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65章 狡黠

第365章 狡黠

        箫誉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

        但就像苏落说的,他的确是心里发慌,心里发虚,尤其长公主冲进来那一瞬,他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偷情被抓的第三者。

        靠!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总算是在听了媳妇一席话之后,箫誉慢慢冷静下来,搓了搓脸,朝苏落笑:“我是不是有病,造反我都不紧张,这紧张地......”

        苏落忍笑,“我都没好意思说,你刚刚一路从院子里出来,一直是同手同脚的走。”

        箫誉:!!!

        苏落继续笑:“是的,没错,不光我看到了,这庄子上你一路经过的人都看到南淮王脑子有点大病,大步流星同手同脚了一路,而且,走路脑袋不动身子动......你见过鸡快步走吗?和你差不多!”

        箫誉顿时咬牙,“闭嘴!”

        “好凶哦!”

        “晚上更凶!”箫誉发狠捏了苏落脸蛋一下,当然是,表情发狠,动作轻柔,压着声音,“还有,别以为我忘了,你刚刚选了别人的鸟,你完了,苏落,对了,有件事忘记告诉你,那册子,出第二本了!”

        苏落差点大腿一软直接跪下。

        箫誉让吓跑的智商总算是出走一刻钟归来仍是脑子。

        牵着苏落去长公主那边的时候,长公主带着苏子慕和小竹子已经坐在饭桌前。

        箫誉第一时间去看苏子慕,想要等苏子慕反馈点什么,然而这个饭桶小舅子就知道埋头吃!

        箫誉上前落座,“那什么,刚刚......”

        长公主盛了一碗汤放在箫誉面前,“和你商量个事。”

        箫誉顿时一口气提到嗓子眼,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您说。”

        长公主噗的笑出来,“你这表情严肃的让我以为你喝完这碗汤就要登基了!”白了箫誉一眼,长公主道:“我刚刚问了子慕,他说落落身体已经没什么事了,我想一会儿带她去跑马,你去吗?”

        跑马这件事,昨天泡温泉之前长公主就和苏落说过。

        苏落也和箫誉提了。

        但是!

        现在能和昨天比吗?

        箫誉不解的看着长公主,“跑马没问题,但是,您就一点都......”

        长公主掐断箫誉的话,“没问题那你倒是说说你去不去啊。”

        箫誉这下算是彻底看出来了,他母亲根本就不想谈论任何与刚刚那一幕有关的事情。

        行吧!

        不谈就不谈。

        反正爹娘都在身边,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箫誉道:“我不去,一会儿我和子慕的师傅商议一下过几天的具体行动,行动有点变化。”

        虽然不差这一时半刻,但是箫誉还是忍不住试探。

        一边说,一边注意长公主的神色变化。

        刚刚在他院子里的时候,长公主的神色变化是十分明显的,但是现在,她脸上就只有慈和又平常的笑意,“好,那你们商量正事,我带他们去玩。”

        说完,夹了一只白灼虾仁给苏子慕,“别光吃粥,多吃点虾,长身体呢,小竹子也吃,你盘子里那些都吃了。”

        没给箫誉任何表情变化。

        箫誉忍不住心里感慨:呵!老狐狸!

        箫誉是真的要调整计划。

        原本他只安排了自己的人去暗中伏击过几日到来的宁国公府世子,但是现在萧济源的亲兵到了,这些人可比他的人好用多了。

        打探不出长公主的什么想法,箫誉彻底放弃了,埋头匆匆吃了早饭,一抹嘴,走了。

        等箫誉一走,苏落眼睁睁看着长公主朝苏子慕和小竹子眨眨眼。

        那俩小东西也朝长公主眨眨眼。

        一副他们三个拥有小秘密的样子。

        苏落:......

        “母亲?”

        长公主笑眯眯看着她,“想知道?”

        苏落立刻毫不犹豫点头,“想!”

        长公主叹了口气,但是脸上的笑意很浓,那种发自内心的笑,“那是济源吧?”

        苏落点头,“嗯。”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我有一个秘密,告诉你。”

        苏落刷的将筷子放下,一脸我十分认真倾听迫不及待想知道的表情。

        长公主缓缓喝了一口粥。

        “其实,之前在京都的时候,在那个假的萧济源被爆出来之前,我就悄悄去见过那个假萧济源。”

        苏落心里一跳。

        当时她还怕长公主受不住刺激,没敢说,没想到,人家背着她已经见过了。

        “你不知道吧!”长公主笑,“我知道你和誉儿的想法,你们都怕我受到刺激,怕我受不住,所以不告诉我,现在知道了吧,我虽然老了,但是老当益壮呢。

        我当时就判断出来,那个萧济源,是假的。

        但是我一丁点伤心都没有,反而我特别的高兴,因为五年过去了,我依然能一眼判断出他是假的。

        我现在也特别开心,因为我一眼就能判断出,刚刚那个是真的。”

        苏落当然明白长公主开心的这个点。

        她开心自己心底的萧济源没有被时间消磨褪色。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在誉儿面前说这些吗?”长公主笑问。

        苏落如实摇头。

        长公主狡黠一笑,“誉儿心思重,想得多,他总怕我受伤,所以呀,我干脆就假装像话本子上写的那样,选择性失忆。”

        一侧春杏:......呔!

        “你们刚刚在院子里,是在帮济源出谋划策吧?他失忆了,不记得我,但是他想要弥补我是不是?”

        “这可不是我说的!”苏子慕立刻自证清白。

        长公主呼撸他脑袋一把。

        “我和济源年轻的时候,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他心里怨恨我,很多时候把对命运的不公都撒气在我这里,我脾气也不好,他发脾气我就不愿意多解释一句,就和他冷战。

        那时候啊......我俩过得真的像是仇敌,还是血海深仇那种。

        那种日子持续了好久。

        之前我和子慕讲过一些,子慕说,他给他师傅讲了。

        济源虽然失忆了,但是人还是那个人,之前他就一直懊恼我们没有一个美好的开头,觉得对不住我,现在知道了......他是想要和我重新开始吧?

        落落,我和你说,我现在特别期待。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竟然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