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61章 经历

第361章 经历

        箫誉审讯的时候,苏子慕和小竹子就趴在外面墙根处偷听。

        听完了,苏子慕脸色晦暗不明。

        小竹子搂了搂他肩膀,“没事了,姐姐没事,坏人也逮到了。”

        苏子慕抿唇,垂着眼,眼底的愤怒没人能看得到,等他再抬眼,眼底一片清明,“嗯嗯,我现在没事了,我们去看姐姐吧。”

        苏子慕蹦蹦跳跳离开。

        小竹子皱眉看他。

        真的没事了?

        他怎么觉得事情好像有点大了。

        苏子慕不是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吧!

        小竹子眼皮突突跳了两下,赶紧追上他。

        他们过去的时候,苏落已经醒来了,徐行用针灸强行催了蒙汗药的挥发,让苏落提前醒来,百蕊草已经煎熬好,长公主亲手端着药碗喂了苏落。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一碗药喝完,长公主心疼的看苏落,“有不舒服一定要说,知道吗,你呛了水,那水不干净,容易闹出大问题的。”

        苏落摇头,“我现在没有一点不舒服,没事,母亲别担心。”

        “姐姐。”苏子慕趴在床榻边儿上,小脑袋在苏落被子上蹭了蹭,“刚刚吓死我了。”

        苏落揉苏子慕的脑袋,“姐姐没事了,子慕不怕。”

        苏子慕泪眼汪汪,眨巴眨巴眼看苏落:“姐姐,我感觉你今年命里犯水,咱们今年一年都不泡温泉了。”

        长公主噗的笑,“可把苏子慕吓坏了吧,看看,这小小的人,命里犯水都说出来了。”

        苏子慕仰着头,“昂,我真的吓坏了,我都快哭死了,所以姐姐一定要答应我,今年一年不许再泡温泉。”

        “行,答应你。”

        小竹子疑惑的看着苏子慕。

        等俩人从苏落房里出来,小竹子最终没忍住,问道:“不是都已经把人处置了吗?为什么还不能碰温泉?难道还有第二个人?”

        苏子慕看着小竹子,笑嘻嘻道:“我就是担心嘛。”

        小竹子扬眉。

        上一世,苏落死的惨,但也的的确确是因为泡温泉丧命。

        这一世,温泉丧命这一劫不是已经过了?

        苏子慕到底是察觉了什么?

        小竹子拽了苏子慕的胳膊,“不能和我说吗?我会保密,不会告诉任何人。”

        苏子慕看着小竹子,脸上的笑意忽然收敛,他道:“小竹子,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

        小竹子忽然表情一僵。

        他是知道什么。

        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因为他不敢。

        “因为你不敢说,是不是?”苏子慕看着小竹子的眼睛,几乎逼问。

        小竹子朝后踉跄半步。

        苏子慕道:“你不敢说是因为你害怕一旦说出来,日子就不能这样顺其自然的过了对不对?因为你上辈子,死的太惨,是为了我死的,你不敢说,你怕我心里难受,对不对?”

        小竹子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

        苏子慕抬手摸他的脸,“但我都知道。”

        小竹子张了张嘴,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这下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子慕道:“你为了我命都没了,所以这辈子,我不想我身边任何一个人有事,我要小心翼翼的避开所有的事。

        上辈子我姐在温泉出事,这辈子也在温泉出事。

        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上辈子王爷查出来的,害我姐的,是个男人。

        不是同一个人!

        所以......”

        还会再有一次的,至少。

        小竹子总算明白苏子慕那份不放心的原因了,但他摇头,“我,不知道,我和你可能情况不太一样,我只是,只是会做一些梦,梦见一些事情。

        起初我觉得那就是梦,但是后来我慢慢发现,那些梦,可能真的发生过,所以我就尽可能根据梦里出现的事去避免再发生。

        然后我发现,每次我想避开梦里的噩耗的时候,你都先一步行动了。

        王爷在津南的事,师傅的事,你都先一步知道了,所以我就想,你是不是也......不过我梦见的不多,我知道的也不多。”

        难为小哑巴,一口气说这么多。

        苏子慕道:“我的确和你不一样,我是每次在事情要发生之前,会......再经历一遍。”

        小竹子忽然睁大了眼。

        再经历一遍?

        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生死离别,所有的不痛快,全部都在再重新经历一遍?

        小竹子简直难以想象,苏子慕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熬得住那种痛苦还不表现出来。

        他忽然就明白苏子慕为什么那么喜欢撒娇了。

        这么密集的经历曾经经历过的苦难,也只有撒娇能让自己缓解。

        苏子慕叹了口气,“但是这次,我没有任何征兆,刚刚我以为是情况也未必都按我之前想的那样,所有的事我都会再经历,直到刚刚审讯出那个玉娇,我反应过来,可能我们知道的那次和这次,不是一回事。”

        小竹子点头。

        这是两个小孩第一次就这件事交心。

        俩小孩嘀嘀咕咕有说不完的话,房里箫誉没瞒着苏落,把审讯出来的结果和苏落一五一十的提了。

        苏落皱眉,一句话说不上来,只觉得像是吃了一口苍蝇。

        “这次是我大意......”

        箫誉话没说完,苏落抬手,两根手指抵在箫誉唇齿边,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和你没有关系的,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提防所有心术不正的人,不能因为别人害我们,我们就要反省自己,你这样,我心里会疼,会难受,不要自责,不是你的错。”

        箫誉捏了苏落的手指,就着苏落这个姿势,在她两根手指的指腹上亲了亲。

        “知道了。”

        苏落不想再继续这个让人作呕厌烦的话题,转了话题问道:“那些麻匪到底怎么回事?”

        “是萧家军的旧部,正好是我父亲的嫡系,其中还有一个参将。”

        苏落一脸震惊,“这么巧?”

        箫誉捻了一下手指。

        巧?

        这可是你弟弟吵着闹着要来温泉才“凑巧”遇上的,要不然也遇不到。

        只是遇上他们,差点将苏落搭进去了。

        箫誉心里闷声叹了口气,说不自责,但是后怕是控制不住的。

        “那些人原本已经归隐,是辽北驻军那边露出了消息,说萧济源还活着,他们才特意找了过来,原本是想要冒充悍匪从我这里套些消息,没想到当场就见到了人。”

        苏落不解,“既是从辽北驻军那里得了消息,怎么不直接找你,还要冒充悍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