也笑,“从我记事起我就在我爹娘跟前了,没机会被丢了。”

        倒是有机会丧父丧母成了孤儿。

        爹娘的死苏落心底难以消散的伤,哪怕镇宁侯府已经得到报应,苏落也没觉得恨意消减。

        长公主没多提,换了话题,兴致勃勃给苏落讲她和萧济源年轻时候的事。

        外面,正房。

        箫誉,郭占河,萧济源,三人分作方桌三侧。

        尽管已经进来坐了两个时辰了,郭占河看着萧济源那张脸,还是觉得惊魂不定,忍不住再次感慨,“你竟然......真的活着。”

        萧济源不厌其烦,含笑重复回应,“让你失望了~”

        郭占河嘿的叹了口气,重新将视线放到前面的地图上。

        就在三个时辰前,郭占河收到京中送来的密报,南国派了使臣来本朝,一则是催酒水订单,二则是来要人。

        南国皇帝有一位丢失的公主,这些年南国皇帝一直在找自己这位从小丢了的女儿,找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找到了线索,人就在本朝。

        人家给出了线索。

        一条当年丢失孩子时包着孩子的包被,上面绣着一个云字,这个字是皇后的小字。

        一只金锁,金锁上有孩子的生辰八字。

        另外,还有一片胎记,是一个红色的小点。

        那位公主算年龄,今年十五六岁,比赵韫姝小点,模样参照赵韫姝的样子就行,毕竟亲姐妹。

        人家没说孩子当年是怎么丢的,又是如何丢在了本朝,就一句话,南国限时一个月,如果本朝找不到这位公主,将举兵进攻。

        京都那边一片哗然,连一向只想赚钱不想其他事的世家们都有些惴惴不安。

        不知道南国是本身就想进攻故意找个借口,还是真的丢了这样一位公主。

        但如果南国要进攻,首先攻打的就是祁北,祁北之后跟着就是郭占河带兵的辽北。

        郭占河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就是想和箫誉商议。

        毕竟箫誉说过,萧济源活着呢,萧济源的大本营以前可是在祁北。

        可来到这里,真的看到萧济源,活着的萧济源,郭占河还是差点让惊得直接一个滑跪。

        “如果南国要进攻,这三处是他们最有可能选择的突破点,当然,现在南国并不知道萧将军还活着,他们也可能没有那么多顾及,直接大军压境。

        你们能给我透个底吗?你们在祁北到底有多少兵马?能扛得住不?”

        郭占河虽然带兵,但是他不想打仗。

        箫誉一派稳若泰山,“郭将军不必多忧,有祁北压在那边,你这边伤不到分毫,但是......南国交接的地方,应该是宫中珍妃娘娘的亲哥哥顾瑶的亲爹,顾大将军驻守的南边,你确定你的消息准确,他要绕远从祁北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