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28章 猛汉

第328章 猛汉

        箫誉撒娇的话让苏落心里一片酸软。

        一个要造反的王爷,私下里和她这样撒娇,也只和她这样,这是别人都看不到的一面。

        眼眶发酸,苏落忍不住,眼角的泪又滚了下来。

        箫誉在她眼角亲了一下,“这就心疼哭了?”

        苏落红着眼睛看着他,满眼都是他。

        箫誉笑了一下,坐起来,扯开自己肩膀上的衣服,“这就哭了,那你看着这个,不是更要哭?”

        苏落愣了一下,蹭的翻身坐起来,凑近箫誉肩膀处。

        那里用棉布绷着,还能看到隐隐的血迹。

        这是受了伤,伤口又崩开了。

        苏落顿时着急,“这么重的伤怎么刚刚还要抱我,换没换药,我现在就叫大夫来换药!”

        苏落着急下地,箫誉拦腰将她一把抱住。

        苏落急的不行,又不敢挣开怕扯动了箫誉的伤口。

        箫誉坏的不行,“怎么不下地了?”

        苏落瞪着他,“伤口崩开了,得让大夫赶紧给你重新包扎。”

        箫誉道:“亲一会再叫不迟,亲一会吧,我想你。”

        这话谁能拒绝。

        箫誉得寸进尺,“但是我受伤了,你主动好不好。”

        文人墨客爱把女子比作磨人的小妖精,她家这个,比磨人的小妖精还要磨人。

        但她没辙。

        一来她想箫誉想的骨头都疼。

        二来......人家恃伤而骄呢。

        总要给个面子。

        苏落坐在箫誉腿上,朝他凑过去。

        “舍不得你主动。”

        在苏落凑上前一瞬,箫誉压着人后脑勺直接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腻歪了一刻多钟,苏落开门叫了徐行进来。

        “你去给我弄口吃的,吃完过去看母亲。”徐行帮箫誉拆绑在肩膀处的棉布,箫誉朝苏落道。

        苏落稳稳立在旁边没动,“别把我支开,我不走。”

        箫誉没辙儿,只偏头笑了笑,朝徐行道:“劳驾,这个别和我母亲说。”

        “是。”

        箫誉肩膀上,很深的一道伤,几乎就差分毫,骨头就被劈开了。

        所幸当时身上随身带了金疮药,及时上了药。

        可就算如此,一路急行赶路,汗水浸透,动作牵扯,那被绑好的伤口也溃烂流脓。

        徐行用烧红过又喷过酒水的小刀,一点一点将那烂肉割下。

        箫誉嘴里咬着一方帕子,额头青筋凸起,汗珠子几乎淌成河,但一声没吭,一双眼睛看着苏落,就像苏落就是他的止疼药一样。

        苏落看的头皮发麻,但不愿躲开,她要看,要看箫誉的伤。

        烂肉割掉,剩下一道血红的伤口。

        “药粉撒上去会疼,王爷坚持一下别躲。”徐行从药箱里取了一个小瓶儿,看了苏落一眼,“这药粉还是你爹爹研制的方子,处理这种刀伤,比金疮药管用。”

        苏落现在根本顾不上意外这药粉到底是谁研制的。

        她满心满脑子都是箫誉,都是箫誉的伤,根本没有多的神经去想别的,

        倒是箫誉,转头看了那药瓶儿一眼。

        药粉洒向伤口。

        连剐肉的时候都没坑一声的箫誉,硬是顶着满脑门子的汗,打了个哆嗦,嗓间溢出几声痛苦的闷哼。

        苏落一步上前,抱住箫誉的脑袋压在自己身前。

        箫誉在她怀里发抖,发颤,呜咽。

        长长的一道伤口,徐行细致的将药粉均匀的涂抹上,然后用纱布缠绕。

        “前五天,每天都要换一次,之后三天一次即可,这期间,不可大动作扯动,不可着水,不可吃海鲜腥味,可以多给王爷喝点骨头汤。

        一会儿我再送煎服的药过来。”

        徐行一走,绷了许久的箫誉立刻垮掉自己的坚持,倒吸着冷气和他王妃撒娇,“呜呜,疼疼,好疼,吹吹吧。”

        正要进门的平安差点一跟头给他主子跪了。

        娘呀,没眼看啦~

        箫誉:......

        个没长眼的东西!

        就不能一会儿再来?

        苏落好笑的不行,“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留了句话,保全她家“小妖精”的颜面,提裙出去。

        院子里,箫誉的那些随从黑压压站了一院,全都翘首以盼,脸上神情肃重而焦灼,苏落觉得眼热心热。

        “王爷没事,大家别担心,有要做的事情,该干什么干什么。”

        箫誉就在她的身后,苏落挺直了脊背,朝这些真正关心箫誉的人说,给大家一颗定心丸。

        屋里箫誉听见她的声音,也说了一句,“没事儿,晚上陪你们喝酒,散了吧!”

        守了一院子的人,那凝重的气氛在箫誉这话说出来的刹那,烟消云散。

        这些人散去,苏落去小厨房给箫誉端饭。

        箫誉一回来春杏就去准备了,都是备好的,苏落挑了几样箫誉能吃的亲自端了。

        屋里。

        平安忍笑,不忍直视他家王爷......实在是,一直视就会想起刚刚他家王爷铁汉撒娇的模样。

        娘的。

        够他笑一年了。

        箫誉白了平安一眼,“你差不多得了啊,什么事儿,说事儿。”

        平安道:“辽北军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劫持了我们先前从江南订的一批粮食。”

        这批粮食,是箫誉在京都的时候定下的,粮食直接送到祁北,为的就是防止祁北大雪冬天不好过。

        现在半路被辽北军劫持了。

        “他们说,朝廷已经几个月不给他们发放供给了,他们也没辙儿,这批粮食就当是欠着王爷的,让王爷和皇上要去。”

        狗东西!

        箫誉冷哼一声,“你先去和王聪他们吃饭,别喝酒,让王聪点十个人,晚上和我出去一趟。”

        箫誉道:“没事儿,别和王妃说就行,到时候听我信儿。”

        平安应了一声,转头出去。

        苏落端了饭菜进来,忍俊不禁,“王爷的威严全都没了。”

        箫誉自己也笑,“越来越没眼色,越来越胆子大,现在都不通禀,直接就要往里闯了,现在我急着用人不和他一般计较,等我功成名就再收拾他。”

        苏落知道这是说笑。

        平安和箫誉的那种感情,不比她和箫誉浅。

        平安之所以敢直接闯进来,不过也是因为徐行刚刚离开,他又着急有要紧事回禀。

        谁能想到,算好了王爷和王妃不会做什么“苟且之事”......没算到王爷猛汉撒娇呢~