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40章 猜测

第340章 猜测

        箫誉笑了一声。

        “有点意思,先前本王从京都过来,路遇麻匪袭击,险些丧命,本王瞧着,她倒是和当时伤到本王的那个麻匪长得很像,说不定是兄妹,平安呐~”

        “在!”

        “拿下!”

        箫誉一声令下,平安立刻上前。

        那宫主的亲随立刻惊恐的朝她家宫主看去。

        宫主一脸惊恐回视她,“你,你真的是麻匪?”

        “我不是!我,我家以前开镖局的,所以我会些功夫,但我绝对不是麻匪啊。”她朝着宫主解释,跟着扑通跪下,朝箫誉磕头,“王爷恕罪,草民莽撞冲突了王爷,是草民有罪,可草民是良民啊,不是麻匪,草民家里真的是开镖局的,山西昌运镖局就是我家开的,只不过后来遭遇匪患,家里人都死的死伤的伤,草民无家可归才流离失所至此,草民怎么可能和麻匪有关,草民最痛恨麻匪了。”

        她解释的情真意切,

        箫誉连眼皮都没眨,没好气呵斥平安,“你遛狗呢?”

        平安原本迟疑的动作立刻加快,两步过去,朝她后脖子一提,将跪在地上的亲随一把拖拽起来。

        就着拖拽的踉跄劲儿,拽着她后脖子就往外拖人,宛若拖一条死狗。

        那亲随倒退着被平安拽出十来步才踉跄站直,抬手反抗。

        宫主咳了一声。

        她那反抗又顿下。

        宫主转头朝箫誉道:“王爷,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她来我这酒坊......”

        箫誉压根不听她解释,抬手一摆,“本王的原则向来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再说了,你这酒坊都和本王的王妃合作了,不会舍不得一个给你惹麻烦的下人吧?

        她顶撞的可是平安,在本王心里,平安就是本王的另外一个分身,那就等于,她顶撞了本王。

        这能忍?”

        宫主:......

        另外一个分身?

        这话你也能说得出来?

        “王爷,她性子直,可能......”

        “性子直有理?我能打了你一个巴掌然后说对不住我手直?还是我能骂你一顿然后说对不住我性子直就说话难听。

        说话难听可以闭嘴好吗?

        好了,你不必再给她求情了,今儿这人本王必须带回去教训一下,不然平安心里那口气咽不回去,平安从小娇贵着长大,吃不得苦受不得气。”

        平安:......

        就在昨天夜里,我还不想纸醉金迷只想吃点人生的苦呢~

        箫誉说完,眼看平安将人带走,伸手搂了苏落的肩膀,带着人也往外走,“咱们再去别的酒坊转转。”

        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得力的亲随就这样被带走,玉门派的宫主眼底狰狞着怒意,下垂的手捏拳,那怒火几乎就从天灵盖喷出。

        是抢人顺便将这狗王爷拿下还是等一等......

        就在她犹豫一瞬,箫誉瞥了一眼地上的影子。

        那影子上,她捏拳的姿势那样明显。

        箫誉勾着嘴角笑:“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子慕的师傅对你这个酒坊很感兴趣,明儿他想过来学一学酿酒,不知道方便吗?本来王妃也可以教他,但是王妃这几日有些忙,不得空。”

        箫誉说着话,回头。

        宫主立刻收敛一脸怒容,她想要换上因为自己人被带走而为难又难受的表情,可箫誉猝不及防砸过来的这句话又着实让她心中又惊又喜。

        萧济源要过来?

        他要来学酿酒?

        宫主压了一下,没压住心头的欢喜,“好!”就一个字出口,声音还在尾音带着一点上扬。

        箫誉权当没听出来,朝她点了下头,“那就有劳了。”

        带着苏落上车,马车从如意酒坊离开,直奔下一家酒坊,而平安则把抓的人捆了,直接带回府衙。

        马车里,苏落问箫誉,“到底怎么回事?”

        箫誉牵着苏落的手捂在自己掌心。

        他因为常年习武,一双手又大又暖,正好包裹苏落一双小凉手。

        “我们离京前,内侍总管曾经让小哲子送出来一幅画像,画像上的人是玉门派宫主。”

        苏落刹那间瞠目结舌,“是她?”

        箫誉点头,“不出意外,她头上包布底下,额前头发是红色的。”

        箫誉说起这个,苏落立刻响起那日玉珠说被人跟踪的事,没多犹豫,一字不落告诉箫誉。

        “......当时跟踪我们的,就是她,可为什么呢?她堂堂玉门派宫主,手下能人异士不少,她跟踪我做什么?既是跟踪了,后来为什么又要假扮成如意酒坊的东家?”

        这如意酒坊的东家有问题,苏落是一直知道的。

        她始终心存警惕。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玉门派的掌门人。

        “能跟着她一起在如意酒坊做事的,必定是她平时的左膀右臂,今儿我们把她左膀右臂抓了,她却无动于衷,你说,为什么?”

        苏落想了一下,“她从我们进院子开始,就不对劲,是不是?她崴脚就不对劲。”

        箫誉没打断苏落,鼓励似的看着她,听她说。

        不管在外面是如何的,反正在自己王妃面前,南淮王耐心十足,永远都能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听他小王妃说话。

        “如果不是子慕拦下,她就要撞到师傅身上,她说......是因为分神了,她为什么分神了?她......”苏落忽然目光一凛,“后来,王爷说,要让子慕师傅过来和她学酿酒,她很开心,是不是?”

        箫誉在她脸上捏了一下,手顺着脸颊滑到下巴,将人下巴往起一挑,亲了一口。

        “继续。”

        “她想见苏子慕的师傅!”苏落几乎下出判断,“当时在丰台的庄子上,陈珩劫持我,是她带人去救的陈珩吧?是吧?”

        之前苏落不知道这人就是玉门派宫主,没往这方面想。

        但是现在既然知道她就是,苏落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为何觉得她不对劲了。

        除了气势不对劲外,苏落始终觉得她声音耳熟。

        可不耳熟么!

        当时这宫主为了救陈珩,可是气急败坏吼了好些话呢。

        看箫誉的表情,苏落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王爷准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