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42章 想见

第342章 想见

        平安差点一个激灵把嘴里的蜜饯整吞了。

        惊得一阵咳嗽。

        “我艹!你这......从哪拐到哪啊!”平安咳嗽了一片泪眼婆娑,都快给王聪跪了。

        王聪嘿嘿的笑,“你就说是不是吧!”

        平安看着他,盯了半晌,叹了口气,“是。”

        身子一转,有气无力靠在墙上,一副活不出去的表情。

        王聪怼他肩膀,“不是吧,平安你看上谁了,能让你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很难追?”

        平安点头,“超难。”

        “你追过了?”

        “不废话么,喜欢我不追难道放在那里观赏?”

        “啧~这嘴!你追姑娘也这么怼人家?”

        “你是姑娘?”平安斜眼看他。

        王聪抬手给他一巴掌,“滚!老子单纯的关心一下你的感情生活。”

        平安反手还他一巴掌,“滚!你单纯的围观老子热闹,不是,你怎么知道......靠!不是吧?王爷和你说的?我怎么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关心我啊!我可真是谢谢他!

        当初他追王妃的时候,卫生我替他打扫,房子我替他修补,所有乱七八糟的扫尾事情都是我替他做。

        这轮到我了,他就看我笑话?”

        平安翻了个无语的白眼。

        王聪笑的不行,伸手搂住平安肩膀,“是不是错付了?”

        平安哼了一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聪乐的不行,笑了半天才缓过来,问平安,“到底谁啊,这么难追,说出来,我们帮你呗,王爷还不是好心,怕你自己闷在心里错过自己的良缘,说出来,大家帮你一起使力,是在不行,让王爷给你指婚。”

        指婚......个屁!

        平安长叹一口气。

        “玉珠。”

        “艹!”王聪身子一滑,下巴直接磕了平安肩膀上,“谁?玉珠?我说平安,你可真是.....咱们府里那么多漂亮未婚小姑娘,你看上谁不行,就看上了玉珠?

        你确定是玉珠不是春杏?你没认错人?”

        平安:......

        就这脑子,还帮我呢!

        白他一眼、

        王聪调整站姿,“真是玉珠?”

        “昂!”平安无力望天。

        王聪郁闷一探,“这个,可能谁也帮不了你,玉珠是王妃的人,玉珠要是不愿意,就王爷在王妃跟前站不直的样子,估计也不会给你强行指婚,而且,就算强行了,你可能也会被玉珠打死。

        那什么,你打不赢玉珠吧?”

        平安:......

        “你可真是我好兄弟,哪壶不开提哪壶,咱们这些人,谁能打得过玉珠呢!”

        说完。

        两人双双齐声一声长叹。

        平安绝望道:“连你都觉得没戏是吧。”

        王聪想了想,“你是怎么追的,你直接和她提了?她拒绝你了?”

        “那倒没有,我又不是王爷,骚断腿!我就是多和她说说话,但是我感觉她也不是太想和我说话,王爷之前不是说,一个姑娘如果对你有兴趣,她就会愿意和你说话么,她都不愿意多和我说话。”

        王聪皱了一下眼角,“你也不能按照这个标准去判断啊,别的姑娘是别的姑娘,玉珠能和别的姑娘一样吗?玉珠那是......跟小竹子差不多吧,那就根本不说话。

        她能和你说话超过十句,都算对你恩宠又加了。

        我又一次去问她事儿,我特么说了一刻钟,她就回我一个字:嗯。

        这才叫不爱搭理呢。

        她也这么和你说的?”

        平安摇头,“那倒不是,基本我说两三句,她能应上一句,但是一句话不超过五个字。”

        “她撵你了?还是转头就走了?”

        “也没有。”平安眨眨眼,忽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一脸亢奋转头看王聪,“靠,你这么一分析,好像她也没有排斥我对不对?”

        王聪拍大腿,“那可简直太没有了,兄弟,加油啊!你要是能拿下玉珠,我感觉给咱们单身集中营带来了颠覆性的鼓励,估计兄弟们都成家有望。”

        “我要见王爷,我,我要见王爷......”

        他俩正说话,地牢里传出一道孱弱的声音,透着一股迫不及待的恐惧。

        两人立刻住嘴,平安问王聪,“苏子慕他师傅说之后怎么办?”

        “之后让去叫他,他想过来亲自审问,不过他也没说非要过来,王爷愿意他就来,王爷不愿意他就不来。”王聪道。

        平安想了一下,“你去把他叫过来吧,不过,他不能进去,要问什么,可以告诉我,我进去自己发挥。”

        “行!”

        王聪转头去叫人,平安开了地牢的门。

        沉重的石门被打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大门方向,一缕橘红色的光顺着敞开的门透了进来,仿佛从地狱回到人间。

        被吊在那里的玉门派宫主的亲随,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片亮,犹如贪恋水的鱼。

        平安看了她一眼,进来,却没说话,反手将门一关,留了只容一人进来的宽度,恰到好处的透了一点光。

        扯了地牢里的一把椅子,平安大马金刀往那椅子上一坐,窝在椅子里不再说话,也不看她。

        空气再次沉默。

        又是只有滴答滴答的声音、

        特别的响。

        一声一声就像是砸在人脆弱的神经上。

        那亲随舔了一下干裂的嘴皮,声音发抖,“我要见王爷。”

        平安没说话。

        她又说:“我要见王爷!”

        平安依旧不搭理她。

        她遭不住这份折磨,嘶吼,“我要见王爷!”

        剧烈的动作晃动铁镣,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平安感觉,这情绪应该是差不多到位了,不知道苏子慕的师傅是什么安排,平安按照自己的节奏,笑了一下,笑的特别流氓特别变态,“想见王爷呐~”

        那亲随盯着平安,一双眼带着赤红。

        “我要见王爷!”

        “条件?”平安蹦出俩字。

        刚说完,王聪从外面进来。

        一推石门,吊在半空的姑娘犹如惊弓之鸟,嗖的转头朝那边看去。

        王聪没理他,反手将门关到刚刚平安留出的那个宽度,径直走向平安,俯身在平安耳边将苏子慕师傅的话转达一遍。

        平安面无异色的听完,笑着朝那姑娘道:“想见王爷啊,先说说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