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54章 鱼饵

第354章 鱼饵

        “我今儿过来,是从南淮王那里听了一个消息,辽北大军统帅郭占河最近从南边调了一批粮草和军械过来,这些东西是给南淮王准备的,一旦东西到齐,他们就要举兵向京都进攻,抢在过年之前想要拿下京都!”

        萧济源一双眼睛大睁,里面透着些许的恐惧。

        “你们也知道,我现在在南淮王那边,给他那个王妃的弟弟做师傅,昨儿王爷带着苏子慕去辽北大军玩,我也被带去,我......我虽然失忆了,但是小紫和我说过,我以前是个大将军。

        昨儿一去军营,我骨子里某种深入骨髓的东西就泛起了记忆,别的我记不起来,但是对营帐,对军械,对粮草那些,我有本能的判断。

        辽北大军据说驻军十万,但是据我观察,他那些装备可不仅仅是十万大军的装备,以前我就知道,箫誉手里藏有私兵,之前我一直以为,郭占河的人马就是箫誉的私兵,可直到昨天我才意识到,根本不是。

        就......箫誉手里,还有比郭占河那些人马更多的兵马,据说是他爹当年的旧部。”

        这话一出,整个院子里的人都静默下来,人人脸上带着一种诡异的惊诧。

        他爹的旧部?

        他爹不就是你?

        这是啥意思?

        你不是已经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了?这咋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大家看看萧济源,又看看宫主。

        宫主脸上的那种诡异情绪不比别人少,她清了一下嗓子,“你在箫誉跟前做事,箫誉和你说过话吗?”

        萧济源一脸莫名其妙,“我在和你们说要紧的大事。”

        “先回答我。”宫主道。

        萧济源点头,“当然说过,他要考问苏子慕的功课和武功,我作为苏子慕的师傅,肯定和他说话啊。”

        宫主......

        “那他就没说过你......”

        萧济源直接接话,“说我长得像他爹?”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往死里诡异。

        宫主点头。

        萧济源道:“说过一次,他说,最一开始差点以为我就是他爹,不过后来徐国公和宁国公给他弄出一个假爹,让他意识到一个事实,他爹早就死了,我不过就是长得像而已,所以到现在为止,他都不许我见长公主!”

        说到这里,萧济源咬牙切齿。

        “我迟早有一天要见到长公主,然后杀了那个贱人!”

        所有人:......啊这!

        宫主笑起来,萧济源失忆了,然后记忆又错乱了。

        他知道自己是大将军,但是不知道自己是箫誉的爹,他觉得箫誉的爹是另外一个人,而他心目中也另外有一个儿子,那是他和她的儿子,而箫誉和长公主,是他的仇人。

        “对,杀了她,她杀了我们儿子,我们一定要杀了她,你继续说,郭占河的兵马如何?”

        萧济源一脸莫名其妙,皱了皱眉,“就是南淮王手里有他爹当年留下的旧部,据说这些人十分能征善战,一旦让这些人拿到粮草军械,只怕京都不保,天下大乱!

        佩儿,那个时候我们想要再杀他和长公主就难了,我们必须要阻止那批军械!”

        玉门派的掌门人嘴角勾着得意的笑,睥睨众生一般看向她的一群兄弟们。

        “现在,你们还想杀他吗?”

        众人脸上,神情复杂。

        掌门人的确是为了个人感情牺牲了小紫,这让大家心寒,可这个萧济源......好像也的确是有点用。

        行吧。

        那就暂时先别杀了。

        众人一散,掌门人将萧济源带入正房。

        “洗洗脸,别往心里去,小紫和大家同生共死,小紫......”

        “佩儿,我知道,我都知道。”萧济源一脸自责的打断玉门派掌门人,但是脸上又带着一种迷茫的不解,“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是我害死了佩儿,是你为了我才让佩儿被带走,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刚刚都说我狼心狗肺,佩儿,我为了我们儿子的大仇,潜伏在苏子慕跟前,只是为了报仇,你......”

        掌门人直接扑到他怀里,抱住他。

        贪恋一样在他怀里深吸一口气。

        “济源,你记忆还没有恢复,有些事我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你只需要知道,不论你做什么,我都和你一条心就够了,我保证,像今天这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以后他们都会像尊重我一样尊重你。”

        萧济源象征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将她推开。

        “我时间有限,我先把路线画给你。”说着,眼角余光感觉到这位宫主脸上的不满。

        萧济源心里叹了口气:我就当是为了儿子媳妇牺牲了我的这张嘴!

        说完,胳膊一抬,揽住掌门人的后颈,在心里一万个挑选,最终选中了她的脑袋顶,然后隔着那块包头发的蓝色包布,亲了一下。

        虽然只是隔着包布,可当萧济源的亲吻落下来那一瞬,掌门人心头顿时升起一股巨大的难以磨灭的欢喜。

        等她反应过来,萧济源已经走到桌案旁,抓起纸笔刷刷落笔。

        “这个位置是箫誉设定的接应点,到时候那批军械粮草从这里经过,我们必须赶在箫誉去接应之前将那些货抢了或者毁了!”

        在萧济源给掌门人讲解路线的时候,乔装打扮的平安和箫誉等到了如意酒坊里那些装扮成伙计的玉门派弟子从酒坊出来。

        “我靠,王爷跟前那个谋士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假装失忆过来骗让人闻风丧胆的玉门派掌门人,要是我肯定腿都软了。”

        “要不怎么说你只能沦为给人家赶车,人家就是王爷的谋士呢,这次他的计划要是行了,玉门派就全员歼灭。”

        如意酒坊的后门,箫誉和平安装成车夫,低低的说笑。

        玉门派的弟子在经过他俩的时候,他俩压低了声音。

        但是这些弟子都是练家子,耳力惊人,他俩的对话如数全都灌入耳中。

        几个弟子顿时脸色大变折返如意酒坊。

        平安和箫誉相视一眼,驾车离开。

        与此同时,苏落面容含笑的坐在八字胡子掌柜的的议事厅中,笑对碣石县八大世家的几位掌柜的。

        “我刚刚拿下了南国的一份新的订单,不知各位愿不愿意一起赚钱?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王爷如果要做什么,还望各位的主子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作为回报,以后我和南国的生意,咱们全部一起做。”

        苏落放出自己的鱼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