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30章 睡吧

第330章 睡吧

        儿子回来了,长公主悬在心口的那份不安,总算是烟消云散。

        等到箫誉他们离开,长公主总算踏踏实实睡下。

        “王爷也睡会吧,眼圈黑的都没法看了。”瞅了一眼左右,苏落压低声音小声问,“肩膀疼吗?”

        “姐,这咋还说上悄悄话了?我不是你最爱的弟弟了吗?”苏子慕仰头,扯着苏落的手眨巴着眼睛问。

        苏落笑着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见天的疯跑,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

        苏子慕道:“这不是姐夫回来了?我作为你的娘家人,总要代表娘家过来慰问一下,表示一下存在感的哇。”

        噗!

        苏落差点喷出一口笑,“这都是从哪学来的话。”

        “本来就是。”苏子慕扬着小下巴,说的一本正经,说完,朝箫誉道:“姐夫,你这黑眼圈黑的都快比朱赫那眼黑了,快去睡吧,行啦,你们说悄悄话吧,我任务达成,去玩了!”

        苏子慕蹦蹦跳跳离开。

        箫誉扬了一下眉梢,用手指勾起苏落下巴。

        “朱赫?”

        跑出去的苏子慕忽然回头,跳着朝他们这边挥舞双臂。

        “对了,朱赫就是今天和我姐在县衙门口说话的那个帅帅的书生。”

        吼了一嗓子,人转头消失在月亮门后面。

        徒留他姐被勾着下巴让箫某人注视着。

        “帅帅的,书生?”

        箫誉绷着一张俊脸,语气里带着一股酸。

        “王妃,解释一下?”

        苏落眨眨眼,偏头朝箫誉凑,“吃醋啦?”

        “这醋,不值得本王吃一下吗?”箫誉一本正经问。

        其实就是个一般的醋,但是不吃一下怎么能表示一下自己的与众不同呢。

        “问你呢,怎么就认识了一个鼻青脸肿的帅帅的书生呢?还在县衙门口说话。”

        “真吃醋了?”苏落感觉好笑的不行,还没见过箫誉吃醋呢,“你吃醋这样的啊?”

        “我认真吃醋呢,你赶紧回答。”箫誉自己也有点绷不住想笑。

        苏落看了他一瞬,叹一口气,“能怎么回事,就是他遇到麻烦了,我一看,呀,这书生长得还挺帅,这不得帮一下?结果,这一帮,一来二往的就熟了,他......”

        苏落张嘴全靠编。

        但编到这一步,感觉有点编不下去了。

        早知道学春杏,多看几部话本子了,但凡看了二十本,此时也不至于编不下去。

        那些写话本子的多会编啊。

        不过,也没等苏落继续往下编,原本只是随便吃吃醋的箫某人,这下听不下去了。

        弯腰抄手就把苏落抱起来,“一来二往?还有一来二往?”

        吓苏落一跳,赶紧锤他胸口,“放我下来,徐行不是说了嘛,不能用力,不能扯动伤口,快把我放下来。”

        “不行,我现在醋意大发,丧失理智,我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箫誉一脸凶狠说完,抱着人就往自己院子走。

        苏落快急死了。

        “你快放我下来,我和他一共就见过两次,昨儿我救了他,今儿他来县衙门口答谢,这还没且谢呢,你就回来了,我是在他面前扑向你的,一看见你,我其他人都看不见了,眼里只有你,真的,你快放我下来。”

        箫誉听话挑三拣四,只挑出一句自己喜欢的,“眼里只有我?”

        “嗯,嗯,真的,眼里只有你,放我下来,这胳膊不想要了吗?快点放我下来。”

        箫誉假装绷起来的脸色松缓下来,“你不沉,这也就不到八十斤,能有多沉,让我抱抱,刚刚在母亲院子里没好意思,现在就想多抱你一会儿,放心,我有分寸。”

        苏落心道,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不过箫誉铁了心要把她抱回去,她也就没有大呼小叫挣扎,乖顺的窝在箫誉怀里,给箫誉讲这个朱赫的事。

        “够有天分啊!”箫誉评价一句。

        苏落笑的不行,“怎么还阴阳怪气呢,好好说话,都说了不吃醋了怎么还没完了。”

        “我也就随便吃吃表示一下我的重要性!”箫誉笑道:“他的确有天赋,偷鸡摸狗二十年,一朝学好,立刻就能考中童生了,如果不是编的,那真的就是有天赋。”

        箫誉那句表示一下我的重要性让苏落心里软软的。

        这人没有什么安全感,这是苏落一早就知道的。

        早年丧父,跟着又亲手把自己弟弟送走,后来和母亲过得水深火热的,屡屡被皇上出卖......能有安全感才怪。

        小可怜。

        进了自己院子,苏落凑上前,在箫誉脸颊亲了一下,“你最重要了。”

        箫某人这下心满意足了。

        苏落觉得自己不困,毕竟是昨儿睡了一宿的。

        可箫誉睡的时候要她陪着一起睡,窝在箫誉怀里,起初还能惦记着他的伤口,不过片刻,就脑袋昏昏沉沉睡着了。

        还是这些日子睡得不够踏实。

        现在闻着身边人身上熟悉的皂荚味,感受着这个熟悉的怀抱,紧绷的神经和高悬的心都松弛下来了。

        反倒是箫誉,在苏落睡着之后,端详着苏落看了好半天才睡着。

        “王爷,王爷......”

        平安立在窗外,轻敲窗棂,一声一声喊。

        箫誉睡觉向来浅眠,平安喊了几声他便感觉到动静,睁开眼。

        今儿夜里要去会一会辽北驻军。

        这动作有几分冒险,他不想让苏落和长公主跟着担心。

        睡吧。

        乖乖睡一觉。

        明儿一早起来,太阳又是新的。

        搓了把脸,箫誉从暖和的被窝里轻手轻脚钻了出来。

        穿了外衣出门,一出去就被迎面兜来的西北风吹了个透心凉,“靠,这么冷!”

        说完,斜了平安一眼。

        “鸡都没有你准时!”

        平安小眉毛一扬,“这怎么说的,王爷也没养只鸡当随从啊!这准时了怎么还不满上了!”

        箫誉:......

        啧!

        怎么还不满上了?

        但凡你成个亲也不会问出这样的话。

        “平安啊~”

        “昂?”

        “听爷一句劝,成个亲呗。”一面朝外走,箫誉一面搓了搓手打趣平安。

        平安翻个白眼,“难道是我不想吗?这不是人家看不上我啊。”

        箫誉原本只是随便一说,权当活跃气氛了,没想到,这还套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