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29章 一家

第329章 一家

        吃过饭,在苏落的照顾下,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裳,箫誉带着苏落直奔长公主那边。

        虽然人还是黑眼圈重,但收拾一番,起码瞧着不憔悴了。

        不然就长公主对箫誉的那份挂念,看到刚刚苏落见到的那个箫誉,怕是要心疼的直接吐血。

        就这,长公主还心疼的直落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拉了箫誉的手,此时一丁点长公主的风范都没有,只是一个惦念儿子的母亲,絮絮叨叨问他一路的事。

        苏落有心回避,想要留给他们母子二人说点贴心话,不过长公主眼睛毒,一眼看出她的心思,在她还没开口要离开之前,就朝箫誉道:“这些日子,可把落落忙坏了,里里外外都是她,你看人瘦了多少。”

        箫誉也看苏落,“是瘦了,要好好补补。”

        苏落眼皮一跳。

        硬是在这句再正常不过的话里听出一股老流氓的味道。

        害得她差点一口呛了茶水。

        都怪箫誉,来的路上非要说,晚上......

        苏落不自然的拢了一下耳边碎发,箫誉看着她,忍笑,偏头朝长公主道:“我们过来的路上,遇上三四波麻匪。”

        箫誉一回来,长公主明显精神好了起来。

        哪怕是说这样的事,也是精神烁烁。

        “麻匪?怎么会有麻匪,现在也不算是动乱年头啊。”

        箫誉冷笑一下,“我们从京都跑出来不说,还烧了酒厂,带走了西山大营两千兵马,皇上气疯了,让西山大营主将直接率军来抓我们。

        好在先前父亲在长寿山练兵,后来我又在那边养了一批死士,我和平安把人引到长寿山,直接给他团灭了。

        做将军的,哪个不心疼自己的兵马,我们一路出来,也就两千余人,能毫发无损的把西山大营出来的五千人马都给他灭了,这放在谁那里都是值得掂量的,有威慑的。

        皇上再下令让其他驻军抓我们,就没人听他的了,辽北驻军直接将皇上下发指令的内侍拦在军营外见都没见。”

        长公主和苏落这才恍然大悟。

        原以为是苏落拿出酒水方子引得世家动了贪心,所以才阻止了另外一轮的抓捕,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

        不过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

        世家如果贪婪那方子,大可把他们都抓了,然后再严刑逼供那方子。

        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各方势力都在梁盛月之后没有再来动作,就是被威慑到了。

        一来,梁盛月五千兵马全部折损是威慑。

        二来,箫誉直接全灭西山大营五千人马也是威慑。

        长公主说不出是心疼更多还是欣慰更多,拉着箫誉的手,泪眼婆娑,“你父亲在天之灵必定为你高兴。”

        苏落:......

        想到苏子慕师傅那张脸,差点又被这个在天之灵给呛一口茶水。

        抹掉眼泪,长公主问,“那些麻匪,什么来路?”

        箫誉道:“现在各部军方不肯接皇上的命令,甚至都在观望,朝廷动荡的局面已经形成,皇上指挥不了军方,然后有驻军的当地府衙县衙迫于驻军的威胁也不会执行皇上的命令。”

        一个皇帝,做到这个地步!

        呵!

        咎由自取形容他,简直再贴切不过。

        “皇上应该是花重金买通了江湖人士,类似于下发了斩杀令之类的,大概率,只要杀了我,就能拿到什么样的一笔奖励吧。”

        长公主皱眉,“江湖人士可比驻军更难缠,驻军进攻,好歹是率军直捣,这些江湖人,有的是不讲规矩的,而且,这样一来,那些世家只会作壁上观收渔翁之利。”

        言语间,厌恶加重。

        她和皇上,一母同胞。

        为了这个弟弟,她这些年付出太多牺牲太多,却付出了这么个东西!

        不光觉得不值!

        甚至觉得恶心。

        箫誉知道长公主的心思,拍了拍她,“母亲别想这些,咱们出来了,咱们自由了,以后咱们只做咱们想做的,等局面稳定了,咱们可以把小弟接回来。”

        箫誉的这个弟弟,向来是府中禁忌,没人会这样直白的提出。

        但现在不需要禁忌了。

        他的弟弟活着,他要努力让一家人都太太平平安安稳稳,这是他的目标,他可以直接说出来。

        长公主握着箫誉的手,又看向苏落。

        苏落连忙搁下自己手中的茶盏上前。

        左手牵着儿子,右手牵着儿媳妇,三个人,四只手,紧紧叠在一起,“咱们一家人一定要一条心。”

        一定要一条心。

        再也不要出现皇上那样的恶心玩意儿。

        苏落点头。

        情绪上头,正觉得眼眶发酸,忽然一道弱弱的声音从旁边门口响起。

        “是我不够一条心,还是我不够一家人?”

        苏子慕探个小脑袋,一脸认真的问,还要配一脸羡慕的表情:我好羡慕你们一家人一条心啊~

        苏落:......

        你个沙雕!

        她一腔情绪都给冲散了。

        长公主松了箫誉和苏落,直接朝苏子慕招手,“快来!天天跑的不着家,快让我好好抱抱。”

        长公主感觉自己的病症全都退散了。

        苏子慕噔噔蹬蹬从外面跑进来,直扑长公主腿上,小脑袋在人家怀里蹭了蹭,仰头,明知故问,“我是一家人吧?”

        长公主戳他脑门,“属你最精!”

        苏子慕龇牙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是一家人,那我师傅也是一家人,而且,小竹子也是一家人,咱们家现在七个人。”

        长公主把他抱起来,在奶呼呼的脸上亲了一口。

        “怎么七个人?”

        “我,小竹子,我师父,我姐姐,我姐夫,最最最最最最好的殿下,还有没见过面的二哥哥,可不就是七个人。”苏子慕抱着长公主的脖子,撒娇,“咱们七个人,整整齐齐,以后我姐姐有了小宝宝,咱们家会人越来越多的,殿下身体要快快好起来,咱们好日子都在后面呢!”

        五六岁的孩子奶声奶气的安慰你。

        安慰的长公主满眼热泪。

        “好,咱们好日子在后面呢,苦日子熬出来了,以后咱们都是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