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53章 莲啊

第353章 莲啊

        “什么?”

        玉门派掌门人震怒的看着自己的亲随。

        亲随立在她面前几步开外,脸色难看,“南淮王将小紫的尸体挂到了城门外面,旁边还拉了横幅,写着:玉门派掌门人为爱痴狂见死不救人证物证俱全。”

        那亲随说完,抿了一下嘴。

        “咱们好些兄弟都去了城门外,大家原本想要将小紫的尸体抢回来的,但是......南淮王当众放火烧了小紫。

        现在,大家都想动手杀了南淮王为小紫报仇,还想......想,想杀了萧济源来清君侧。”

        啪!

        玉门派掌门人啪的一拍桌子。

        “清君侧?呵!”她愤怒的眼底冒着腾腾烈火。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骚动起来。

        掌门人朝外看去,眉头紧皱,她亲随忙道:“属下去看看。”

        她转身出去,不过眨眼,一脸难看的从外面进来,“宫主,是,是萧济源来了,但是被兄弟们摁在了外面。”

        宫主腾的起身,大步流星就朝外走。

        如意酒坊正房的大门被她一把从里拽开,入眼就看到萧济源灰头土脸被摁在地上,正激烈的挣扎,旁边,十来个玉门派的兄弟满目凶光狰狞而愤怒的瞪着他。

        她一出来,所有人都朝她看来。

        “佩儿!”萧济源被踩着脸,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音调扭曲的字眼,“我有急事。”

        “宫主!这人就是个祸害,不能再留着了,若不是他,小紫怎么会那般惨死!”

        “宫主!小紫可是跟了您这么多年,她死了都又被再烧一遍,兄弟们都快气死了,必须杀了他,不然......”

        玉门派宫主阴沉着脸,眼睛微眯,迸射着危险的寒光,看向那个说话的人,“不然,如何?”

        她语调带着阴狠毒辣,让那人不由哆嗦一下。

        但转而想到自己并无过错,那人挺了挺胸膛,道:“宫主,若不是他,小紫怎么会死,小紫凭什么要送命!兄弟们不怕死,但是这样毫无价值的死,谁都受不了!大家说是不是!”

        他心里到底发虚,招呼其他同伴应和自己。

        以萧济源为中心,站了不少玉门派的兄弟,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愤愤不平。

        “对啊,小紫死的太屈了,她莫名其妙被调戏,莫名其妙被抓走,甚至被抓走的时候连反抗都没有,再出现在咱们面前就是被火烧了尸体,宫主!我们玉门派凭什么要受这种委屈!”

        “杀了萧济源!”

        “杀了萧济源!”

        “啥了萧济源!”

        他们齐呼。

        宫主冷笑,“喊啊,再高点声,告诉所有人我们窝藏了朝廷死了五年的大将军,喊啊,让大家都知道萧济源没死,五年前的那场死讯是我们做的,喊啊!辽北大军就在不远处,让他们听到了然后过来围攻我们,喊啊!”

        “宫主,我们就想杀了他!”

        “我们要给小紫报仇!”

        “宫主......”

        在玉门派一片下属请愿的时候,萧济源被摁在地上,勉强出声,“佩儿,佩,佩儿,杀了我不要紧,你,你不要和他们有罅隙,他们都是和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你们是一家人,我,我没关系的,只要能给儿子报仇我怎么样都可以。”

        外面平安:......

        缓缓的睁大了眼。

        我说我们王爷怎么那么多戏那么茶那么莲呢,合着,根源在您这里啊!

        挺正经一个大将军,怎么也说莲就莲呢!

        外面箫誉:......

        啧~

        这也就一般般吧,要是本王发挥,必定会更好。

        平安:......嘿!tui!不要脸!

        院里萧济源大喘几口气,一副受不住的样子,“可,可我这里有紧急情报,先让我说完,说完你们,你们怎么都行,但是求求大家,一定要杀了南淮王给我儿子报仇,求你们了。”

        “闭嘴!”踩着萧济源的那个人怒斥一声。

        只是话音还未落下,忽然脸上火辣辣一疼,那疼才起,他耳朵眼里才传来响亮的一声:啪!跟着脑子才反应过来,他脑袋偏到了旁边,他身子一个趔趄,哦他被甩了一巴掌。

        他被甩了一巴掌!

        他捂着脸错愕看过去。

        玉门派掌门人已经站在他面前,带着迫人的气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弯腰,将萧济源扶起来,甚至亲自去拍一拍萧济源身上的灰。

        萧济源连忙后退一步,“使不得使不得,你别这样,大家心里都有火,你......你要顾及一下大家的情绪,我没事的,我没关系,我怎么样都行,他们才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平安:......啧啧,瞧瞧人家这出神入化的嘴!

        箫誉:也就那样,想当初,我追我媳妇的时候......

        平安:你闭嘴!

        箫誉:!!!

        萧济源脸上带着半个鞋印儿,他咬了一下嘴唇,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自己身上的灰,声音带着压抑的难受,但转瞬抬头,朝着佩儿笑,“我真的没事,真的,你看看你的兄弟们,他们要紧。”

        玉门派的宫主看着只觉得心里扎着疼。

        以前她用尽了全部的办法去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心里始终装着那个该死的长公主。

        现在他失忆了,反倒是心里都装着她,反而为了她愿意受这样的屈辱。

        她明明应该高兴,可她高兴不起来,只觉得心里憋的难受。

        “够了!”一挥手,玉门派掌门人怒火腾腾看着自己的一众兄弟,“小紫死了,你们伤心,难道我不上心吗?我没有心吗?你们和我闹,要杀了他,可我去和谁闹?我杀了他小紫就能回来?我杀了她小紫就活了?”

        “可小紫是因为他才死的,当时如果没有他,宫主也会放任南淮王把小紫带走?我们来这里难道目的不是杀了南淮王?那天南淮王过来难道不是杀掉南淮王活捉他王妃的绝佳时机?”

        人群里,一个属下发问。

        玉门派宫主冷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轮不到你们向我指手画脚!小紫的死,是其他原因,与他无关!好了,都闲着没事做吗?”

        “那小紫到底为什么死!”

        “对!我们必须要知道!”

        “你们要造反不成,你......”玉门派掌门人被逼问的勃然大怒。

        萧济源连忙摁住她胳膊,转头朝着她一众兄弟道:“大家听我说一句可以吗?”

        平安:......你说就说呗,一脸小可怜就跟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