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38章 挺平

第338章 挺平

        平安点头,压着声音十分小声的道:“是她,就是总管大人给咱们送出来的那副画像上的人。”

        箫誉离京之前,内侍总管豁出去自己一条命给箫誉送了个消息出来。

        玉门派宫主的肖像。

        而那画像上的人,此时穿着一身粗布衣裙,头上用蓝色碎花棉布包着头发,像个寻常妇人一样,站在苏落抵达的这家酒坊门前。

        和平安交换了一个眼神,箫誉搂住苏落的腰肢,“这就是你新弄得酒坊?”

        箫誉甚少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在外面这样和她亲热,苏落先是觉得有些意外,跟着心中一动,看了箫誉一眼,笑道:“对呀,这位是如意酒坊的东家。”

        那女子朝着箫誉一福,“民女拜见王爷。”

        箫誉没理她,搂着苏落的腰肢往里带着苏落走,“进去瞧瞧,你这酒坊我还一次没来过呢,酿酒的设备什么的能用吗?你可别将就,不能用的,我让人从其他地方给你往来送。”

        苏落揣摩着箫誉这些话的意思,“基本能有,有几样确实不太行,所以我今天不放心又来看看。”

        “哎呦。”

        他们在前面边说边走,平安缀在后面。

        忽然一声惊呼从背后传来,箫誉和苏落齐齐转身回头。

        就见如意酒坊的东家一脸痛苦半弯着腰手扶在自己脚踝上,身子朝着左侧就偏倒过去。

        左侧,刚巧是苏子慕的师傅走上前。

        就在苏落回头那一瞬,那如意酒坊的东家朝着苏子慕师傅的身上靠了过去,苏子慕的师傅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要扶她一把。

        就在这电光火石一瞬。

        一道奶呼呼的声音拔地而起,“放着!我来!”

        苏落只觉得一道残影闪过,苏子慕嗖的就跑到如意酒坊的东家另外一侧,伸出小胳膊给她一拽,把人拽住了。

        “这位阿婆,你没事吧?我听人说,人老了要多喝骨头汤,这样腿脚才会利索些。”

        面容年龄也就三十上下的如意酒坊东家浑身一僵,满脸错愕看向苏子慕:你叫我啥?

        苏子慕仰着头,看着她,一脸的认真,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又叫了她一遍,奶呼呼的,充满关切,“阿婆。”

        如意酒坊东家:......

        “师傅,这边。”说话间,小竹子已经牵了师傅的手把人带到苏落那边。

        苏落看了苏子慕师傅一眼,又看向那边苏子慕,最后目光落向如意酒坊的东家,“你没事吧?”

        那东家一收望向苏子慕的狰狞目光,朝苏落看去,眼眶发红,到吸了口冷气,缓慢的站直,“没,没事,就是刚刚看到这位......”

        不且她说完呢,站在旁边刚刚还好好的苏子慕,忽然嗷的一嗓子就哭出来了。

        哭的哇哇的。

        小竹子一着急就往苏子慕那边走。

        苏落箫誉和他师傅也赶紧上前。

        旁边,正说话的如意酒坊东家让他一嗓子哭给哭懵了,茫然看着他。

        “怎么了?哭什么?”小竹子第一个跑过去,弯腰给苏子慕抹泪,问他。

        苏子慕嗷嗷的哭,平时只找小竹子撒娇,今儿转头扑过去抱住他姐夫大腿,告状:“她欺负我。”

        一面说,一面抬手指了如意酒坊的东家,眼里含着泪,凶巴巴瞪着人家。

        如意酒坊东家一脸错愕看着苏子慕,发出灵魂出窍的疑惑,“我欺负你?”

        大庭广众!

        众目睽睽!

        苏子慕斩钉截铁,“对!”

        箫誉弯腰将苏子慕抱起来,在怀里托了一下抱好,拍拍他后背,“别怕,没事,和我说,她怎么欺负你了?”

        箫誉,苏落,师傅,小竹子,四个人八只眼,全都盯着如意酒坊的东家。

        如意酒坊东家:......哔了狗了!

        苏子慕眼泪汪汪,“她瞪我,她会不会吃小孩啊,呜呜呜呜,我好害怕,我要走,我不在这里了,好可怕啊,她要吃小孩,她刚刚看我的眼神好凶啊,就像是要吃了我。”

        箫誉扬了一下眉梢,朝如意酒坊的东家道:“我们家孩子不撒谎。”

        如意酒坊的东家一脸委屈,“可我也不吃小孩啊。”

        小哑巴小竹子看着她,“但你凶他了,你凶他做什么?他招惹你了吗?”

        如意酒坊东家:......他叫我阿婆!

        她刚刚的确是瞪了那小崽子一眼,天地良心,就一眼!

        谁家孩子养的这么金贵,一眼都不能瞪吗!

        而且,你跟着你姐住在人家王爷家里,难道不应该看眼色过日子吗?

        怎么还想哭就哭上了。

        但是面对这八只眼,如意酒坊的东家啥都说不出来,只能说:“我刚刚崴了脚,脚疼,所以表情可能狰狞了一点,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苏子慕在箫誉怀里扭,扒在箫誉耳朵边,用特别大的声音说“悄悄话”,“她肯定不是好人,不要相信她。”

        如意酒坊的东家:......

        “子慕别怕,要不师傅先带你回去。”师傅朝苏子慕伸手,要从箫誉怀里接过他,“师傅给你和小竹子烤海肠吃。”

        师傅一说要走,如意酒坊的老板顿时朝他看过去。

        就一眼。

        但足够始终盯着她看的箫誉从那一眼里捕捉到不舍。

        这种目光他可太熟悉了。

        每次和苏落分开,哪怕只是短暂的分开几个时辰,他都不舍。

        “行,子慕先和师傅回去,晚上咱们一家人吃海肠炒饭。”箫誉将苏子慕递给他师傅,故意将一家人三个字咬的很重,等到师傅将苏子慕抱住,他朝师傅道:“母亲更喜欢那道白灼白贝,晚上再弄点吧。”

        箫誉的话音里带着刻意的亲昵。

        他这种亲近让不明就里的苏子慕的师傅既觉得意外又觉得舒服。

        这是他第一次见这位小王爷,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感,他抱着苏子慕,把他往上托了托,“行。”

        箫誉笑道:“那你们先走,我们办完事很快就回去了。”

        俨然一家人的感觉。

        师傅抱着苏子慕带着小竹子离开。

        如意酒坊的东家就刚刚看了苏子慕的师傅一眼,之后一直垂着眼,低着头。

        箫誉看着人出了院子,朝她笑道:“脚没事吧,刚刚怎么就崴脚了?瞧着路也挺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