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64章 被抓

第364章 被抓

        事情就发生的这么狗血又突然。

        长公主殿下今儿一早起来,不见箫誉和苏落过来陪她吃饭,也不见苏子慕和小竹子过来陪她说话,心里忽然就生出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苏落病情加重了,但是大家怕她担心所以没有告诉她?

        心里着急,长公主连自己的贴身婢女都没有带,就直接从自己住的院子里出来往箫誉住的这边来。

        远远的就听到爆笑声从箫誉的院子这边传出来。

        那声音长公主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压在心底深处的某种情绪一下就喷发出来,可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怎么可能会在箫誉的院子里听到萧济源部下的笑声。

        按理说,她是无法辨认萧济源部下的声音的,可那一瞬,她就是笃定的觉得那声音就是萧济源的部下,她一定是曾经在军中听到过,可......又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就带着这种矛盾的想法,长公主一点一点朝箫誉的院子靠近过去。

        难道昨天那帮麻匪......?

        箫誉原本是在门口留了一个把风的,就怕长公主那边派人过来传话或者长公主过来,他好提前安排这边的人,结果长公主是自己过来的,开始走的一小步一小步的,没人注意到她,忽然她大步流星朝这边来,箫誉的人一看见她立刻就要去送信儿,却被长公主一声怒喝喊住了。

        然后......

        就是现在的死亡凝视。

        长公主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萧济源那张脸上。

        萧济源紧张地汗都把背心衣裳湿透了,脑子想要飞快的转着,赶紧想出一个绝妙的应对之策,然而悲催的发现,愿望是美好的,脑子它根本就不转!

        它失灵了!

        萧济源身后他一片亲随......靠!这也太地狱了吧。

        怎么办!

        将军!

        冲!

        冲过去直接把人抱住,亲一顿!

        没有什么是亲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就两顿!

        如果还没解决......你自己多保重!

        箫誉嘴角颤了颤,“那个......”

        就在箫誉开口一瞬,长公主定住了一样的眼珠总算是动了,她偏了一下头,目光从萧济源的脸上挪到了萧济源的身上。

        这个轻微的动作让风声鹤唳的箫誉立刻闭嘴。

        空气就像是流动在坟地上一样。

        直到长公主上上下下看了三遍萧济源的衣裳,她眉梢一扬,嘴角勾了笑,转眼看向箫誉和苏落,“早饭怎么不过来吃?我还以为落落病了,你们吃早饭了吗?”

        长公主就像是瞎了没看到萧济源一样,笑意盈盈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招呼箫誉和苏落。

        说完,抬手招呼苏子慕和小竹子,“你俩吃饭没?”

        苏子慕立刻从人群里蹦出来,朝长公主蹬蹬蹬跑过去,“没吃呢,我都饿了!”

        “那去吃饭,走,我那边都摆好了,就等你们呢,还得等我过来请。”长公主嗔怪的瞪了箫誉一眼,“还不走?你不饿你去忙,我带落落去吃,落落没事了吧?身上难受吗?”

        苏落赶紧摇头。

        又转头去看箫誉。

        平时一直游刃有余的小王爷,现在跟个呆鸡似的杵在那里,还是苏落拽了他一把,他才回神。

        “那个,我,我本来想,那个......”

        箫誉语无伦次。

        长公主直接牵了苏子慕和小竹子的手转身就走,“我带他俩去吃饭,你俩也快点,一会儿冷了,吃完饭去后面转转,我看那边有一片柿子林,据说挺甜的。”

        说着话,长公主牵着俩小的就离开了院子,挥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徒留一院子人呆若木鸡杵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王聪第一个回过神,挠了挠后脑勺朝旁边人一脸茫然无措的道:“那个,殿下啥意思?我咋没懂?”

        一句话就像是触发了某种机关。

        一院子被钉住的人总算是接二连三缓过一口人气。

        萧济源的一片亲随七嘴八舌。

        “天啊,殿下不会是不认识我们将军了吧!”

        “这下完了,我们将军真的需要重新追求一把了!”

        “我苦命的将军啊,你媳妇不认识你了。”

        “将军,挺住,挺不住我们也没有办法!”

        萧济源:......

        吸了口气,萧济源朝箫誉道:“先去吃早饭吧,别让她等太久。”

        箫誉人还懵着呢,点点头,拉了苏落的手就朝外走。

        嚯嚯嚯的大步流星走了好一段路才猛地顿住脚,转头看苏落,“我母亲什么意思?”

        不且苏落开口,他跟着又道:“她是不是......被刺激的选择性失忆了?就是话本子上写的那种记得其他的但就是不记得我爹?”

        这个问题春杏就比较有发言权了,毕竟没看过五百本也看过四百九十九本。

        “从理论上来说,殿下,话本子上那些,都是编来骗人的!之前还有个话本子写,女主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但是男主要和她和离,女主一怒之下,把生出来一半的孩子又塞回肚子里,然后缝合好了,签了和离书潇洒的离开,一年之后自己日子过好了才找了个良辰吉日把孩子再生出来。

        你看,话本子都是骗人的。”

        箫誉:.......

        原本就不算清晰的脑子被春杏一顿生孩子论给一搅和,彻底不清晰了。

        苏落抓了箫誉的手,这一刻,她还是比箫誉冷静的,“母亲认出了父亲,我觉得,母亲是故意的。”

        箫誉就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立刻追问,“故意什么?”

        苏落道:“你没看到母亲在看到父亲那一瞬间身体都在抖吗?她就是认出来了,但是她没有说出来。”

        “她为什么!”箫誉就跟智商全无一样。

        “因为她在尊重你啊!”苏落道:“母亲先是盯着父亲的脸看,确定这人就是萧济源,跟着就盯着那身衣裳来来回回看了三遍,应该是在确定这人就是子慕的面具师傅。

        面具师傅已经跟着咱们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始终没有在母亲跟前露脸。

        母亲应该是猜测你有什么安排,她在尊重你的想法。”

        箫誉张了张嘴,不知道说啥。

        苏落就道:“先去吃饭,看看母亲要说什么,不是,我说你紧张什么?一个是你亲爹,一个是你亲娘,这紧张什么?我怎么觉得你就跟自己是个被抓的第三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