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57章 军号

第357章 军号

        “麻匪?怎么会有麻匪!”

        长公主震惊的掀起窗帘朝外瞧。

        苏子慕也想钻过来瞧,被长公主一把摁回去不许他冒头。

        外面,箫誉已经从马车上下来走过来,“母亲稍安,我去看看情况,不要下车。”

        苏子慕从马车里喊话,“姐夫,带上我师父!让我师父摘了面具吓唬他们!”

        箫誉对苏子慕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情。

        上次他在津南被炸,当时如果不是苏子慕提前央求他去一趟春溪镇帮张小川要生辰礼物,他就会直奔津南码头。

        如果他直接去了,当场他就会被炸成齑粉。

        是苏子慕的“耽搁”救了他一命。

        还有苏子慕这个师傅,如果不是苏子慕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通过什么方式把人带了回去,他可能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活着。

        而且那次梁盛月围攻碣石县,苏子慕那帮“童子军”其实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的,那几个孩子没有一个拉垮的,全都像是经过了筛子的精挑细选一样。

        苏子慕就像是提前知道了什么,总在预判,总在提前准备。

        尽管这种想法极其荒谬扯淡,但是箫誉就觉得冥冥中有点什么力量牵引着一切,让他不由人的去相信。

        他也愿意相信。

        那是他王妃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弟弟。

        “好!”思绪闪过,箫誉朝着马车里的苏子慕应了一声,“带你师傅!”

        ......

        “这路是兄弟们千辛万苦修出来了,你们要是想过,得交过路费!”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勒着缰绳,豪放又凶残的朝着对面的箫誉道。

        他身后,跟了十几个一样粗狂不羁的汉子,人人腰上缠着一捆黑火药私自制成的二踢脚,邪佞又嚣张的看着他们。

        “听闻小王爷擅长放火,要不,试试?”

        对面狂放的喊话。

        箫誉皱眉,偏头看平安,“和咱们之前遇上的那些,不太一样啊。”

        平安点头,“不一样,之前那帮人看着人多,但是能瞧得出来松散,但是这几个人,一个个那股狠劲儿没杀过几年人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气势,而且王爷看他们的架势,看似随便散乱的站着,但是彼此构成掎角之势。”

        箫誉扬眉,“阵型?”

        平安点头。

        箫誉不知为什么,心头忽然突突了两下。

        想到了苏子慕刚刚那一嗓子:带上我师父,让我师父摘了面具吓唬他们。

        “对面的,你们是给钱还是给命,赶紧的!别特娘的耽误老子时间!”对面的汉子喊话。

        箫誉看了平安一眼。

        平安朝对面喊话,“急什么,说不定咱们是旧相好呢!”

        “放你娘的屁!老子对男人的屁股可没兴趣,相好你娘的,别特么的耽误时间,赵二!”当头的汉子一声怒喝,转头一声喊。

        背后叫赵二的立刻勒马上前,从腰上解了黑火药就要点火往对面扔。

        “以为哥哥们带着玩具呢?让你们开开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玩意儿!”赵二嘴角勾着残暴的笑意,刺啦点火。

        平安扯着嗓子喊:“急什么,来,看看是不是老相好?”

        平安吹了一声口哨,驮着萧济源的马听话的就往前跑。

        就在赵二手里的黑火药要朝他们这边投掷过来的刹那,萧济源出现在大家面前。

        赵二一个趔趄直接举着黑火药从马上一头栽了下来。

        人都落地了,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人,那黑火药就在他手里刺啦刺啦的烧着碾子,眼看就要炸了。

        他旁边兄弟没一个有反应的,全都直勾勾的就跟被点了穴似的钉在那里,一群眼睛锁定萧济源,

        “艹!”平安一声吼,“这兄弟真要炸死咱们啊!”

        赶紧从背后抽了一支箭,朝着赵二手里的黑火药射了过去。

        箭羽刺破空气,带着凌厉的声音咻的飞近,赵二才惊觉过来,赶紧将手里的黑火药二踢脚杵到地上摁灭火捻子,然后一个翻滚,和平安射过来的箭擦肩而过。

        转瞬,平安的箭羽钉在地上。

        平安吹了个口哨,“兄弟,反应有点慢啊。”

        赵二缓慢的从地上站起来,手里还握着那个已经灭了火的黑火药二踢脚,踉跄上前一步,看着萧济源,“将军!”

        萧济源骑在高头大马上。

        被平安带出来的一瞬,他就觉得脑袋嗡嗡的疼,四肢百骸的血液都像是沸腾了一样在咕嘟咕嘟的冲撞着身体,体内像是有个什么东西要撕裂他的身体冲出来。

        直到对方喊:将军!

        将军!

        将军!

        将军!

        耳边仿佛是千呼万唤,仿佛是震耳欲聋,仿佛是惊天动地,全都是这两个字,整整齐齐:将军!

        他仿佛看到黄沙弥漫,仿佛看到白雪无尽,仿佛看到殷红遍地,到最后,全都是尸骸遍野。

        “将军!”赵二又向前一步,普通跪下,“将军!”

        他最后一声,嗓音直接破了音,带着压抑不住的哭泣和心里巨大的喜悦,或者振奋。

        “将军!”

        他跪在地上吼,额头的青筋都蹦起来。

        萧济源只觉得耳朵嗡嗡的想,脑子里曾经在对付梁盛月的那个夜里出现的零星碎片的画面,在这一刻,变成整块的。

        “将军,翻过前面这座山,咱们就到了!”

        “将军,我和我媳妇说好了,等我们儿子出生,就让您给取个名儿。”

        “将军,我儿子等再大大,我让他来给您当亲随,我儿子学得一手好医术好功夫。”

        “将军,我想家。”

        “将军,咱们这次是不是回不去了。”

        将军,将军......

        萧济源眼泪刷的夺眶而出。

        平安怼了箫誉肩膀一下。

        箫誉没说话,脑子里却激烈的翻滚着苏子慕之前的话,他再一次笃定的认定:苏子慕知道!

        对面。

        赵二的嘶吼结束,那些原本骑在马上的人全都翻身下来。

        为首的一个直勾勾的看着萧济源,忽然破吼嘶喊,“无妄无敌!”

        他身后,跟着的几个人跟着齐声喊:“无妄无敌!”

        萧济源坐在马背上,喃喃开口,几乎根本不用思考,那句话就刻在他的骨子里,“无往不胜!”

        “无往不胜!”

        “无往不胜!”

        ......

        “前面喊什么呢?我好像听到他们在喊萧家军的军令!”马车里,长公主脸色大变,一把掀开帘子朝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