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36章 海肠

第336章 海肠

        郭占河只觉得心跳一下又重又快,一股气就像是卡在了嗓子眼。

        箫誉噗的笑了一下,垂眼去看郭占河的手,“啧,忘了告诉你,你手上这个的毒,就怕血液流的太快,比如现在,你又惊又怒,心跳还加快,你瞧,毒发了呢,手黑了。”

        郭占河一惊,也去看自己的手。

        果然在火把的光亮下看的清清楚楚,他手指黑了一截,那发黑的地方开始泛起丝丝缕缕的痒意。

        “还聊聊吗,郭将军,聊咱们赶紧的,天都快亮了,我想我王妃了,不聊的话,你抓紧时间去找大夫吧,说不定不用通过我也能解毒呢。”

        箫誉敢放这个话,那就已经斩断了他另外找大夫的后路。

        就算能找到,用箫誉的话来说,耽误的时间足够他嗝屁了。

        还有就是......

        萧济源,真的活着吗?

        五年了。

        他到底死没死。

        箫誉是诈他呢还是萧济源真的活着,梁盛月那五千兵马到底死在谁的手里......

        郭占河颧骨处的肌肉突突的狠狠跳了几下,他咬牙切齿看着箫誉,箫誉斜斜的,松松垮垮的站在那里,一副随他看的样子,旁边平安甚至十分缺德的给箫誉讲了个笑话。

        郭占河差点气死。

        可他又没得选,一个毒发,一个萧济源,这俩加在一起,放在天平上,足够压过世家了。

        紧绷的脊背和肩膀一松,郭占河咬着牙道:“好。”

        箫誉立刻朝郭占河吹了个口哨,“我就知道郭将军敞亮人,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郭将军手上的毒,解毒分为三个疗程,每个疗程七天,正好,够郭将军施展了。

        本王就不耽误郭将军日理万机了。”

        箫誉打了个哈欠,“本王回去睡觉了。”

        看着郭占河铁青的脸,平安心道,他们王爷在气死人这条路上,绝对的:万里挑一!

        从驻军营地出来,一行人策马回程。

        王聪问平安,“这就算是成了?”

        平安吹了个嘹亮的口哨,“这都不成的话,还要如何!成了,兄弟们都回去踏踏实实睡一觉,今儿白天没有安排,你们自行安排,从明儿起大家就要忙起来了。”

        王聪瞥了箫誉一眼压低了声音问平安,“萧将军是真的.....”

        平安和他对视一瞬,笑了笑,没说话,转头策马前行。

        箫誉回去的时候,苏落还没醒,烤暖了身子,箫誉重新躺回床榻,把自己香香软软的小王妃往怀里一卷,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等苏落睁眼,已经是日上三竿。

        和箫誉在一起这么久,这还是苏落第一次看睡觉中的箫誉。

        他几乎每天都在苏落醒来之前就已经醒了,起了,或者走了。

        小王爷日子虽然过得苦,但一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别管是在春溪镇假装穷学子的时候还是在京都受皇上各种变态摧残,一直都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帅帅气气,精精神神。

        但这次从京都来碣石县,箫誉是真的憔悴了。

        哪怕现在下巴刮得干干净净,之前带着疲倦血丝的眼睛现在也闭着,可就这么睡着,也透着一股让苏落心疼的累。

        “被我的帅气迷得都愣住啦?”

        苏落正看箫誉出神,箫誉带着一股惺忪睡意,慵懒的开口。

        “你醒啦?”苏落凑上前,在箫誉脸颊亲了一口。

        箫誉一勾胳膊,把苏落抱结实了,压在胸前。

        “诶诶,小心,伤口。”

        “没事。”箫誉没正眼,嗓子里一把懒散的调子,“你醒来我就醒了,还等着你偷偷亲我呢,没想到你光是看我英俊的脸庞就被迷的不要不要了。”

        苏落好笑的不行,“厚脸皮。”

        “嗯?厚吗?你刚刚不是看我看的都愣住了?我感觉我再不开口,我脸都快被你看穿了,说吧,看我的时候都想什么呢,想的那么认真。”

        “想你好辛苦。”苏落贴在箫誉胸口,听着他的心跳。

        箫誉揉了一把苏落的脑袋,“是啊,我好辛苦啊,怎么办,生活过得这么苦,总得找点甜啊,王妃给不给?”

        打情骂俏永远没完没了。

        两人一直厮磨到晌午,肚子都咕噜咕噜实在坚持不住了才起床。

        箫誉耍赖撒娇,说伤口疼的受不了,自己手不能动了,要苏落给他穿衣服。

        他疼是半真半假,但苏落心疼他是真的。

        午饭是去长公主那边陪着吃的。

        他们过去的时候,苏子慕和小竹子正在陪长公主说话。

        小竹子一如既往坐在椅子上扮演哑巴。

        苏子慕站在地上,又蹦又跳。

        “殿下是不知道我师父有多厉害!我的天,那么大的雨,那么大的风,我看路都费劲,我师父就像是天神下凡一样,嚯的长枪一甩,骑着马就朝梁盛月那五千人马杀过去了。

        当时就把梁盛月吓傻了。

        梁盛月可是有五千人啊,我师父也就带了几十个人,这悬差,可我师父就是把他们给团灭了。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像我师父这么厉害的人。

        关键是,他还长得帅!”

        长公主忍俊不禁。

        “你知道什么叫长得帅啊就长得帅!”

        苏子慕昂首挺胸,“当然知道,像我这样的,一般叫奶,像小竹子这样的,一般叫闷,但是像我师父那样,那就是纯帅!

        真的,殿下你没见过我师父,所以还感受不到,等殿下身子好点了,我安排你和我师父见面。”

        长公主笑的不行,“好,你安排。”

        “我师父会做海肠炒饭,特别好吃,那天不是刮大风嘛,天啊,等到第二天他们去收拾外面梁盛月那五千兵马尸体,我师父就带我和小竹子去海边捡海肠。

        好多啊!

        晚上我师父用海肠给我和小竹子做的炒饭,我吃了三大碗,我师父还点了火,用火烤海肠,烤的也特别好吃。

        呜呜呜呜,我不能说了,我口水要兜不住留下来了。”

        哑巴小竹子噗的笑出来。

        苏落站在门口听他说了半天,叹了口气,“你可别说了,快歇歇嘴吧。”

        苏子慕嗖的转头,看到苏落,立刻扑过去,然后一把抱住箫誉。

        “姐夫,我好想你!”

        苏落:......

        我终究是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