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34章 转转

第334章 转转

        箫誉在椅子里斜坐着,扬了一下眉梢,“他试探你军中战马数量?为什么?”

        郭占河嘴角扯了两下,脸色有些难看,“谁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反正不安好心。”

        这话不是实话,但箫誉无所谓,“平安一直喜欢军中生活,可惜,我爹死的早,平安还没且感受出生入死呢就跟着我开始纸醉金迷了,他日常和我抱怨,日子过得太好了,他都有些不快乐了。”

        旁边平安:......

        我是有什么大病吗!

        郭占河震惊的看向平安,一脸难以置信。

        平安跟着悲痛点头,“我可太不快乐了。”

        郭占河:......

        箫誉叹了口气,“以前在京都,本王碍着身份的原因,也不好去军营里溜达,免得让皇上猜疑,现在好了,我造反了,再也不用担心皇上会不会猜疑了。”

        郭占河:......

        郭占河甚至觉得自己在梦里。

        不然为什么箫誉说话,他一句都接不上!

        箫誉向前探了一下身子,朝郭占河扬了一下下巴,问,“那郭将军能满足我家平安这个小愿望吗?让我们平安在你军营里转转?你也知道,人生无常!”

        平安:......

        我谢谢你!

        迎上郭占河的目光,平安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似的忽然捂住胸口,“我,我可能,可能不行了!”

        旁边王聪:呔!

        对面郭占河终究没忍住,皱着眼角看箫誉,“你们该不会以为我是个傻子吧!”

        箫誉噗的就笑出来,“郭将军说什么傻话呢,本王一向尊重郭将军,所以,我们平安到底能去你军营里转转吗?”

        “你想让他看什么?”郭占河问。

        箫誉直白道:“看看你粮草储备。”

        “你看我粮草储备做什么?难道王爷还想凭着你从西山大营坑蒙拐骗来的那三千人马灭了我辽北驻军?”今儿一晚上郭占河都觉得离谱,整个过程和他预设的完全不同。

        箫誉半靠着椅子扶手,笑道:“我灭了你干嘛?就是想要和郭将军打个商量,辽北地域内所有县城,镇子,酒价药价和碣石县持平,我这人呢,金贵,不都说么,人贵有自知之明,所以尊贵如我,就特别自知,我没有本事让这些地方都降价。

        但是,好在我还有点别的本事,就郭将军今儿晚上中的这个毒,解药只有我有。

        郭将军若是依我的,咱们有事好商量,郭将军若是不依我,那对不住,这个解药我就不给你了。

        另外......

        郭将军扣留了我调运过来的粮食,这个事儿,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

        “王爷是想要让我用兵力镇压,迫使那些商户降价?”郭占河一摆手,“那不可能!酒坊药堂,这两项影响到了全部世家的利益,我让这两项降价,那就意味着其他价格一起跟着下调,这等于是与全部世家为敌。”

        郭占河拒绝的干脆。

        箫誉略眯了一下眼,“那让平安去转转行吗?”

        郭占河:......

        风在吼!

        马在啸!

        郭占河在咆哮:你特娘的怎么又回到这句话了!

        “你到底让他看什么?想知道什么,王爷直接问我不就行了?”

        箫誉摇头,“那不行,我就想让平安转转,满足一下我们家平安那点小追求,他转他的,咱们聊咱们的,他要不去转一转,我这也聊不踏实。”

        郭占河被他烦的不行,摆摆手,“转转转,快去转,赶紧去。”

        点了个亲兵,让寸步不离跟着平安。

        平安一走,箫誉朝郭占河道:“将军大度,那礼尚往来,我就给将军透个底,如果将军不按照我说的去降低物价,那我就把给南边的码头打一声招呼,绝不允许一袋粮食能运到辽北来。

        一旦辽北粮食吃紧,将军的存粮怕是也不够,将军一世英名,怕就要落个和百姓抢粮的名声了。

        我还要下发大字报,告诉辽北的百姓们,你干预物价下调。”

        郭占河嘴边涌着一句话,没忍住,咆哮出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箫誉嘿的一笑,“对呀,我本来就不要脸,所以,你下调物价吗?”

        郭占河狞笑,“你就不怕我出兵将你碣石县那一亩三分地儿围了?到时候,你那宝贝王妃可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据说貌若天仙,也让咱军中将士开开眼......”

        不等郭占河说完,箫誉抄起面前酒杯哗的朝郭占河脸上劈头盖脸泼上去。

        “你!”猛不防被泼一脸酒,郭占河顿时愤然而起。

        箫誉冷了脸,“谈事儿归谈事儿,嘴巴放干净点,我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郭将军家大业大也不怕?”

        郭占河愤怒的瞪着箫誉。

        箫誉道:“你不会去包围碣石县,也不可能对我母亲我王妃下手,若是你愿意,当时就不会把朝廷下旨的人拦在外面。

        我如果猜的没错的话......

        将军这是指着我造反,然后想要自立门户吧?”

        箫誉略眯着眼,看着郭占河的神情。

        “你闹出马瘟,明明花了一笔巨款给军中战马治病,这钱全都流入宁国公府腰包,但你转头让自己儿子娶了宁国公府的小姐,郭将军,怕不是宁国公府在打探你的军中,而是你想要打探宁国公府的虚实。”

        来的路上,箫誉还对郭占河的这些行为摸不准。

        但聊着天,说着话,他一下就有些想法了。

        一面说,一面通过郭占河的反应来检验真伪。

        可惜对方是个老狐狸,情绪并未怎么外露,他没检验出来。

        只能啧的叹息一声,说出自己的总结,“因为宁国公府是目前余下几大世家之首,你想试探了宁国公府的虚实之后,与宁国公联手自立门户,但是被宁国公拒绝你了,所以这次你才不会抓我母亲和我王妃,你是在和宁国公府对峙。”

        “我会和他联手?就凭他也配!”郭占河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没好气的重新坐下,“是宁国公想要自立门户,被我拒绝。”

        箫誉想了一下,“皇后无子。”

        郭占河冷笑,“你就知道那公主不是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