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35章 怕吗

第335章 怕吗

        这句话说完,看着箫誉一脸麻了的表情,郭占河憋屈了一晚上的心情,总算是舒坦了几分。

        他抓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仰头灌了,“陛下对皇后,并非无宠,相反,除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陛下去皇后那边,其他时间也有去的,而且陛下也没有绝了皇后的子嗣,为什么这些年皇后只生出一个公主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又不是不能生。”

        箫誉算是从小在宫里长大。

        他从未怀疑过皇后膝下的公主是男是女的问题。

        莫说是他,就是长公主也没有怀疑过。

        等等......

        箫誉差点让郭占河绕进去。

        皇后膝下的公主,那就是公主,都不用怀疑,至于郭占河说的,“郭将军拿本王当傻子呢?公主是公主还是皇子,本王比你更清楚,只不过......如果真如你所言,宁国公想要自立门户,他怕是早有准备人选去代替我们的公主吧,到时候来一场狸猫换公主,女变男,瞒天过海。

        不过郭将军为何不同意?

        宁国公现在的势力可是几个世家里最强大的,他与你联手,等于是强强合作,你们胜算很大啊,到时候,你就是从龙之功。”

        “如果是王爷你,你会合作?”郭占河反问。

        箫誉摇头,“当然不会,这江山就是个烂摊子,从里到外被世家把控烂透了,谁接手都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所以,宁国公根本不会考虑皇位这种东西,谁坐在皇帝这个位置上,谁就是傀儡。”

        “那你还造反!”郭占河觑着箫誉。

        “郭将军不也打算造反吗?”箫誉笑起来,“否则,你买什么战马,又弄什么马瘟障眼法,又娶什么宁国公府的小姐?你想造反,但又不想背骂名,所以你不会抓我母亲和王妃,因为一旦我反了,你就能顺理成章反了。

        然后占着辽北一亩三分地,自封为王是吗?反正南方的兵马打不过来,辽北大地,你最厉害。

        但你今天又给我下毒,让我来猜猜郭将军的用意......你占据辽北,不怕南方,但是畏惧祁北,是吗?

        只要控制住我,早些年我父亲驻兵的祁北对你就没有威胁。

        你之所以不动我母亲和王妃,也是一个意思,只要她们在你眼皮子底下,就是人质。”

        箫誉很聪明的从郭占河给他设的局里跳了出来。

        郭占河抛出了宁国公想要自立门户,甚至抛出了公主是皇子,为的就是转移箫誉的注意力......可惜。

        “没有成功转移本王注意力,还被本王顺势分析了个底朝天,好气哦~”箫誉贱嗖嗖的朝郭占河笑,“所以,现在将军愿意帮着本王一起下调物价吗?”

        “你为什么一定要下调物价?”这是郭占河完全不懂的地方,“你就算是不动物价,不一样能造反?”

        “不下调物价,怎么铲除八大家?不铲除世家,我造反有何意义,还不是要被世家裹挟,郭将军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郭占河嗤笑,“你还想做明君不成!”

        箫誉笑了笑没说话。

        郭占河扬了一下眉毛,“不是吧,你还真心存报复要涤荡天地?呵!”

        浑浊的世道待久了,心都是黑,谁特么的会相信还有一颗红心的人呢,做梦呢!

        箫誉无所谓的笑,“这不是重点,也不是我这次来的目的,我来就两件事,一,你帮我下调物价,二,你还我粮食。”

        “这两件,王爷恕罪,我全都做不到,王爷若是以毒药为要挟,那请便吧。”

        “你是宁愿自己被毒死,也不想去得罪世家?”箫誉问。

        “我只是不想得罪全部世家,像你一样成为丧家犬。”郭占河说着,起身,“王爷请吧,你们只要不离开碣石县,我保证你们在此过得衣食无忧,想要如何都随便,我绝不干涉,但你们要是去祁北,那对不住。”

        郭占河亮出底牌。

        箫誉大概明白。

        这也是郭占河为什么截胡他粮食的原因了。

        郭占河发现了他在发展祁北,要打断这种发展。

        这是郭占河赤裸裸的威胁。

        只要留的他们在碣石县,这解药箫誉迟早得交出来,箫誉再大的本事也对抗不了驻军。

        箫誉笑着起身,“没事儿,不愿意没事儿,咱们一会儿再谈,说不定一会儿将军就愿意了。”

        一转头,箫誉喊,“平安呐~”

        郭占河扬眉,有点奇怪,“平安去外面转了不是?”

        不且郭占河语落,平安应声进来。

        郭占河话音一顿。

        箫誉笑道:“郭将军不肯和咱们合作。”

        平安便道:“目测,郭将军驻军将士一共六万人,军粮管饱够二十天,半饥半饱三十五天,军中棉衣尚未准备齐全,炭火不足,药材只有寻常药材且数量一般,急需补给。

        按照辽北驻军往年补给情况,棉衣炭火全部源于江南,巧了,咱们的码头在江南好几处,不合作,郭将军只能走旱路。

        走旱路没事儿,做多是慢点,慢点没事儿,做多是耽误事儿,耽误事儿没事,做多是将士不满,不满没事儿,最多是造反。

        哦,对,还有,冬天天干物燥,特别适合放火。”

        平安就跟报菜名儿似的,一口气给他报了出来。

        郭占河震怒的看向平安,跟着看向那个被他派去跟着平安的亲随。

        那亲随一个激灵,“将军,卑职一直跟着他,寸步不离。”

        平安朝他抛个媚眼儿一笑,“死鬼,不都是你告诉我的?我说你们军医药材还很丰富啊,你说也就是寻常见得几味,我说你们去年运来的粮食都堆在那里不怕长毛,你说今年的都快吃完了怎么会长毛,你们都吃新米......”

        那亲随脸色难看,不安的看着郭占河,“卑职没想到这他也能套话。”

        郭占河捏着拳头,太阳穴突突的跳。

        箫誉吹了个流氓哨,“要不,再聊聊?”

        郭占河咬牙切齿,“你以为你摸清楚了我的驻军情况,就能凭你那几千人翻盘?”

        箫誉舌尖儿抵着脸颊,顶起一个小包,痞笑:“万一,我爹活着呢,我不行,你说,萧济源行不?”

        郭占河狠狠跳了一下眼皮。

        箫誉笑起来,“不然我为什么敢造反还要去祁北,不然你以为城中那点人马是凭什么团灭梁盛月五千兵马的,该不会只是因为运气吧?”

        箫誉不做人起来,那是真不做人。

        他朝前凑近一点,问人家郭占河,“怕萧济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